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张氏儿郎
    在二哥、四哥回来之前,张昌宗奉命去寻在外面坊道旁玩耍的孩子们回来吃饭——

    他那些便宜侄儿、侄女和五哥张易之。

    张昌宗过去的时候,一群孩子在坊道旁的一颗银杏树下玩耍,老远就能听见他们的叫嚷声,显然玩得十分愉快。

    玩什么呢?

    张昌宗凑过去看了一眼——

    他的好五哥,未来大唐上层女性心目中的美男神,与他一起被因为姿色被选作则天大圣皇帝男宠的好五哥,八岁的张易之张五郎,正带着一群孩子在撒尿和泥玩!

    张昌宗表情毫无异样——

    谁年轻时候没几件不想记得,只想遗忘的事情呢!黑历史人人都有,不奇怪。所以,张昌宗毫不犹豫,用不知是否因为穿越的缘故而变得过目不忘的记忆力,默默记下时间、地点、事件——

    垂拱二年正月二十日,未来的大唐女性的男神之一,著名帅哥张易之在这天还在撒尿和泥玩!到时候要敲诈五哥什么呢?

    张昌宗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畅想未来。

    “五郎,六郎,为何尚不归家?”

    一只成人的大手按到张昌宗脑袋上,是二哥张昌仪,直接把张昌宗从畅(dou)想()状态中叫回来:“二哥,你散职回家了?”

    张家大郎、二郎、四郎俱都是恩荫出身,只是全都是连品级都排不上的芝麻绿豆官儿。明明是在长安城内做官,却品级低得连俸禄都领不上,只有每年从公廨田中分一点儿收成。若不是在定州义丰老家还有些田产,张家说不定连肚子都吃不饱。

    张氏籍贯定州义丰,燕赵之地多豪雄。张家几兄弟也不例外,大郎、二郎、四郎都长得高大,不过,前面三个都长得像爹,虽不丑,却也谈不上俊美,只能算五官端正那一挂。就五郎张易之与六郎张昌宗长得肖母,特别是六郎,与母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十分俊俏。

    张家几兄弟,大郎张昌期为人稳重,品性憨厚老实,脾气温和有余,威严不足。二郎张昌仪话不多,为人沉默寡言,但说话做事说一不二,除了张昌宗这个伪小孩儿,张家的孩子们几乎都有些怕他。

    见哥哥回来了,张易之连忙拉上裤子,一边系腰带一边跑过来:“二哥,我们这便回。六郎,你怎地自己跑出来了?快跟五哥家去,莫要在外面闲逛!”

    还不忘倒打弟弟一耙——

    明明贪玩的是他!

    卧槽!这也行!?为了不被二哥责罚,八岁的张易之卖起弟弟来,简直又顺手又干脆,简直堪称机智,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

    从未见过世间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jpg

    张昌宗默默地注视着五哥。

    张昌仪伸手拍了五郎脑袋一下,顺手抱起张昌宗,连理都不理五郎的小把戏,只幽幽丢下一句:“跟上,莫要贪玩!”

    五郎张易之摸摸被二哥拍了的脑袋,二哥真不好糊弄,不过,没关系,以后再接再励便是。张易之系好裤带,挥手:“小的们,回府!”

    “喏!”

    参差不齐但响亮亢奋的童音,张家的孩子军终于回笼。

    待孩子们洗好手回来,准备开饭的时候,四郎张同休终于回来了。正月大冷的天儿,灰头土脸的,他在卫慰寺补了个末品的小官儿,离家最远,每天回来都有种风尘仆仆之感。

    “每日回家皆是开饭之时,甚好甚好!阿娘,兄长和嫂嫂们不用等我,我洗洗再来吃便行,你们先吃吧!”

    风风火火的进来,连停顿都没有,直接冲回房洗脸洗手漱口去,他那一身没法吃饭。至此,张氏一家才算人都到齐。

    人都回来齐了,一家人围在一张长方形的大案几吃饭,席地而坐。分席……那是地方宽敞的有钱人家才有的事情。张家没那么多案几,就只有一张大的,全家人一块儿围着吃。

    吃了晚饭,五郎又带着一群他的孩子军孩子们在院里疯玩,张昌宗跟着活动一下,权当饭后运动。张家的规矩,天黑之前洗漱完毕,天黑透后就上床安寝。韦氏勤俭持家,晚上能不点灯油就不点,早睡早起。

    小孩子们最没人权,洗漱完毕就被赶去睡觉。侄儿侄女们跟随各自的爹娘去睡,张同休、张易之、张昌宗三个没成亲的小郎一个屋。一人一个羊皮褥子,并排在一起。

    “阿娘!”

    把孩子交给妻子带着回去睡觉,二郎张昌仪特地叫住母亲。韦氏停住欲去安寝的步伐:“二郎还有甚子事?”

    张昌仪问道:“明日六郎便要送去学里,东西可准备妥当?新衣裁好否?”

    韦氏叹了口气,道:“大郎说明日由他送六郎去学里,东西已然准备妥当,新衣也裁了,放心吧。”

    张昌仪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却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递给母亲,韦氏一怔,连连推却:“六郎进学由公中出钱,无需你贴补。在你们兄弟成人后,阿娘便说过,薪俸归公,然你们各自挣来的钱财却无需上交,拿着给春娘和孩子们买些东西吧。”

    张昌仪道:“阿娘放心,这些钱财皆是我为人代写书信、抄书所得,给了娘子四百文,余下这六百文,阿娘留着给六郎花用。西府不比我们,阿娘手中有些余钱为好。且我们兄弟几个皆资质平庸,读书不成,六郎早慧,兴许于念书上有天分,或能成事。儿等无能,能做的便只有些许,阿娘莫要推拒,当为六郎多多着想才是。”

    韦氏一愣,瞬间湿了眼眶,收下二郎的钱,叹道:“你们兄弟几个,大郎憨厚老实,像极你们阿耶,唯有二郎你还有几分担当。你对六郎之恩义,阿娘记下,等六郎长成,阿娘定会如实转告六郎,让他莫要忘了兄长之好。”

    张昌仪摇头,道:“儿并非为此。”

    韦氏道:“阿娘知道,然道理却不是这般,你们只是兄弟,非是父子。”

    张昌仪知道母亲的性情和行事,阿娘虽是女子,于他们兄弟之间,却从不故作糊涂,可谓开明公正。于是,也不再劝,而是道:“阿娘请去安寝吧,儿也回屋了!”

    韦氏点点头,看着儿子转身,正待转身回屋,张昌仪突然回头,对母亲交待了一句:“阿娘,明日早起莫要忘了交代六郎,西府不比我们,过去当忍让为上,莫要重蹈四郎覆辙。”

    韦氏神情一凛然,连连点头:“多亏二郎提醒,为娘险些忘了。不过,六郎早慧,性情开朗,当不至如四郎般冲动才是。”

    张昌仪道:“话虽如此,然六郎终归年幼,还是交代一番为好。”

    “可!为娘明日起来便交代他。”

    张昌仪这才转身回房。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