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意决
    “老爷回府!”

    张梁客散职回来,被小厮扶着下马,把身上的斗篷裹紧了些,身上的冷意方才淡了几分,也不急着脱斗篷,先回屋,下人立即进上一碗姜汤。姜汤灌下肚去,暖意自胃部弥漫开来,身上方才好过些,唤了奴婢进来脱下斗篷。

    管家荃叔看他脸色好了些,方才道:“老爷上职辛苦,太太已让人备下饭食,就在灶上温着,等老爷回来便可传饭。老爷的意思呢?”

    “传饭吧,这天气越来越冷,竟不像是正月的天气,莫不是要倒春寒?吃了饭食约莫会暖和些。”

    “喏。”

    使人去传了饭,荃叔恭敬的站在张梁客的身旁,等着他问话。张梁客问道:“今天家中可有事?”

    荃叔答道:“回老爷,家中并无甚事,倒是学里,李先生使人递了话来,有事想见老爷,若老爷有空,烦请老爷拨冗见上一见;另外就是五郎今日在学里与东府的郎君们口角了几句,兴旺机灵,圆了过去。老爷让事无巨细皆报与您知,老奴交代下去后,兴旺不敢隐瞒,报了上来。”

    张梁客神情一顿,细细追问发生了什么事儿,听了一遍后,不禁苦笑一声,却没多说什么,倒是对李钦让求见的事上了心,吩咐荃叔道:“待我饭后,你使人去把李先生请到外书房,我见一见他。”

    “喏。”

    张梁客是很看重李钦让的。李钦让籍贯定州,与他乃是老乡,虽未进士及第,但自身才学十分之好,若不是同乡之谊,他一个小小的郎中,如何能请到李钦让来府上坐席。可惜自己的独子五郎读书一般,老妻仅此一颗独苗,又不好勒逼太过,到浪费了李钦让这等良师。

    六郎……西府那边的六郎倒是不错,只是,不知他品性如何。若是他是个心中有宗族的人,那培养一下,也可为宗族增光,显耀家族。若他心中对西府有嫌隙……只怕,再好的资质,也只能忍痛作罢。

    张梁客不禁叹了口气,人说三岁看老,若是他的五郎成器,辅以六郎,则事必成。然他的五郎因是独子,又是幼子,娇宠太过,读书只怕是不成的。将来……

    张梁客苦笑,放下筷子站起身,向外书房走去。

    “钦让见过东翁。”

    张梁客一进去,李钦让便站起来行礼。张梁客笑着摆摆手:“钦让快别多礼,且松散些坐罢,可用过哺食了?”

    李钦让道:“劳东翁过问,已然用过。东翁上职劳累一天,钦让也不敢让叨扰太过便直言吧。钦让今日所来,乃是受东府六郎所托,有事禀报东翁。”

    “六郎?!不知是何事?钦让尽可道来。”

    “喏。”

    李钦让道:“为督促府中兄弟子侄读书上进,六郎想出一个法子,施行之后,效果颇好,便托付钦让报与东翁,望东府也能照例施行,希望族中子弟皆有上进之法。”

    张梁客微微一愣,旋即回过神来,道:“六郎有心了,不知是何法子?”

    李钦让立即把张昌宗的办法细细地说出来,并把东府一众的功课进展也说了一下。张梁客脸上略过复杂之色,叹道:“此法大好!若能坚持此法,即便是愚笨者,也能有所成。只是,成此法者非大毅力者不可为!”

    “东翁慧眼如炬,一语道破。此法端看毅力与恒心,若能坚持,则将来必能成器。”

    张梁客苦笑:“我的五郎,可非这等有大毅力者!”

    这话李钦让就不好接了,沉默片刻后,道:“东府那边,约莫是老太太与诸位郎君管束,府中小郎已开始施行,六郎见效果颇好,一片公心主动提出来,希望阖府郎君皆能读书上进,以求进身之阶。只此一点,钦让便要恭喜东翁,贺喜东翁了!”

    张梁客终于下定决心,沉声道:“确实当大喜!六郎有此心,乃我全族之幸。明日一早,上职之前,我会到族学来。”

    “喏,如此,钦让便不叨扰东翁了,钦让告辞。”

    “天气寒冷,劳烦钦让奔波,荃叔,替我送送李先生。”

    “喏。”

    “不敢劳烦,东翁留步。”

    荃叔替张梁客去送客,张梁客静静地坐了片刻,叹了口气,提步往后院去——

    “老爷来了!”

    妻子杜氏立即迎了出来:“老爷!”

    跟着杜氏一起出迎的还有张景雄和方瀚:“阿耶(外祖父“)!”

    “阿瀚也在?今日没送回去吗?”

    随口问了一句。杜氏道:“今日午后课时乃是音律,阿瀚来我这里练琴,我看天气有些阴沉寒冷,怕路上下人照顾不周,便留他住下,先前老爷未来时,甥舅两个正一起读书呢。”

    张梁客点点头,进去榻上坐下,顺手拿起两个孩子读的书看了看,一本《孝经》,一本《论语》,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对旁边的丫鬟婆子道:“时辰不早了,今日天气冷,服侍小郎们早些睡吧,晚上守夜的人仔细些,莫要踢被子冻坏了他们。”

    “喏。”

    俩儿孩子被丫鬟婆子带下去洗漱,准备就寝。张梁客盘腿坐到榻上,接过妻子递过来的手炉,道:“明日你从库里捡些笔墨纸砚并绢帛布匹,给东府送去,就说是我这做叔叔的奖励孩子用心读书的,望他们今后再接再励,勤之勉之。”

    “好。”

    杜氏一边应着,一边抬眼看张梁客:“老爷,不知东府那边发生了何事?这礼的分寸……”

    张梁客道:“六郎你还记得吗?”

    杜氏默算片刻:“可是堂伯的遗腹子?最小的幼子?”

    张梁客点点头,赞叹道:“便是他。今年到了他开蒙的年纪,送到学里,端是良才美玉,资质不凡,钦让有心好生教导,我也有此意,我张氏若要复起,只怕要应在此子身上,我明日便修书与兄长,往后族学所需笔墨纸砚,皆由族中祭田出。”

    杜氏心中一动,面上笑容带了几分好奇:“竟让老爷如此赞赏?为妻倒想见见了,以前见他时年纪尚幼,长大后还未见过呢,改天倒要把他叫进来看看。”

    张梁客笑道:“若秀娘你见了,只怕会更喜欢。东府那边,堂兄去的早,家中儿郎又多,想来日子当有些艰难,你平日多照看些。”

    “好,我记下了。只是,往年因为四郎与彦起之事,堂嫂约莫是心中有怨,来往有些淡,是故我往年只过年过节备些节礼送过去,我今年多关照些便是。”

    杜氏婉转的提醒道。张梁客不禁一顿,叹道:“四郎之事,彦起也有责任,奈何兄长不在,阿嫂理事,我等也不好多说,此事你且不用管,待我与兄长分说便是。”

    “成!”

    杜氏也不多说,老爷是男子,不懂女子的心思。东府的那位堂嫂可是个硬气人,这事只怕最后还要隔壁的大伯出面方才能平息,涉及亲子,女子与女子之间可不好说话。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