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宋之问
    中年文士长得身姿高大挺拔,相貌俊伟,便是已经是个中年人,也丝毫不减他的魅力,反而是个老帅老帅的帅大叔,仪表堂堂,气质过人。

    “六郎来,我与你介绍。这是汾州宋之问宋延清,左奉宸供奉,乃是着名的饱学之士。之问,这就是本宫那不成器的义子张昌宗张世茂。”

    张昌宗一进去,刚行过礼,太平公主便与他做介绍。不说名字张昌宗想不起来,说名字才想起这人是谁——

    宋之问,与他的陈师等人合称仙宗十友,又与沈佺期并称沈宋,是文坛响当当的人物,特别是他的五言诗,冠绝一时,乃是实力与美貌并重的实力帅大叔。

    张昌宗记得他,是因为这人的出身还有桩趣事,陈师某次喝酒喝大了,当逸闻讲给他听的。

    宋之问祖上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而是普通乡间人士,他家起自他爹那一代。他爹叫宋令文,是高宗朝的骁卫郎将和东台详正学士,文武兼备,当年江湖人称宋三绝。

    哪三绝呢?有勇力,据说可以单手举起柱子;善书,草隶是一绝;擅画善文,能写会画。这人设简直是杰克苏本苏了,就是张昌宗这种穿越人士伪天才儿童都不敢这么立人设。

    更有趣的是,当爹的宋三绝,生了三个儿子,每个儿子都遗传到做爹的一绝。宋之问三兄弟,宋之问是老大,专工文词,文名享誉天下;他二弟宋之悌勇力过人,他三弟宋之逊精于草隶,书法乃是一绝。

    宋之问看张昌宗脸上的笑容,便知道他肯定也听说过他们家的事情,和煦的笑道:“张郎无需多礼,说来我与令兄易之也有往来,在陛下宫里也曾打过照面,无奈一直不曾说上话,下官对张郎神交已久,今日总算识得了。”

    张昌宗笑着还礼:“不瞒宋供奉,我曾从陈师处听闻过贵府的事,对贵府的三位的风采也是神交已久,托义母的福,今日终于识得宋供奉,久仰久仰。”

    宋之问道:“若说久仰,合该是我对张郎说才是。六月季刊上的那两首出塞,看得下官热血沸腾,恨不与君同赴沙场,共抗外敌,以保家卫国。无奈下官不若劣弟,身具勇力,也无陈伯玉亲赴边疆的坚韧与刻苦,也只能在文会上助张郎一臂之力,聊表心意。”

    所以,宋之问是给他参加文会助拳的?!想不到义母大人也对他没信心,张昌宗都不知道该感激还是该生气了。宋之问是有真才实学的人,能来助拳,也是一番情谊,张昌宗自然需要感谢。

    当下,张昌宗便与宋之问讨论起学文来,两人首先谈论的自然是诗文,宋之问擅长五言诗,张昌宗虽然作诗不开窍,可他有后世的量打底,拥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又有上官婉儿和陈子昂的教导,评论水平是不错的,与宋之问论起诗文的时候,倒也能说得头头是道,有些观点,还让宋之问颇有耳目一新之感,两人越说越起劲。

    太平公主可不是腹中草莽的草包,听着两人谈论,也不觉得枯燥,反而听得兴趣盎然,时不时的插上一句,倒也不觉冷落,并且,第一次对张昌宗的学识有了个直观的评价和感受。

    这一坐就是一个多时辰,等薛崇秀过来的时候,宋之问与张昌宗正在争论关于作诗的观点,宋之问认为作诗格律当工整,词句锦绣成文,回忌声病。

    张昌宗见识过后世的诗文,古体诗也好,现代诗也好,各自成体系和派系,都有精彩的、脍炙人口,可流传千古的诗文产生,自然对格律工整这些就没宋之问的要求严格。张昌宗道:“……所谓文为心声,只要能言心传意,我以为不必特意追求工整。”

    两人正争论得面红耳赤。

    薛崇秀进来的时候,看两人的样子,都愣了一下,但是看母亲面上笑意盈盈,又不像是吵架的样子,倒有几分看热闹的意思,并且,还看得十分愉快。

    因为有外男在,并没有在自家人相处的小厅,而是在正堂见客,隔得距离有些远,太过细微的表情看不清楚,不过,两人争得热闹却是能看明白。

    薛崇秀不动声色的过去母亲身边坐下,行礼后,低声问道:“母亲,六郎与宋奉宸这是?”

    太平公主笑得像个坏女人,乐道:“我找了宋之问来给六郎参谋文会之事,今日替他二人引见,谁知这两人先前还在论诗文论得好好地,转眼就因为理念不同争上了,我看以六郎的词锋,倒不用担心文会的事了。”

    这么一副坏心眼看戏的样子。

    薛崇秀浑然不在乎的道:“道理总是越辩越明,只要不翻脸,随便他们好了。倒是母亲可与府尹、金吾卫打过招呼了?下面的人来报,邀约的文士们到得越来越多了,这些读书人聚在一起,可不要闹出事端才好。”

    说起这件事,太平公主脸上的笑容又欢快了几分,白女儿一眼,道:“这还用说?自然是打过招呼的,洛阳府尹与金吾卫那边可是对为娘的拍胸脯保证的,一定看好客栈的安全。不过,那些狂生吾儿可安排好了?”

    薛崇秀一笑,笑容十分的贤良淑德,细声细气的道:“我手下有个叫阿倪的,办事还算得力,事先便打听好了这些文士儒生们的性情喜好,喜欢喝酒的安排在一个院子,性情细致文雅的安排在一个院子,物以类聚,皆大欢喜,目前来看,相处的还不错。”

    喜欢喝酒的凑做一堆,基本就没清醒的时候了,大家一起醉;所谓性情细致文雅,不就是文青么?这样的人凑在一起,对月感怀,伤春悲秋,谁也不妨碍谁,果然是好办法。

    太平公主吃吃笑道:“就是法子促狭了些。”

    薛崇秀笑得斯文含蓄:“管用就行,旁地也无暇顾及了。”

    母女俩儿自己说自己的,张昌宗与宋之问那边也是自己争论自己的,直到饭点,母女俩儿相亲相爱,亲密无间,两个男人之间则是谁也没说服谁,依旧各执一词,最后,只能罢战,先吃饭再说。

    虽说谁也没说服谁,但是,两人俱都感觉盛名之下无虚士,都不是肚里没货的草包,倒是也认可和了解了彼此的水准,待文会时,俱都有一战之力。

    也是这时,宋之问才发现薛崇秀的到来,刚才跟张昌宗争得口水飞扬的形象立即一收,斯文得仿佛刚才跟张昌宗争论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彬彬有礼的向薛崇秀行礼:“下官宋之问拜见新安郡主,久闻郡主大名,神往已久,不知下官是否有幸能得郡主一卷曲谱?啊,便是残谱也无碍,只要是郡主的谱的便好。”

    不用问了,这厮居然还是薛老师的粉丝,并且,还是铁粉。难怪能被太平公主拉来助拳。穿成美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