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育人者
    半个月后——

    张梁客从吏部下职出来,巧遇一群小郎君打猎刚回,呼朋唤友,走狗撵鸡,好不热闹。长安城里,权贵世家如云,鲜衣怒马,走狗斗鸡的少年儿郎也众多。张梁客区区一个吏部郎中,虽有品级,在权贵世家面前,却算不得什么,干脆谨慎的让仆从勒住马,避让在一旁,等这些少年儿郎过去了再走也不迟。

    “敢问可是吏部张郎中?”

    人群中有个圆脸圆眼的少年郎,抱拳行礼问道。张梁客点点头:“正是某家,不知小郎君是?”

    那少年一听他便是张梁客,脸上笑容便止都止不住:“小子娄志学,家父娄思颖,今日冒昧叫住郎中,乃是有一事请教!”

    娄思颖的儿子?!那便是娄金吾的孙子!

    张梁客心中有数了,和声道:“娄郎不知有何事?且不妨说来听听。”

    娄志学笑嘻嘻地道:“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小子见猎心喜,想请郎中问问,六郎可有新作面世?不瞒郎中说,自从读了六郎的《咏雪》诗,再读其他,虽更文雅却总觉得少了几分意趣,还是六郎的诗读来有趣!”

    张梁客一怔,问道:“《咏雪》诗?!六郎……可是昌宗?”

    娄志学笑得圆眼睛微眯,点头道:“正是昌宗小郎。郎中,六郎有新作吗?”

    张梁客惊讶道:“六郎何时作了诗?我竟不知!娄郎可知,我家六郎正月十五过后才开蒙,读书不过短短几日,哪里便会作诗了?”

    娄志学也愣了一下,微带讶然的问道:“郎中竟不知道吗?六郎的诗作乃是从贵府西席手中流出,当时小子也在场。”

    说着,便把当日情形说了一遍,他口齿伶俐,口才便给,三言两语便把事情说了个明白。张梁客一听,瞬间明白过来——

    就说这段时日怎么人人见了他都一副笑脸,甚至还有不熟识的人专程借故跑到吏部看他,合着都是因为六郎的缘故!

    一切谜底都解开了!

    张梁客也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匆匆打发了娄志学,转身便上马往回赶,待他赶到学里,孩子们自然已经放学回家,不过,李钦让却是还在的。

    “钦让!”

    “东翁怎么过来了?”

    张梁客进去的时候,李钦让刚准备用哺食,见张梁客来了,李钦让连忙起身让客:“东翁可是下职直接过来的?用过哺食否?若不曾用过,请来粗茶淡饭一起用些?”

    张梁客摆摆手,急切道:“哺食且不急。我来问你,六郎的诗作是怎么回事?何时做的?为何我竟不知?”

    竟是来问这个的!

    李钦让微微一笑,拱手作揖:“劳东翁动问,是钦让自作主张,还请东翁原谅则个,不瞒东翁,今日若东翁不来,过不得几日,钦让也会去拜访东翁。至于六郎的诗作,钦让这里有下情,东翁容禀!”

    说着,命柏舟从书房把当日张昌宗所作之诗歌,递与张梁客。张梁客一看,直接傻眼:“咳咳,这……这便是六郎的诗作?”

    李钦让对张昌宗的诗已然烂熟于胸,自然知道初读的反应,笑着道:“正是,东翁,这便是六郎所作,东翁以为如何?”

    张梁客表情很是复杂,有心夸两句,但是良心不允许,不夸吧,外头似乎传得挺广,似乎也有不少人喜欢。这般心理之下,脱口而出的话便成了:“用语俚俗难登大雅之堂,然胜在意趣十足,童趣可爱。”

    李钦让笑道:“东翁言之有理!六郎作出这等诗作,虽用词简单浅显,然他才四岁,与他年龄一比,岂不是意趣十足,童趣可爱?”

    想到六郎那张清秀漂亮的脸孔,又想想那首诗,张梁客点头,摸着胡须,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确实可爱!六郎才四岁,开蒙不过旬日,却已能作出此等诗作,更添意趣。”

    这么一说,倒是对那些上门围观他的人有了几分理解。人皆有看热闹的心思,若是他的同僚家里出了这么一个可爱有趣的孩子,只怕他也会忍不住打听打听。不过,凑上门去围观这等事他是断然做不出来的,那般行事真真失于矜持,与他性情不符。不过,这个孩子出自他家,心里却不禁有些欢喜的。

    张梁客沉默的想了一阵,复又问道:“只是,我近几日观之,此诗想必传播颇广,六郎才四岁,便有如此名声,恐于他将来有碍。”

    李钦让拱手道:“东翁忧虑之事,钦让理解,只是,钦让却有不同看法,东翁容禀。”

    “你且说来。”

    张梁客沉声道。李钦让道:“六郎开蒙不过旬日,却已经能背诵《孝经》、《论语》、《诗经》、《切韵》、《千字文》,其中,《切韵》、《孝经》已然能通读,《千字文》、《论语》学生近日正与他讲解,《诗经》只让他诵读,然以六郎之悟性与勤奋,通读只需时日。太宗贞观年间,有童子薛震六岁便能通读《孝经》、《论语》兼习《左传春秋》,世人谓之神童。学生观之,六郎并不弱于此子。六郎有此天资,若能有名师指点,岂不是未来可期?”

    张梁客被吓了一跳:“六郎竟学得如此之快?”

    李钦让肃然道:“这还是学生刻意压制的结果,学生让他每日练字一个时辰,其余时间才可用来读书学习。不然,只怕还要快些。”

    “以钦让之学识,不能教导六郎吗?”

    张梁客又问道。李钦让正色道:“多谢东翁看中,然学生不过是区区一个举子,连进士也未曾得中,自己还需苦读学习,又如何敢耽搁六郎这等良才美玉!给六郎开蒙已是勉强,若要说教导六郎……学生只怕力有不逮,为六郎之将来计,还当寻一名师才是。”

    张梁客点点头,不过面上的表情却是有些欣慰,又有些感动,更多的却是在苦笑,心里倒是明白为何李钦让要把六郎的诗作传开了——

    这世间,名师难得,张氏并不是什么起眼的家族。就如六郎所说,长安城内权贵云集,张氏如蚁啊!不出名,不以资质、才名取胜,六郎……又如何有机会寻名师教导呢!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