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韦氏教子
    得了从祖张行成的字帖,张昌宗还是很当回事儿的。虽说,张行成并非什么书法名家,但字体也是很有章法的。

    书法启蒙,若是能一开始便临名家字帖自然好。不过,张家条件有限,也没有什么名家字帖来让他临,有从祖的便很好了。张昌宗很满足!

    李先生见他临字,问了是张梁客所赠后,也没多问,只是在他练字不得法的时候,偶尔指点一句,教他如何入手临摹。

    许是四婶在家里教过,张景雄竟然没再挑衅他,最多就是面对面的时候,冲着他冷哼一声,表达一下不屑之情。就是不知道这种注定短暂的和平能维持多久,不过,换个就角度看,这个孩子也不是骄纵得无可救药,挺好。

    花了三天时间,学完《切韵》,张昌宗的学习生活便安定下来。李先生摸清了他的底子,教授起来,更为用心和顺趟,让他半天时间读书,半天时间练字。

    唯一的难处便是伍先生那里,张昌宗的音律课,声乐依旧毫无进展,然而,他又小,爪子伸出来都还带着肉窝窝,器乐就更不用想了,这样的爪子,什么乐器也练不了。

    每次音律课,一老一少两个两两相望,相对无言。张昌宗已经自己放弃治疗了,不会唱就不会唱吧,大不了等他以后手长大了,用心学一门器乐,定要让看到他便只想听他演奏,而想不起让他唱歌。滑稽jpg

    其实,他不弃疗也没办法,感觉伍先生的好脾气笑脸已经快维持不住了。张昌宗以侦察兵的眼睛已经注意到了,他老人家好几次手掌都忍不住动来动去的,眼睛还直往他脑袋上转,大有抽他两下的意思,就是克制着没实行。

    也幸伍先生克制住了,不然,他娘若是知道他被打了脑袋,一定会让伍先生知道被摸了屁股的母老虎是啥样儿的。

    学习渐渐踏入正轨后,除了给他讲解《孝经》、《论语》外,李先生还给他加了一门《诗经》。先生说了,如今科举,渐有重诗文而轻经学之势,经学是要通,不过,作诗却要从小培养,也不是要他立时就写出诗来,就是多背多记多吟诵,先培养培养感觉的意思。

    说到作诗,张昌宗就蛋疼了!

    他是大学参军入伍,让他写几首现代诗糊弄人,还是可以的,写古诗……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听说人无话可说的时候,都喜欢聊天气。

    一巴掌糊自己脸上,张昌宗的萌娃脸隐隐带上严肃与郑重——

    在节操与贞操之间,当选谁?

    犹豫了三秒!张昌宗很是郑重的选了贞操!他是个挑食的人,却不幸是个脸皮很厚的人,节操……本来就没多少,揉巴揉巴直接扔了吧!

    不过,为将来计,作诗的理论知识还是要学好的,并且还要用心学,如果将来能自己写出来自然好,写不出来……抄也要抄的体面些,如果被人讨教如何写诗什么的,还可以掏出一堆理论糊弄人。

    一大个男人,为了贞操安全,真是操碎了心!张昌宗捂着胸口,表示很受伤,忍不住有些埋怨则天老奶奶,你说你老人家,都一把年纪了是吧,荷尔蒙也该差不多了吧,怎么就人老心不老的还想睡小鲜肉呢!这不是自家的小鲜肉,就不恶心了是吧!

    旋即想到则天老奶奶家的小鲜肉,貌似她老人家杀起来也没手软,包括她自己的亲儿子。张昌宗又没话说了。唉,认真读书吧!

    张昌宗用心向学,努力读书的时候,天公不作美,阴沉了几天后,居然开始下雪了,下得还不算小。这正月的天儿里,下这么大的雪……早晨二哥都没来房里挖人起床。

    张昌宗起惯了,自己爬起来,在廊檐下蹬腿挥臂的活动。大哥出来看见他这样,还慈爱的摸摸他头,叮嘱他:“天气这般冷,起这么早作甚?快回屋暖和暖和。”

    正说着,韦氏出来:“大郎,让来财套车去庄上看看,这个时节下这么大的雪,可别有佃户冻死,看看庄上是否有事,还有,使人往定州送信,看看定州天气如何,莫要误了天时,也莫要有佃户出事。”

    “喏,阿娘放心,儿知道下雪了便想着着手此事,阿娘且歇着,这些杂事让我们来便好。”

    张昌期答应着,转身便去找明叔。也不用他找,明叔一家都是做惯了的,见下雪了便知道该如何做,自己便匆匆而来,领了吩咐又匆匆而去。

    倒是张昌宗在一旁有些刷新三观——

    不是说地主老财都不在意佃户死活的吗?下雪了他娘、他哥还要关心佃户日子怎么过了?!

    韦氏看老儿子在一旁一脸懵逼的样子,一把把人拉过来搂怀里,嘴上念叨他:“大冷的天,你出来作甚?小心冻着!”

    被韦氏抱在温暖的怀里,张昌宗伸手环住她略显粗壮的腰身,问道:“阿娘,我们家在长安也有庄子吗?”

    韦氏搂着他进屋,一边走一边道:“你以前小,也没给你说过这些,庄子是有一个,不大的小庄子,约莫有四五百亩地,距离长安城有些远,地界有些偏,但却是好田。待你再大些,让你大哥有空时带你去转转。”

    “哦!”

    原来距离长安远啊!张昌宗还奇怪,以张氏的权势,想在这长安城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个庄子,如果是从祖在时还有可能,如今从祖都去了这么多年了,家人又不怎么争气,怕是有些艰难。如果是距离远些,倒是不奇怪了。

    “阿娘,为何还要关心佃户日子啊?”

    张昌宗解了一惑,又开口问出第二个疑惑。韦氏被他问得奇怪,讶然道:“怎么能不关心佃户呢?大家都要过日子,佃户过得下去,主家也才能过好。把佃户逼得过不下去,主家当如何?”

    “重新换一批佃户就好了!”

    “傻话!”

    直接被韦氏喷了一句!韦氏道:“做熟不做生!庄上的佃户都是积年的老人了,彼此知根知底,相处结交起来便容易。若是重新招佃户来,如何得知对方的人品?若是因此耽误了农时生产,损失如何处理?六郎,人与人之间,非止契约之关系,你得看清楚,最紧要的是什么,其他的,都只为了最重要的更好。你尚年幼,需要学的还多,这些家事,待你再大些,为娘便教你,阿娘可不想把你养成不知世事的傻子!”

    果然是世事洞明皆学问!韦氏是没什么文化,甚至字也不识几个,但是,年龄、阅历摆在那里,她又是当家当惯了的,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张昌宗一个伪土著,在世俗人情方面,还当多向韦氏这些真土著学学。张昌宗虚心受教:“喏,多谢阿娘教我!”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