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太平公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秀……秀儿,你好了?”

    太平公主豁然起身,完全忘了自己身怀有孕,紧走两步,大步跨到春晓身旁,扶着小女孩儿,急着问道。

    “殿下小心!”

    太平公主激烈的动作,吓了仆妇们一跳,嬷嬷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一把扶住她,连声叮嘱。太平公主一把挥开嬷嬷,伸手扶住小女孩儿:“秀儿!”

    被称作秀儿的小女孩儿,眨眨眼睛:“阿娘?”

    “对,对,是阿娘!我的秀儿,你终于认得阿娘了!”

    太平公主一把抱住她,眼泪扑簌簌落下,一如天下所有母亲一般,为儿女欢喜,为儿女忧心。

    “阿娘,我怕!”

    “阿娘在,阿娘在!我的秀儿受苦了!”

    “阿娘!有坏人!”

    “秀儿莫怕,阿娘会替你把坏人打跑的,阿娘保护你!”

    太平公主连连拍哄着,母女俩儿抱作一团。

    感觉有什么不知道的故事发生!

    张昌宗看看太平公主,又看看小女孩儿,悄悄向后退了两步,安静地盘腿坐下,缩小自己的存在感,默默看戏,手摸了下肚子,好饿……若再不补充点儿体力,等下回去可就走不动了。啧,小孩子的身体就是脆弱。

    然而,等了半天,也不见太平公主拨冗看他一眼,反而拉着女儿的小手,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似是在忙着确认女儿的情况,完全忘记了行障内还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这不是自己的孩子就不心疼,是吧?

    张昌宗左等右等也没等来片刻的关注,为避免出现饿晕的惨剧,只得自力救济,厚着脸皮,仗着小孩子的身份,悄悄地挪啊挪,挪到春晓旁边,伸手拉拉她的裙角,吸引了她的注意后,小声的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小姐姐,我饿!”

    这一声喊饿,不止把春晓惊回神,还把已经忘记张昌宗存在的众人提醒了,小县主似是才发现张昌宗的存在,转头看张昌宗,伸手拉她母亲的袖子,朝张昌宗一指:“阿娘,哥哥!”

    张昌宗一愣,太平公主与嬷嬷不着痕迹的交换眼色,慈爱的看着女儿:“秀儿认识他?”

    小县主摇摇头,皱着小眉头,迟疑的道:“哥哥在,不怕!”

    太平公主手一顿,也没看张昌宗的懵逼脸,笑着柔声问道:“他叫张昌宗,写过一首诗,秀儿可还记得?”

    小县主露出迷茫之色,似是一时想不起来,太平公主也不催她,任由她静静地回想。过了一会儿,小县主方才试探着问道:“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对!便是这句。秀儿想起来了?”

    小县主一脸的迷糊,想得目光都有些发愣。太平公主吓得花容失色,连忙一把抱住她:“乖儿,快别想了!阿娘不问了!”

    小县主的眼神慢慢恢复清明,拉着母亲的手,就一句:“阿娘,哥哥在,不怕。”

    “好,好,留下他陪你,莫怕!”

    说着,拍拍女儿,用手绢擦擦眼角,完全没有被小孩子围观了自己的失态而不自在,从容吩咐:“来人,给张家小郎君上些点心来。”

    “喏。”

    立即有婢女下去准备。

    这么厚脸皮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皇家风范了!张昌宗起身一本正经的行礼:“小子多谢殿下,给殿下添麻烦了。”

    太平公主眼珠一转,表情淡然,神情隐隐有几分威严,问道:“既是添麻烦,为何还要开口呢?”

    这刁钻的问题,问得张昌宗愣住,忍不住抬头看太平公主一眼,见她粉面含威,更觉懵逼——

    欺负小孩子你也好意思!

    张昌宗心里疯狂吐槽,吐槽的弹幕都刷满屏了,一时忘了自己要刷乖巧聪明小孩子的人设,顺口回嘴道:“回殿下,在饿晕与添麻烦之间,小子觉得,还是饿晕比较难接受。”

    “那你便不怕给本宫添麻烦,惹怒本宫?”

    张昌宗故作迷茫之色,惊讶的反问道:“先前殿下才夸了小子可爱,这么快便要翻脸不认人了?应该不至于只片刻的功夫,殿下便觉得我不可爱了吧?”

    太平公主脸再板不住,大笑起来,怀里还搂着她女儿,疼爱的低头看女儿一眼,笑道:“有了我的秀儿,张六郎你确实不如方才可爱了!”

    张昌宗从善如流的点头:“不可爱便不可爱吧,输给县主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之事,我娘也觉得世间小孩儿中我最可爱。”

    太平公主大笑起来,伸手摸摸女儿柔软的头发,连道:“有趣,有趣!先前还觉得张六郎还算乖巧,怎么不过片刻功夫,竟变得这般活泼有趣了?”

    张昌宗笑嘻嘻的拱手道:“回殿下,本性如此,见笑,见笑。”

    太平公主莞尔,眼神状似不经意的掠过女儿,见女儿眯着眼,一脸笑的跟着他们一起笑眯眯地,脸上不禁现出疼惜之色来。

    这时,婢女端着热好的点心上来,随着而来的还有一盆热水和擦手的布巾,春晓迎前几步,接过水盆,端过去给张昌宗擦手擦脸,准备让他吃东西。

    张昌宗也不乱动,任由春晓给他擦拭,擦完了埋头吃东西——

    不管里面有什么故事,先吃饱再说。看戏也是要体力的。

    张昌宗好胃口的吃下去一整盘的点心不说,还让人加了一次,两盘子下肚,方才觉得好受些。一抹嘴,行礼致谢:“多谢殿下款待,小子冒昧,还有一事相求。”

    太平公主微微一笑,道:“说来听听便是。”

    “喏。小子想请殿下帮忙寻家人,若小子再不回去,恐会闹出人命来呢!”

    太平公主好奇的问了一句:“人命?何至如此?”

    张昌宗道:“小子是与四哥一起出来的,太过拥挤走散了,若再不回去,怕家人担心,四哥胡思乱想。”

    他的傻四哥一定会把他丢失的责任揽在身上,别看张同休表面大大咧咧的,内里其实挺敏感的,若是他再不回去,不用他娘发威,只自责四哥便能恨不得弄死自个儿。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太平公主颔首道:“此事六郎不用着急,先前传你入内之时,本宫已命人去寻令堂,告知六郎在我处,让你家人来接。六郎且安心等着家人来接便是。”

    “多谢殿下!”

    张昌宗这才松了一口气——

    四哥的小命保住了!

    太平公主看他一脸放心了的表情,淡然一笑,道:“说来,我这类也有一桩事务需要六郎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