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走失儿童张昌宗
    四哥呢?!

    张昌宗站在长腿林立的人群中,表情古怪,扭头四顾,只看到一堆穿着各色袍子的腿,连脸都看不到!

    论矮小的坏处!手动滑稽!

    活了两辈子,居然一不小心成了走失儿童,这个体验真是……略蛋疼!都这个时候了,懊恼究竟是哪里没拉好与张同休走散的问题,已然无用,在懊恼也不过是徒费工夫。与其想那些无用的,还是想想该怎么找到母亲、兄长们,话说他还想看看与四哥相亲的小娘子长啥样儿呢。

    在一堆长腿中的小矮个,再聪明也没用,这是生理上的不足,跟智商无关。另外,张昌宗不觉得在古代一个小孩儿自己孤身一人在外是安全的。

    暗地里有些头疼,张昌宗移动脚步,走到路边,免得被急着赶路和拥挤的人群踩到,再能干,他也只有四岁,体型上先天不占优势。

    现代的警察叔叔说,小朋友走失最好在原地等待,或是找穿制服的大人寻求帮助。然而,这在古代完全没用。方才在马车里,张昌宗看了一路,基本没看到穿衙役制服的人,倒是各色家丁、丫鬟看了不少。

    张昌宗一双眼在人群中张望着,心里飞快的思索着,人太小,视野受到身高限制,不好辨别道路,张昌宗只得观察人群和周围建筑物的影子方向来辨别东南西北。

    然而,辨清楚东南西北后,该往哪个方向去……这又是一个问题!张昌宗并不知道自家的行障设在哪个方位,大人们也想不起告诉一个小屁孩儿自家的行障设在哪个方位。

    困难重重啊!

    张昌宗一边想,一边暗自警惕,丝毫不敢疏忽大意,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孤身一人在外,可能发生的危险太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警惕些。不过,倒是有一个办法——

    四叔张梁客在京中也是有品级的官员,吏部郎中,也算叫得响名号,若能找到个官方的人,报上四叔的名号,想来安全应该能保障不说,应该也会给四叔几分薄面,送他回家。

    但是,问题又来了!官方的人在哪个方位?他完全不知道!

    张昌宗有些茫然的望着一堆长腿……大海啊,你全是水;骏马啊,一堆腿……啊呸呸,不对!那是人腿,马腿不穿裤子!

    裤子……裤子,对了!穷人跟富人的裤子,料子是不同的,若是跟着穿好布料裤子的人走,很大几率能到富人区去!

    张昌宗心里有了主意,凝目看着面前路过的各种腿,盯着看了好几个,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一个问题——

    作为比小树苗还直溜的直男,除了能分清楚麻布、绸缎之外,其他都不知道,然而,绸缎也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卧槽,身为直男的痛真是来的防不胜防!

    张昌宗暗自懊恼,在心里归纳总结,方法是可行的,就是细节得修正一下——

    不对!有情况!

    感觉脊背心凉了一下,张昌宗近乎本能的循着感觉到的方位,不着痕迹的观察——

    两点钟方向,有个人在打量他,打量的人没有善意。

    这是张昌宗前世当兵时锻炼出来的本领,或许是他天生的第六感,说不出什么原理来,就是一种直觉,但是这种对危险发自本能的直觉,救了他好几次命。

    是谁?用恶意的眼神打量他的人是谁?

    张昌宗在人群中观察寻找着,脚下也不再耽搁,重新寻找有利的位置,免得一不小心被人包饺子。本来形体。力气上就有差距,若再处于不利的位置,那就完蛋了!

    张昌宗仗着人小灵活,在人群中穿梭着!坏处就是人太矮小,看不到周围的人哪个可疑,但是,那种感觉还在,有人在追他!

    张昌宗冷静地人群中穿梭,没有慌乱,没有像无头苍蝇似的乱钻,就循着一个方向走——

    穿绸裤和衣裳不掉色的人,多往那个方向走!他是分辨不出绸缎的种类,但是,有个常识却是知道的!

    这时候的布料,不管好坏,受限于印染技术和颜料配方的落后,布料存在着掉色的问题。好的布料,染色就均匀好看,差的布料染色总不如好布料鲜活。况且,不是家境好的人家,是不会每季都做新衣裳的,因为没那个条件去计较和讲究。

    “玉儿,你要去哪里?快回来!劳烦前面哪位好心人,帮在下拦一下穿红衣的那个小郎!人太多,若是跑丢了……可该如何是好!”

    突兀的喊声,自身后不远处响起。张昌宗默默望望自己的红衣裳——

    他生的白净,人又长得漂亮,他娘、他大嫂、二嫂最喜欢给他做红衣服,虽然他自嘲每天都穿的像个红包,但耐不住家里的女眷们乐此不疲,便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红色这么醒目的颜色……周围穿这个颜色衣服的小孩儿,只有他一人……妈蛋的!好生猖狂,都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那种打量货物的眼神盯在他身上。张昌宗暗自咒骂着,更加努力的在人群中钻来钻去,也不走直线,比条泥鳅还狡猾。

    前面有人!

    张昌宗突然顿住脚步,抬头,前方走过来一个彪形大汉,一脸浓密的胡须,两手张开,笑的得意:“好玉儿,快别调皮了,快跟爹家去,你娘可担心你了!”

    尼玛的,长那么丑,那一口大黄牙,也有勇气和信心自称他爹……这是欺负他爹死了不会抗议啊!

    “他爹,拉住他,可别让他再乱跑了!这人多的,若再跑散可不好找了。”

    身后的女声又呼喊着。周围的人看了会儿热闹,闻言笑着点头道:“就是,生的这么好看的小郎君,可要护好了,丢了多可怜!”

    说完,居然还哈哈笑。张昌宗默默看对方一眼,很想问一句请问笑点在哪里!不过,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看情况,这俩儿是一伙儿的,不知道人群里还有没有他们的人,先过眼前这一关才是!

    张昌宗还想再跑,一只手如天外飞仙的伸过来,一把向他领子抓来,脸上的笑容看似和善,眼神却是**裸地贪婪,笑呵呵地道:“这样漂亮的小郎,若是丢了,下场可不会好,听说长得好的,都会被卖到那种地方去,好可怕呢,来,小郎君,快跟耶娘回去吧,莫要乱跑!”

    这人眼里的兴奋和语气里的些微亢奋,很难让张昌宗觉得他说的是假的,大概,这是这人心里最真实的打算,也是他如果被抓住的下场!

    张昌宗不动了,只悄悄捏起拳头,眼睛四处张望——

    不止这三人,人群里还有他们的人!围过来了……还有两个!这是想包抄啊!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