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突如其来
    “小郎君,那……真不是你父母?”

    围观群众这才反应过来,张昌宗无语的看对方一眼,道:“自然不是,我再傻难道连自己娘都不认识!那些就是坏人,要不是小姐姐救我,今天就完蛋了!”

    那人也拍拍胸口:“阿弥陀佛,还好,还好,贼人狡猾,险些好心办坏事。还是这位姑娘机灵,难怪是公主府里的人,好人呐!”

    众人纷纷夸赞,婢女福了福,劝散众人。张昌宗虽然对太平公主这四个字感到膈应,不过,小姐姐救了他是真的,他为人恩怨分明,这恩自然是要记的。

    张昌宗郑重一礼:“张昌宗谢过姐姐救命之恩,劳烦姐姐告知姓名,来日张昌宗定会报答姐姐!”

    这般郑重,礼也行得一板一眼地,很是招人好感。婢女姐姐唇边绽出抹淡淡地笑来,抬手摸摸他头,道:“无需客气,若是没遇上便罢,既是遇上了,伸一下援手却是应当,人之常情罢了!”

    张昌宗认真道:“对姐姐来说或许只是举手之劳,然对我来说却是救命大恩。姐姐记着,我叫张昌宗,我爹是张希臧,我娘是韦氏阿臧,我在家里行六,小名叫六郎,姐姐你呢?你还没告诉我名字!”

    小姐姐低头看着他,见他脸上、眼里全是认真的神色,顿觉分外的可爱,笑着道:“姐姐救你,可不是想着你报恩的。不过,难得六郎这般记挂,听好了,姐姐名叫春晓。”

    张昌宗默念两遍,追问道:“姓氏呢?姐姐的姓氏是什么?”

    春晓乐了:“六郎才四岁便知道问人姓氏了?”

    张昌宗奇怪道:“有名有姓才是一个人的名字,我当然知道了!对了,春晓姐姐怎么知道我四岁的?”

    春晓只是笑笑,并不答话,而是转而问道:“六郎知道你家的位置在何处吗?”

    张昌宗心下虽奇怪,但春晓不说,他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明显春晓也不是容易被人忽悠的人,不过,她做人奴仆的,嘴巴严些才好过活。心中想着,嘴上答道:“不知道,阿娘没告诉我。姐姐可以帮我找找叔父吗?”

    春晓略作沉吟,道:“也好,令叔父也是京中有品级的官员,寻来应比你家好找些。不过,我眼下身上担着差使,一时走不开,莫若你跟我过去,待会儿我让人帮你去寻叔父,寻到了再让他们来接你如何?”

    跟着春晓过去……那不就是太平公主府里!张昌宗想也不想的摇头:“我跟着姐姐去,姐姐再找人带我去找叔父吧!”

    只要别跟太平公主朝面就行,说不定是他多想,太平公主哪里有空见他这样的小屁孩儿,那可是武则天与高宗唯一的嫡公主,若是那么容易见到才是稀奇!

    这么一想,张昌宗镇定多了,其实他也就是个小人物,不用戏精的想着给自己加戏。

    被春晓一路牵着手走。春晓很细心,走路的过程中还会注意看他是否跟上了,想想他四哥张同休,再看看春晓,他四哥那不叫牵,那叫拖!

    跟着春晓走了一段,人越来越少,远远地已经能看到一排排的行障,看仆从往来和车马,明显在这块地方搭行障的都是权贵。

    那他们家的行障应该不在这个方位,包括他四叔家的,估计也够不上格来这里。可以排除一个方位!

    春晓看他东张西望的样子,以为他在找亲人,细声道:“这周围的行障多是皇亲国戚,吏部郎中家的行障在哪里……我多在内院行走,外间的事务要找在外行走的人问,六郎且耐心等等!”

    张昌宗“嗯”了一声,道:“姐姐放心,我不着急的。我只是记下方位,若以后不幸再走散,也好有个寻路的头绪。”

    春晓顿感惊奇,看他一眼,略带惊讶的问道:“听说六郎不过四岁,竟已会辨别方位了?”

    张昌宗嘻嘻一笑,心里拿她当恩人,也不欲隐瞒她,笑着道:“当然!姐姐,我很聪明的!”

    大概笑得很可爱,惹得春晓又伸手摸摸他头,完了还细心的问他一句:“可还走得动?要不要姐姐抱抱?”

    张昌宗看看她那小胳膊儿小腿儿的,摇了摇头:“谢谢姐姐,不过不用了,我还能走得动!”

    随着春晓走了一段,周围的行障多很豪华,景色也越来越好。张昌宗不禁感叹,这年头,连占个地方看景色都要有权有势,不然,连最佳观景位置都去不了——

    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到得一座位于曲江池边的豪华行障,行障前守着卫兵和做家仆打扮的人,门口还有一个做仆妇打扮的妇人在不停张望,见春晓回来了,急急地迎上来:“好我的春晓,你可终于回来了,快,快,大娘都等急了!”

    说着,就来拉春晓。

    “劳嬷嬷久候,奴这便进去!”

    春晓应了一声,连带为难之色的转头看张昌宗。张昌宗知晓她是为仆之人,行动不由己,也不急,反而劝道:“姐姐先去忙,我在这里等姐姐,绝不乱跑!”

    春晓歉然的看他一眼,还待交代他几句,仆妇已然皱眉道:“好我的姑娘,自家的孩子都还没哄好呢,还有闲心操心别人家的!快些,若是大娘等急了发脾气,惊动了殿下,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春晓道:“好嬷嬷,我只交代一句,做事当有始有终不是?”

    那嬷嬷那她无法,只得皱眉等着。春晓朝旁边的男仆福了福,诚恳的拜托道:“薛管事,这是吏部郎中家的郎君,名满长安的小神童张六郎,与家人走散了,劳烦您帮看着,待我回了大娘便来!”

    “这便是那诗作传遍长安的张六郎?”

    这个薛管事居然也听过张昌宗的名字,很是惊奇的看他两眼。那催促的嬷嬷听说后,也不由打量了他两眼,眼神里带着好奇。

    张昌宗面上乖巧的笑笑,心里默默捂脸,这名声传得仆役间都知道了,人设挽回工作看来很艰巨啊!

    薛管事不无不可的点点头:“姑娘放心吧,我帮你看着。”

    那被称作薛管事的家丁打量张昌宗一眼,张昌宗微微躬身抱拳:“劳烦大叔!”

    薛管事笑了笑,点头答应道:“行了,春晓姑娘快进去吧,小郎君我替你看着,别耽误事,省得大家都吃排头!”

    春晓点点头,交代张昌宗别乱跑,在这里等着她之后,才跟着嬷嬷急急地进去了。

    “那首‘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白’的诗真是小郎君你所作?”

    春晓进去后,薛管事大概是对张昌宗很好奇,便蹲下身与他搭话。张昌宗心里想哭,他的神童人设啊,面上还得笑着应对:“若是那首的话,便是小子的拙作,见笑,见笑。”

    闻言,薛管事眼睛亮了起来,比之方才的居高临下,居然亲切了不少,若仔细打量,甚至还能看出有几分谄媚来,笑道:“原来真是我薛某有眼不识金镶玉,小神童当前,居然没看出来!”

    这人的表情有意思!不过,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

    张昌宗惊奇道:“大叔觉得小子是神童?难道那诗写得很好?”

    薛管事意味深长的笑笑,道:“小郎君那诗岂止是好呀!”

    “嗯?!”

    张昌宗满脸的懵逼!不过,薛管事显然没有解惑的打算,只是神秘的笑笑,低声对张昌宗道:“小郎君以后就知道了!唔……不必久等,想来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叫小郎君进去的!”

    “进去?!什么进去?”

    张昌宗还是不明白,然而薛管事也不说,只是笑,笑得张昌宗好想打他——

    装神秘什么的最讨厌了!

    正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春晓从里面急急忙忙的走出来,一出来便来牵张昌宗:“六郎快跟我进去罢,我们殿下想见你!”

    “殿下?什么殿下?”

    张昌宗还有点儿侥幸心理。春晓回头看他一眼,顿住脚步,掏出帕子来,给他擦擦脸,捋捋头发,一边动作一边笑道:“我们府里还能有几个殿下?当然是太平公主殿下!”

    “太……太平公主!”

    张昌宗惊恐了!

    他,张昌宗,居然要去见太平公主了!久多麻袋,他想静静!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