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机缘巧合
    雪虽然停了,但下过雪的路面,并不好走。即便出门的人不多,但偶有那么几辆马车通过,路上也压出了深深的痕迹,地面更加的泥泞。

    张氏西府距离南山有段距离,这么冷的天气,若是骑马那就是自找罪受,自然是坐马车舒服。

    李钦让坐在马车里,因为路况不好,马车行的不快,也不知与他相约的那几位同年,是否已经到了,是否已然开始赏雪吟诗——

    想到作诗,不由地想到张昌宗的那首作品,唇角不禁弯了几分。以六郎的性情,写出这般诗作也不奇怪。真是好生期待同年好友们看到此诗后的反应。

    这般想着,李钦让忍不住催促赶车的大山:“大山,快些,莫让周兄他们久候。”

    “喏,郎君,小的也想快,只是,下过雪,路面泥泞不堪,马蹄沾了泥,若是快了怕踩滑了出意外。”

    “如此,你行车小心些。”

    “喏,郎君放心。”

    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到了南山,山脚下停着几辆马车,李钦让看了两眼,其中一辆是他友人的,马车上的标记他认识。

    初春的雪下不大,城里并没有积雪,赏雪自然也无从赏起,唯有山区,方能见到积雪的影子。南山是周围极好的赏雪地,南山有一面山坡长了许多野梅,每每梅花开时,都会有人来此赏梅。昨日一场雪,如今雪中看梅,更添景致,来的人也更多。是故,一群书生才约了大冷天的来爬山赏雪。

    与大山一起坐在车辕上的柏舟道:“郎君,孙郎先到了。”

    李钦让点点头,掀开马车布帘,从马车上下来——

    他们一共五人相约,如今,只有他与孙士钊先到了。

    “子厚!”

    “令严!”

    李钦让,字子厚,孙士钊,字令严,两人是同年的举子,也是好友。

    互相见礼完毕,孙士钊笑道:“想不到子厚竟比周兄、冷兄他们来得早,子厚从城中出来,周兄他们居住在城外,居然还如此慢,实则当罚。”

    他们皆是一年的举子,俱是外地来的。孙士钊家中富裕,在长安城里赁了房屋居住,李钦让则是在同乡张氏府上做西席。其余周文斌、许博远、冷源兴三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家境一般,长安城内房租贵,赁不起,多寄居乡间。

    正说着,又来了一辆马车,待马车上的人下来,才发现竟是三人联袂而至——

    “周兄!冷兄、丁兄!你三人总算来了,倒叫我与子厚好等!”

    孙士钊率先开口,周敬先爽朗的笑着道:“非是我等不想早些到,无奈乡间小路,崎岖泥泞,路况不佳,这有心早到也不成啊!”

    众人寒暄几句,交待赶车的仆从在山下等着,一行人沿着山路上山去。待到得景色佳处,却已有一群人在那里。看相貌至多不过十五六岁,看衣着打扮,应是官宦人家子弟。

    两拨人互不干扰,各玩各的。这面山坡并不向阳,昨日的积雪还没化,山中野梅乃是红梅,点点红梅,衬着枝头的积雪,景色十分怡人。孙士钊当即赋诗一首,得到同伴的阵阵喝彩。

    有孙士钊打头,同行之人,除了李钦让皆有诗作吟就,唯有李钦让,莫说作诗,连半句也不曾有。周敬先不禁奇怪道:“如此美景,子厚竟无佳句乎?”

    李钦让笑着摇摇头,道:“红梅映雪,如此美景,岂会无句?只是,心中默诵几遍后,终觉不够意趣,少了几分味道,干脆便不作了,听你们几位作便是。”

    孙士钊闻言,立即好奇的问道:“子厚兄的诗才我们是知道的,竟连作诗的兴趣也无,莫不是最近看了什么佳句?”

    李钦让笑起来:“诗嘛,确实读了一首,是否佳句……却不好评说,然我确实是因此诗,今日才无作诗兴趣的。”

    许博远露出一副感兴趣的表情来,催促道:“能让子厚兄如此,想来应是好诗才是。有好诗还不与我们吟来,大家一起品鉴品鉴。”

    众人皆点头,表示感兴趣,连连催促着,让李钦让赶紧吟来。

    想起张昌宗那首诗,李钦让唇角又弯了几分,连被催促之下,只得开口吟哦出来。脸上带着笑,吟哦的语气却十分正经:“江上一笼统……”

    “噗!”

    孙士钊正从书童手里接过酒壶,打算喝一口暖暖身子,结果,一口还没咽下去,直接就喷了出来。其余人等,也是面色古怪。

    见状,李钦让脸上笑容不禁大了几分,眼中闪过促狭之色,继续吟道:“井上黑窟窿!”

    “哈哈哈哈”

    笑声却是从旁边之人群中传出来的,是个圆眼圆脸的少年,笑得抱着肚子倚靠着同伴,边笑边道:“这是什么诗?这也叫诗?”

    “志学!”

    同伴轻斥了一句,不好意思的朝李钦让拱拱手。李钦让不以为意,继续往下念:“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噗哈哈哈哈哈!”

    最后两句出来,不止李钦让这边的同伴笑声连连,便是一旁偷听的另一群人也笑作一团,李钦让也是满脸的笑。

    那圆眼圆脸的少年最甚,笑得几乎瘫倒在同伴身上,笑够了,方才拱手朗声道:“这位兄台请了,恕小子失礼,敢问此诗可是兄台所作?”

    李钦让回礼道:“劳小郎君动问,这首并非我所作,乃是我的学生所作。”

    少年圆眼睛瞪得溜圆,好奇的追问道:“竟是兄台的学生?!不知兄台在哪一家坐馆?可是我长安城内之人家?”

    李钦让道:“确是长安城内之人家,此诗之作者,年方四岁,刚进学开蒙,昨日下雪不能进学,我让书童传话,让学生们试着做与雪有关之诗作,今日收得此诗,好笑之余,越品却觉越有趣味,遂带来与友人共赏之。”

    少年大奇:“竟是位四岁的小郎君所作?”

    一群人,不止少年,一听竟然是个四岁的小孩儿作的诗,皆啧啧称奇起来。扶着圆脸少年的那位少年,反复吟诵了两遍,赞赏道:“此诗初读只觉浅显俚俗,然细品之,通篇无一个雪字,却把雪景描述得却觉得诙谐幽默,生动形象,意趣盈然,可谓妙诗。想到此诗竟是一四岁小郎所作,更觉有趣,想来,这位小郎应该为可爱的小郎君?”

    最后一句却是问的李钦让。李钦让想起张昌宗,笑着点头。圆脸少年被引起兴起来,好奇的问道:“不知写出此诗的小郎是哪一家的孩子?被景融一说,我倒想认识认识。”

    李钦让犹豫起来。圆脸少年的同伴见状,行礼道:“是我的同伴冒失了,哪有不介绍自己先问别人来历的。好叫兄台知了,在下李景融,这位叫娄志学,我们虽非祖籍长安,却也是自幼长于长安之官家子弟,非是坏人。志学有此问,也不过是因为好奇。”

    李钦让点点头,拱手道:“原来是李郎、娄郎,在下李钦让,忝为吏部郎中张郎中府上西席,此诗作者名唤张昌宗,乃是郎中族中子弟,也是我的学生。”

    “原来是张郎中族中的小郎!多谢兄台告知,这诗我极喜欢,来日有机会定要去认识认识这位小张郎。”

    因着张昌宗的一首诗,两伙儿人竟熟识起来,攀谈了几句,娄志学他们便邀请李钦让等人一起赏雪喝酒。

    兴尽而返时,喝得微醺的娄志学竟然还搂着李钦让的脖子,连声道:“李郎回去,莫要忘了告诉小张郎,就说有个叫娄志学的哥哥极欣赏他,喜欢他的诗,让他有空时多作几首!”

    李钦让被搂得哭笑不得,看娄志学的样子,若不是同行的李景融把他拽走,大有要跟着李钦让上门去亲眼见见张昌宗的架势。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