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褒奖
    张昌宗睁开眼——

    二哥进来了!自成亲后,二哥便鲜少进他们几个未婚小郎的房间,今日进来……想不到二哥竟是全家最积极的人!嘛,五哥要惨了!

    张昌宗缩在被子里,无声的咧嘴笑。他作为幼子的好处之一,就算叫起床,也不会是第一个。幼子总要被照顾一二。

    果然,二哥一进来,第一个便冲向张易之,拎小鸡崽儿似的一把把人从被窝里掏出来,还理直气壮:“晨了,该起了!”

    这几日天气冷,张易之正一番好睡,突然被人拎出温暖的被窝,还有些懵逼,身体倒是本能的缩成了一团,被张昌仪拎着衣领拽出来,差点没被衣领勒死,表情还带着懵逼:“干什么!干什么!谁?谁?”

    “哈哈哈!”

    张昌宗大笑起来,从榻上坐起来,自己穿衣:“二哥,早!”

    张昌仪点点头,把手里的五郎丢到榻上:“醒了否?醒了就起榻穿衣。”

    张家日子是艰难,虽说几代都是小官职,但在这长安城里,倒也不是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而日子过不下去的。只是,韦氏是个实在的妇人,她老人家很明智的认为,什么也没有吃饱肚子实在。

    家里儿郎多,胃口本就比小娘子们大,要养大儿子们,要给他们成家,不精打细算些可不成。婢仆可以少养些,能自己做的事情便自己做,比如穿衣吃饭这种。

    华为都还是张昌宗年幼进学,加之华为也不大,做不了什么重活。韦氏也不是苛刻的人,华为家几代都在张家为仆,也有照顾之意。

    张昌宗先出来后,带着几个已经起了的侄儿们在院子活动手脚,一起等着张易之。等张易之出来了,再一起去外面的坊道上跑步锻炼,外加背书。

    张昌仪听着朗朗的背书声,脸上神情跟喝醉了酒的老鸹似的,满是陶醉。张昌期也从自己屋里出来,脸上同样是欣慰的表情,兄弟俩儿相视一笑,俱都觉得这个早上很是不错——

    孩子们的读书声就是希望,人嘛,只要有希望,便会觉得日子过得不错。

    吃了朝食,该上职的上职,该进学的进学,张昌宗到学里的时候,四叔张梁客已经等着他,一到学里,四叔贴身的长随,一个叫三有的男仆便来迎他:“六郎来了,老爷在学里候着,吩咐小的在此等着,若六郎来了便请郎君去见一见。”

    “四叔要见我?也好,劳烦三有叔带我去。”

    “不敢,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郎君随小的来。”

    “嗯!”

    随着三有一起去见张梁客。好在,也不知是不是被人可怜人小腿短,张梁客并不是在府里等他,而是在紧挨着学堂的一个亭子里。张昌宗一进去先行礼:“侄儿见过四叔。”

    张梁客大概刚用了朝食,食盒都还在亭子里放着,见张昌宗来了,点点头,笑得和蔼:“六郎来了,可吃过了?”

    “回四叔,已然在家里吃过才来的。”

    张梁客伸手把张昌宗拉过来,和颜悦色的道:“听李先生说,昌宗在学里表现优异,一切顺利,我心里很是高兴。有好的学习之法,也不曾想着藏私,还想着兄弟侄儿们,挺好。”

    张昌宗努力的甜笑卖萌装乖:“四叔过奖,侄儿想的也不过是个笨办法,还是要坚持,若是坚持不了,办法也是无用的。”

    先说了缺点,以后如果有人坚持不住,没有效果,那就怪不到他头上了!

    张梁客摸摸他头,颔首道:“确是如此,你已然指出路子,然如何走,走得如何,却端看个人,然你有心指路已是好孩子。”

    张昌宗腼腆的笑笑,就像个标准的乖宝宝。张梁客心中莞尔,虽说心里已有决定,然还需和兄长商量,也不多说什么,从怀里掏出一摞纸张来,递给张昌宗。

    张昌宗看了看,这应该是写给初学者的字帖,只不知是谁的,是否名家的,好奇的抬头看四叔,张梁客很是怀念的道:“这是你从祖的字。我幼时习字时,他老人家写给我的,今日转赠与你,望你善加珍惜,用心向学。”

    张昌宗的萌娃脸瞬间严肃起来,态度很是郑重——

    这个时代,没有活字印刷,书籍还是雕版印刷,普通人之间的书籍流传方式多还是手抄。现在可不是命人字帖满天飞的年代。从祖张行成的字贴,在外面或许不算什么,但在张家,被张梁客赠予,便是一桩好事,是个大大的褒奖啊!

    张昌宗双手高举过头顶,恭谨的接过来:“谢四叔,侄儿定会努力!”

    张梁客很满意他的态度,摸着胡须道“好!很好!这字帖,既是我对你的褒奖,也是期许。”

    张昌宗很是知道什么时候该严肃,什么时候可以插科打诨,很是认真的应道:“喏。小侄定会用心。”

    张梁客点点头,又嘱咐了他几句,方才转口道:“景雄被你婶娘宠坏了,有些骄纵,若有为难你的地方,你多担待,我也会注意拘着他些,兄弟之间还是望你们能相处和谐。”

    闻言,张昌宗又笑起来,道:“多谢四叔,不过,四叔虽是好意,但小孩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大人插手,那就没意思了!小孩子的问题就交给小孩子解决就好,小孩子啊,可是你越弹压越反抗的类型,强迫不得,交给小侄自己慢慢来便好,四叔还请暂且旁观,若是看不下去再插手也不迟。”

    这完全没把自己当小孩儿的口吻!

    张梁客直接被逗乐了,打趣他:“你不是小孩子吗?”

    张昌宗故作讶然:“四叔,小侄才四岁,当然是再纯正没有的孩子!但是,正因为我也是小孩,所以才更了解小孩儿嘛!”

    这话说得理直气壮,也说得极不要脸,然而,张梁客不知道啊,还觉得他侄儿是个有趣的好孩子,即便精怪些,也是有分寸的。

    又勉励了张昌宗几句,又命人给他拿了几匣子点心,让人中午热给他吃,之后才匆匆赶去上职去了。

    张昌宗心满意足的抱着点心匣子回去,看在四叔的面上,今日张景雄拿小下巴冲着他哼哼的时候,他拍回去的时候会更用力些,早日把张景雄拍服了,早日专心读书,有四叔的面子在,逗孩子也当适可而止。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