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人设崩了
    张昌宗还想补救一下:“只怕做的不好,还是不念了吧?待先生品评后再念也不迟。”

    话刚落,他娘一巴掌落在他肩膀上,爽朗的笑声响彻耳端:“这孩子,难道竟是害羞不成?”

    阿娘你误会了,阿娘你想太多了!

    张昌宗咽了口口水,扭头看看大哥、二哥,再看看母亲和大嫂、二嫂,全都围着他,他还只是个正太,被这么一群人围观,感觉空气都稀薄了!在这么被围观下去,应该会窒息吧?

    大嫂热情的呼喊着:“文阳呢?速速过来,帮你六叔记一下!”

    文阳被传了来,就着方才张昌宗练字的纸笔,磨了墨,眼巴巴的望着他六叔,等着他六叔的作品——

    张昌宗:我感觉头脑一片空白jpg

    “这孩子,莫害羞,速速说来!”

    大哥笑着说了一句,二哥也道:“此是你第一次作诗,莫管好歹,能作出来便是极好的!”

    这不就是在竞技运动会上,忽悠失败者“重在参与”的说法么?二哥不知道这句话完全不能安慰,听了只会更扎心么?

    “大好男儿,莫要扭扭捏捏地,快说!”

    张昌宗还在吐槽,被他娘等得不耐烦了,一巴掌糊脑袋上,不禁脱口而出:“江上一笼统!”

    “嗯?!”

    众人一愣。

    张昌宗:“井上黑窟窿。”

    “咳咳咳!”

    二哥这是被口水呛到了吧!大哥的笑脸也瞬间僵住,唯有阿娘与大嫂、二嫂不识文墨,兀自兴致勃勃的催促着:“后面的呢?”

    张昌宗已经放弃治疗了,破罐子破摔的接着念出来:“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噗——”

    这是四哥憋不住笑出来了!

    就算张昌宗芯子里是个糙汉子,老脸也扛不住的烧了个通红——

    怎么就想不起别的呢?怎么当时心里就只想起这首呢?抄“梅须逊雪三分白”或是“一片两片三四片”都比这首好啊!说好的要做神童,抄诗时候却不小心暴露了,救命啊!他是想做神童的,不是想以逗比名声闻名大唐啊!完了!人设崩了!

    生无可恋jpg

    “好!”

    张昌宗抬头,却是他娘韦氏满脸笑的在喝彩,也不嫌他沉了,一把把他抱起来,撅着嘴巴在他脸上啾了两下:“我儿果然不凡!这诗作的,阿娘这等不识文字的妇人也能听懂,一听便知道我儿是在写雪景,对否?唔……二郎,这叫什么诗来着?”

    二哥连忙答道:“阿娘,写雪景的,在诗赋里叫做咏雪诗。”

    韦氏连连点头:“对,对,就是咏雪,不像以前你哥哥们念的那些,阿娘听十遍也没听出来写的是何物,还是我儿厉害,一听便明白了,多好!哎哟,为娘的好儿子,漂亮随我,聪明果然也随我,很好!很好!”

    说着,又在他脸上啾了两下,欢喜之情,发自内心,溢于言表。啾完了还啧啧有声的抱着儿子的脑袋摸了摸,看了看,完了爱不释手的在脑门上又啾两下,一脸“儿子我为你骄傲”的样子。

    张昌期、张昌仪两兄弟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张昌仪表情古怪,张昌期一笑,蹲下身,摸摸幼弟的头,道:“确实好,大哥如你这般大时,连《千字文》、《孝经》都还不会背,更莫说作诗了,比大哥长进,好!”

    大嫂见韦氏、张昌期都夸奖张昌宗了,笑呵呵的直接把人一把揉怀里,也跟着喜滋滋的夸道:“还是六郎厉害,文阳都十岁了,我还没见过他写的一句诗呢,六郎果然不同凡响!”

    张昌宗……张昌宗已经快要被闷死了,双手大张,胡乱挥舞:“救命啊!阿娘快来救命啊!”

    “哈哈哈!”

    一群大人无良的哈哈大笑,就是没人想起把他从大嫂怀里挖出来!还是二嫂提了一句:“阿娘,如此喜事,应当庆贺一番吧?”

    韦氏笑眯眯地点头,赞许的看二媳妇儿一眼,道:“确实该庆贺庆贺,春娘你去市集割上两斤肉来,炖萝卜吃!”

    “喏。”

    二嫂当即脸上带着笑的去了,张昌宗也终于从大嫂怀中挣扎出来,虽然又被摸了头,还被拍了屁股,不过,总比被闷死好。

    孩子们一听有肉吃,齐齐欢呼起来,担心被韦氏当成对照组的张易之也跑出来,跟着侄儿们欢呼:“太好了,有肉吃了!”

    大人们笑看着孩子们欢呼,韦氏看张昌宗一眼,脸颊有着异样的晕红,神情亢奋,喃喃念着:“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嗯,好诗,好诗!我儿的诗,阿娘只听一遍便记住了,果真是好诗!”

    张昌宗被夸得老脸再红,默默在心里扇自己两嘴巴,却无言以对。二哥张昌仪沉默了半天,终于说话:“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此两句最佳!六郎今年方进学开蒙便能作出此诗,端是不错。”

    为难二哥了,搜肠刮肚想出这么几句来夸他!

    张昌宗默默擦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应,只是冲二哥乖巧的笑笑,装乖意图蒙混过关。不过,韦氏才不管那么多呢,听到最沉稳的二郎也夸张昌宗,喜滋滋的追问道:“二郎,这诗果真好?”

    张昌仪道:“作为第一次所写的诗作来说,确实好。且,六郎才四岁,自然更好!”

    韦氏欢喜的一拍巴掌:“好!二郎也说好,阿娘便放心了!”

    张昌宗不敢置信的道:“那阿娘刚才夸儿子,莫不是在哄我?”

    韦氏白他一眼:“为娘是觉得好,但是,为娘又不识文墨,也不敢确定,如今二郎也说好了,那定是真的好的,并非为娘自家夸自家。哎呀,阿娘的老儿子都会作诗了,为娘养大了你们兄弟五个,这还是第一次听儿子作诗,真真不容易!”

    这话说的!张昌期赧然,张昌仪尴尬,张同休头一扭,直接装没听见;张易之……张易之正低头跟侄儿们玩的开头呢,完全没听见他娘说什么。

    韦氏才不管他们,抬手摸摸发鬓,扭头看看外面,吩咐大嫂道:“芷娘且在家看着,我出去看看春娘回来否。”

    说着,脸上带着笑,脚步匆匆的便出去了。张昌宗有些奇怪:“二嫂这下怕是连集市都还没到吧?阿娘这么早出去干嘛……”

    话还没说完,看见二哥、四哥同情的看着他,猛然明白过来,满脸不敢置信,声音都吓得抖了:“阿……阿娘莫不是……”

    张昌仪同情的看着他,点点头。张同休笑嘻嘻围过来,一把把他抱起来,拿头顶他的肚子,语气带着怜悯:“可怜的六郎,不用等明日,最多半个时辰,你的诗便能传遍左邻右舍了!”

    张昌宗:“……”

    卧槽!阿娘,你快回来啊阿娘!

    张昌宗虎躯巨震,徒劳的伸着手,尔康手的姿势显得十分无力!

    完了!

    ===============

    感觉自己在玩单机!追书的朋友,举起你的双手,让我看到你们!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