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三月三日上巳日
    在张昌宗的郁卒中,张景雄的生日结束了,大家又恢复了上学读书的日子,比以前好了的是双方总和平相处了,终于不再像过去那般,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要斗个没完。

    东府的孩子因为一百二十遍背书法,学习成绩稳步提升中,得了冷脸的李先生不少夸奖,让孩子们的干劲儿都增加了不少,早晨背书比往日积极多了。

    约莫是看到东府孩子的进步,西府也跟着实行起来,搞得张景雄每天早上都是一脸菜色的来学里,方瀚都不愿意在外祖母家留宿了。

    或许是那天揍人的英姿太过醒目,东府的孩子已经习惯了,西府的孩子们,隐隐地对他竟有些畏惧,不过,这样一来,居然开始听他的话了。张昌宗一看,也好,不斗就行,大家一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好!

    最惊奇的是,本应对他们最看不顺眼的三婶,居然在中午的时候,连续使人送了好几日的点心来,还送了东府的孩子每人一套笔墨纸砚和一身衣裳,以作感谢他们当日不计前嫌出手相助的缘故。三婶这一点倒是与他母亲韦氏一样,恩怨分明,不玩背后的阴私手段。

    突然间,张昌宗倒是明白了当初为何三婶会恼四哥了,恩怨分明,又直率爽脆的人,大多护犊子。

    韦氏知道三婶的行为后,对着老儿子小心翼翼观察的眼神,想也不想,伸手就拍了他一巴掌,拍完了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老儿子的脑袋是宝贝,不能乱拍,赶紧给他揉揉,嗔他一眼:“看什么看!你们兄弟子侄为她孙儿出头,打了侍郎家的公子,平白得罪人,收她些谢仪也是理所应当。你不用这么贼眉鼠眼的看为娘,知道你是怕为娘的介意,怎么替人出头的时候却不怕为娘介意呢?”

    张昌宗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道:“那时热血上头,只想着先把敢欺负我们张家人的小子收拾一顿,没顾上想别的。”

    “傻小子!你倒是心善,也不看看是谁便去护着,看有谁领你的好意!”

    韦氏明明高兴得眼睛都眯了,嘴上还要骂两句,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张昌宗嘿嘿笑道:“不用谁领,只是想那么做,那么做了我开心便成!”

    “傻!”

    韦氏戳了他脑门一下,叹道:“阿裴虽然与我不对付,但做妯娌这么多年,谁还不知道谁!罢了,这谢仪收便收了,受之无愧。”

    张昌宗立即马屁送上:“阿娘英明!”

    韦氏被他逗笑,笑完了,满脸的精明:“收了阿裴的谢仪,此事便揭过不提,以后该如何还是当如何,阿裴倒是打的好盘算!”

    张昌宗……张昌宗已经拜服,想起当初政委说的,有时候女人的肠子比男人会多几个弯,弯的方向,直接能让人目瞪口呆。以前年轻不懂,现在看看他娘,瞬间懂了!

    向大佬低头.jpg

    这事儿就这样揭过不提,日子重又恢复了平静……并没有,为啥呢?因为四哥张同休找到对象了!

    确切的说是,韦氏看中了一家的小娘子,托人问了对方家长,本着婚姻乃是结两姓之好的想法,想着趁三月三小娘子、小郎君们出门玩耍的都多,在曲江池让两个年轻人悄悄见上一面,若双方都合意,便开始走提亲下聘的流程,如无意,没有公开也不影响双方各自嫁娶。

    为了这件事,韦氏计算了好几天,还把张昌期、张昌仪两兄弟接连派去曲江池好几日,准备提前寻个地方,建个简单的行障。

    大哥、二哥都在张昌宗出生前娶了妻,这还是张昌宗第一次围观古人男人说媒娶妻——

    说好的盲婚哑嫁呢?阿娘她不按牌路出牌啊!

    然而,全家都很忙,没人给他解惑。多去转悠两转,还被韦氏嫌弃的拍了一巴掌,被大嫂丢了一句“文阳来带你六叔出去玩”,再去转悠就被二嫂在嘴里塞了一块糖!总之就一个意思——

    小孩子一边玩儿去,别来捣乱!

    “六郎,别捣乱!”

    再去还没进门呢就被四哥提溜出来了。张昌宗望着四哥比往日更难安稳的神情,默默凝视着他,看得张同休满脸的莫名其妙:“看什么呢?”

    张昌宗:“四哥,你现在是不是心情特复杂?要娶媳妇儿了,好激动,好开心,可是又不知道对方小娘子是谁,长啥样,好看吗?身段好吗?性情温柔吗……哎哟!四哥,你想谋杀亲弟啊!”

    嘴贱的后果就是被满脸通红的张同休满院子的追着跑,差点上演兄弟相残的惨剧。

    在张同休的煎熬和期待中,终于到得三月三那日。按照惯例,节假日学里是不进学的,给张同休相亲又是大事,若是相成了是要进张家的大门的,大嫂、二嫂作为先进门的,也要跟着去相看相看。

    家里没人带孩子,一串孩子只能跟着去曲江池。大清早起来,张昌期、张昌仪便先赶着驴车,押着搭行障的东西去曲江池,女眷们带着年幼的文贞、文彩、文韵、官奴几个最小的乘马车过去。

    本来想连张昌宗一块儿带走的,不过,张昌宗看马车挤不下了,便想着跟四哥一起走,来财先把女眷并孩子送过去,再折返回来接他们。

    韦氏一想,道:“也好,六郎机灵,比五郎都还靠谱,四郎,看好你弟弟和侄儿,来财把我们送到地方便立即赶回来。”

    “好的,阿娘,我会看好他们的。”

    张同休答应着,韦氏怕女方家先到,张昌期、张昌仪两个男子,不方便接待,便与儿媳们先过去了。

    来财还是很有效率的,张昌宗写了一篇大字后,他便赶回来了,与张同休一起,把几个孩子赶上车,一起向曲江池去。

    张昌宗掀开马车的布帘往外看,平日宽广到空旷的道路,今天竟有些拥挤的感觉,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不拘男女老少,全都往曲江池去。

    “原来长安人还挺多的!”

    张昌宗、张易之兄弟两颗脑袋挤在马车小窗口边上,争相往外看。张昌宗是看古人人文风情,张易之忙着看未婚的小娘子们,一边看一边幻想:“不知道我们未来的四嫂是什么样的人,长得好不好看。文阳,你想要什么样的四婶?”

    文阳还有些懵懂,张着嘴,努力的想象,张昌宗快嘴接道:“好看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希望未来的四嫂性情柔和些,若也是个急性子,那就完了!以后成了亲,跟四哥两个人对着互相急,那就完蛋了!”

    赶车的来财被这话逗得“噗嗤”一声笑出来,张同休又羞又气:“你们两个快闭嘴,不然揍你们!”

    张昌宗、张易之两人对望一眼,齐齐笑起来:“四哥害羞了!”

    “闭嘴!”

    曲江池在长安城的东南隅,一路嘻嘻哈哈的向东南走。与主干道的朱雀大街相比,越向东南走路便越窄。三月三所有长安人都往曲江池去,乘马车的,骑马的,竟把街道挤了个水泄不通——

    “四郎,前面堵车了,马车进不去了,只能步行进去。待小的寻个地方,把马车停着,同四郎送小郎们进去。”

    “可!”

    距离曲江池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马车边进不去了,来财找了户附近的人家寄放马车,与张同休一起,一人牵两个,挤着往前走。

    张昌宗最小,人又矮,张同休抱着他走了一段后,实在抱不动,只能下来牵着走。一左一右的牵着两个弟弟,奋力的在拥挤的人群中向曲江池走去——

    “哎呀!”

    一声娇呼,张同休吓了一跳,他刚才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不小心撞到个年轻的娘子,羞得他脸孔通红,连连作揖致歉:“对不住,对不住!实在太过拥挤,在下并非故意的!”

    “无妨,人潮涌动,郎君并非刻意无礼,无需在意。”

    那年轻的娘子红着脸勉强还了一礼,便匆匆避开了。

    人群太拥挤,这种情况在所难免,一路上,张同休在非自愿的情况下,不是碰了男的,就是不小心碰到女的, 搞得他脸上的红晕一直没下脸,只敢低着头,紧紧牵着两个弟弟,张昌宗挺乖巧,没乱动,张易之那个不安分的,一路东张西望,在他四哥不小心撞到小娘子的时候,还发出促狭的笑声,笑得张同休暗自磨牙,琢磨着等下到了自家行障处,定要五郎好看。

    一路好不容易挤到自家行障处,一身特意穿的新衣都挤皱了,张同休可惜的皱皱眉。韦氏看来财领着文阳、文英,怕五郎给四郎捣乱,特意来行障外候着。

    五郎张易之看见母亲在外面等着,直接放开张同休的手,跑过来:“阿娘!我要告状!四哥方才在路上凶我,还故意撞人家小娘子,好不知羞!”

    张同休恼羞成怒:“五郎,你胡说八道什么!”

    韦氏意思意思的拍拍张易之,四处张望:“四郎,六郎呢?”

    张同休一边拉衣裳,一边朝后示意:“这不是吗?阿娘,我们……我们可来晚了?”

    问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还有些扭捏。然而,韦氏根本无心搭理他,自顾自的四处寻找:“哪里呢?六郎?六郎!快过来,阿娘在这里!”

    然而,叫了数声,张昌宗不仅没答应,连个影子都没有!

    ==========

    换季感冒,状态不太好,今天这章感觉好多了!还有更新!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