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美男子 第328章 大牌云集
    薛崇秀当年什么没见过,作为一个出道就被人喊薛老师、薛姐的人,被年轻的张若虚喊声先生,绝对是不会有任何异样的,简单一句话说,活了两辈子,她习惯了。

    又是亲切却不失距离的笑容:“原来是张郎君,当年只通过书信,未曾见过,今日因文会竟能相见,这文会办得便好。张郎君的《春江花月夜》我极为喜欢,词句描写细腻且富有清韵,清丽开宕,可谓是宫体诗中的佳作。自六朝以来,宫体诗大多柔靡,张郎君这是可谓开一派之先河,转一时之风格,只此一诗,张郎君便已是大家。”

    《春江花月夜》这首诗,在这个时代并不如后世那般有名,薛崇秀的夸奖,语出至诚,推崇备至,倒让年轻的张若虚一阵脸红,倒不是有什么绮思,纯粹是从未被人这么夸过,不好意思了,连忙谦让道:“不敢当先生如此夸奖,若无先生给此诗谱曲,这诗也不会流传的那般广,是晚生该感谢先生才是。”

    这人一看就是性格比较内向,平日肯定不是什么活泼的人,若不是他被人推出来,心中又对薛崇秀有感激之意,怕是连挤上前来说话都不敢。

    薛崇秀淡淡一笑,道:“也是张郎君诗中情韵细腻动人,方才触动了我的才思,从而作出此曲,若张郎君真要谢,是否我也该谢谢张郎君作出好诗呢?”

    张若虚连连推拒道:“不敢,不敢。”

    薛崇秀笑容一敛,道:“如此,便不用再谢来谢去了,今日难得聚集了如此多之俊杰之士,希望诸位才思碰撞之下,能出好诗,而我能有好曲。”

    “晚生亦有此愿。”

    张若虚眼眸中全是兴奋期盼之色,虽然还有些腼腆,但还是积极的说道。

    张昌宗感觉,今天这文会就两个主题,辩论and薛老师的粉丝见面会。谁让薛老师身份高,今天与会的,哪怕是已经入朝出仕的,有太平公主那么一尊大神在,等闲也不一定能见到,便是在宫宴上有幸列席见到了,也大多不敢上前搭话。

    张昌宗作为曾经的迷弟,虽然现在女神被他划拉进自家碗里了,但他还是愿意理解粉丝们的,反正这些人也不敢做什么,给他们一个接触偶像的机会,他还是可以大度的给予的,顺便他还可以暗戳戳地得意一下——

    哈哈哈哈,女神现在是我老婆,羡慕死你们!

    “麻烦得意的表情收一收。”

    正暗戳戳地坐在一边偷着乐呢,陈子昂跟宋之问一起过来了,宋之问的表情有些复杂,陈子昂则全是嫌弃。

    张昌宗才不管,笑嘻嘻地扬眉:“那是我未婚妻,订过亲的,明年就成婚的,我高兴一下还不行吗?对了,陈师,那也是你弟子的未婚妻,不用忍,你也可以一起开心一下,我的眼光好吧?”

    陈子昂眼神凶狠地瞪张昌宗一眼,旋即神情一敛,眼神闪烁:“看到东南边坐着的年轻士子没?”

    侦察兵出身的张昌宗一进来就把全场的人看了一遍,自然是注意到了。东南边坐着五个年轻人,最大的二十左右,最小的看着才十四五,都挺年轻,但似乎地位还挺超然的,许多来参加文会的人,都会过去与他们说话。

    张昌宗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几个人,摇头问道:“不认识,陈师认识?难道他们很有名?”

    张昌宗是很少参加文会的,这年头参加文会免不了作诗,他作诗不开窍,都是抄的。用来混前程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如果再拿着去文会上装逼,那就没意思了,他没那么厚的脸皮,便干脆减少次数,有闲暇的时候,宁愿去马球场上挥洒汗水,或是乔装改扮去跟游侠儿打架,也不愿意去文会上装逼打脸。所以,张昌宗对很多都是只闻其名,不识其人,交际圈狭窄啊。

    陈子昂道:“那是崇阳观的学子。”

    “崇阳观?”

    张昌宗满脸的惊讶:“他们也被邀请了?”

    这该夸薛老师杂志办得好,还是该夸文会场面宏大呢?这崇阳观就是崇阳书院的前身,是名垂千古,绵延数百年,门生遍布天下的着名书院,位列历史十大着名书院之一。

    陈子昂道:“不止崇阳观,还有白鹿洞书院,世茂你知道否?”

    又一个名垂千古的着名书院!张昌宗表示已经震惊过头了,麻木了,木着脸点头:“听说过。还有别的吗?”

    “河东郡河汾门下正心书院,中州思齐书院。与这四家相比,其他书院不说也罢。”

    陈子昂一双眼,斗志熊熊,张昌宗却只想狗带:“陈师,我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宋之问不由一笑,陈子昂白他一眼 ,道:“身为上官修仪的弟子,我也曾教过你几日,怎地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对得起上官修仪和我吗?”

    张昌宗不说话了,感觉很难跟陈子昂解释名垂青史光环的加成效果在他这个伪唐朝土着心目中的影响。

    宋之问笑道:“张郎何必自谦?若论诗赋文章,这些来的学子,何人能有你的文名盛?想是文会参加的少,经验欠缺,以致气虚?”

    连理由原因都帮他找好了,然而,张昌宗并没有被安慰到。不是他灭自己威风,崇阳观和白鹿洞书院就不提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书院,黄金发展期在两宋,始于唐,现在已经有些名望。

    河汾门下的正心书院,看着名声不显,于历史上也不曾留下威名,不过,说起它的创始人王通,却是才冠古今的大儒。只活了短短38岁,却教出了一批在初唐大放异彩的弟子,比如,薛收、温彦博、贾琼、杜淹这些名垂青史的大学士都出自他的门下。比起正心书院,这时候刚刚初露矛头的崇阳观和白鹿洞都相形见绌。

    而中州思齐学院,背后是曲阜孔府,衍圣公的后人门生,家学渊源,文坛正宗。且不论其他,只这嫡传名份就能压人一头。

    除了年轻的学子们,与会的还有当下天下闻名的名士们,着名的文章四友,还有与宋之问齐名的沈佺期,这些都是出仕朝廷的,也有不出仕的,当代名儒曹参、刘知几,曹参乃是大儒曹宪的后人。

    张昌宗这文抄公不禁有些腿软,跟这些大儒们比起来,他的婉儿师父是有些不够看。家来有个“玩得野”的未婚妻,也是叫人头疼的事情,心累。穿成美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