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想不明白的事儿
    想不到这问题竟然把张梁客问住了!

    张梁客怔了一下,脸上居然带出迷糊的神情来:“这……公主的家事,我一个男子,又是外官,不便过问。男主外,女主内,这些事问你四婶或可知之。”

    张昌宗震惊了!

    四叔能做到吏部郎中,也是蛮不容易的。张昌宗抹了把脸,不敢置信的问:“四叔,那你的上司,吏部尚书、礼部侍郎这几位家里的事,你也不知吗?”

    张梁客白张昌宗一眼:“这些事,自有你四婶操心,我们男子只需在外做好差事,这些人情往来乃是主妇之责。”

    突然好同情四婶!

    张昌宗用很是一言难尽的眼神望着四叔,结果被四叔在脑袋上糊了一巴掌,一群老爷们儿面面相觑,还是韦氏出面解的围:“旁的家事外人不可知,若问子女的话,为娘倒是听人说过几嘴。”

    “阿嫂竟然知道?”

    这次轮到张梁客震惊了。张昌宗颇为怜悯的看着他四叔,直男永远不知道女人的八卦范围有多大、多广——

    然后,又被他四叔糊了一脑门!

    韦氏心疼儿子,又不好说小叔子什么,只眼巴巴看着张梁客移开手,自己赶紧覆上去帮张昌宗撸撸头发,然后道:“当年太平公主出降太宗城阳长公主次子薛绍,婚礼于万年县馆内举行,说十里红妆也是不够的,成亲当晚,照明的火把把街道边的树木都烤焦了,为了让宽大的婚车通过,当时还拆除了县馆的大门。可见圣上与天后对公主的荣宠。”

    张昌宗点点头,不过,这个跟他的问题有什么关系?!抬头看看她娘一脸艳羡的表情,瞬间懂了,大概每个女子都希望能有那样浩大的婚礼吧!他娘突然爆发的少女心!

    张梁客咳嗽一声:“阿嫂,当年之盛事,人人皆知,不知公主婚后与驸马育有几个儿女?”

    张梁客没让韦氏继续说下去,韦氏似乎有些遗憾,不过还是忍住向儿子介绍当年盛况的**,答道:“听说,公主婚后与驸马琴瑟相和,幸福美满,如今共育有两子一女,对了,前两日还听说,公主又有了身孕,想是公主与驸马极为相得。”

    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可不就是感情好吗!

    张昌宗点点头,心里默默推算,那今天见到的那位小姑娘就是太平公主的长女了。努力的回想一下以前读过的史书,似乎并没有关于太平公主这位长女的记载,似是早逝,生平、生卒年皆不可考。

    那如今怀着的应该是次女!这位次女,史书还记了一笔,十一岁嫁给豆卢怀让……尼玛,真是禽兽!十一岁啊!不看脸前后都分不清楚的年纪……讲真,不是恋童癖,真的下不去嘴!张昌宗很是无语!

    揉揉脸,把跑向诡异方向的思路拉回来,问母亲:“阿娘,两岁的孩子,口齿清晰算稀奇吗?”

    “你不就是吗?”

    韦氏回他一句。张昌宗尬笑:“阿娘,不算孩儿,是说平常的孩子。”

    言下之意,他是不平常的。韦氏嗔他一眼,道:“人与人不同,小孩子也是一般,有些说话早,有些说话晚,并不稀奇!”

    “是这样吗?”

    张昌宗疑惑的摸摸头,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韦氏续道:“比如你大哥,别人家的孩子不过周岁已然会喊耶娘,大郎直到一岁多才会喊,能说句子都快三岁了,把你爹愁的!”

    大嫂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若有所指的看着大哥,想的是什么,张昌宗不用问都知道——

    难怪文阳说话晚,原来是有缘故的!

    张昌期满脸通红,赶紧道:“咳咳,阿娘!说正事!”

    一家子歪楼歪的,还是张梁客经得住考验,一脸思索的道:“没道理啊!即便小孩子与小孩子投缘,也断然没有把名帖与人的道理!”

    张昌宗认同的点头。这时代名帖可不止是名片那么简单的作用,也不像现代名片倒出发,名帖要与谁,是很有讲究的,有时候,名帖就代表了名帖的主人,持有那人的名帖,是需要获得名帖主人的准允的。特别是太平公主这样有权势的公主的名帖,更是可遇不可求。

    把名帖给张昌宗这样的小孩子……抓破张梁客的脑袋,也想不出原由来。低头瞅侄子一眼,莫不是人长得好看可爱就占便宜?

    及至看到侄子冲他卖乖的微笑,张梁客毫不犹豫的抹去心里的想法,还是那句话,没道理啊,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倒是张昌宗心宽,劝解道:“想不明白便不想了,或许真是因为小县主喜欢跟我玩儿,太平公主溺爱孩子,就给我一张名帖,让我多去陪陪她女儿呢?”

    众人一怔!

    张昌宗很乐天的道:“反正我们家除了一串儿子,也没旁地什么可图谋的,堂堂公主,以她的荣宠,随便拔根腿毛都比我们一家子值钱,当不至于看上这些!且安心便是!”

    话是这么说,可是……韦氏看着老儿子的脸默默运气,手掌握起又张开,好想打人有没有!

    一家子纠结了半天,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暂时丢开,张梁客隆重叮嘱张昌宗把名帖收好,不要乱放后,这才回自家的行障去了。

    而张家这边,因为张昌宗的意外走失,兵荒马乱了一早上,这会儿人找回来了,安心之余,颇有些精疲力尽的感觉,也没什么玩闹的心思了。特别是韦氏,年纪大了,经过这一早上的操心费神,更觉精力难继,让两个儿媳带着家里的女孩儿们出去玩一下,她留在行障中休息。

    张昌宗也没出去,方才并没有睡实,睡着的时间又短,年纪幼小,精力有限,干脆投到他娘怀里,准备让他娘哄着再睡一觉。

    “阿娘,四哥的对象说成了吗?”

    “对象?你这个小精怪,这叫法倒也妙!四郎过来时,为娘发现你不见了,家里便兵荒马乱地到处找你,哪里还有相看的心思。还是你二嫂心细,使人去告知女方家,说我们家里出了这么一桩事情,前约只能作罢。对方倒也是通情达理之人,不仅未曾苛责,还派了人手帮忙寻你。”

    看韦氏说话间的神情,似是对对方十分满意,已有结亲之意张昌宗心里一动,故作天真的道:“阿娘,儿走失一事,不怪四哥的,是我托大,没牵好四哥。”

    韦氏慈爱的看他一眼,道:“为娘知道。只是,你是小孩子,四郎已然成年,这么大个人还这般毛躁,今后恐难以成事。男子立于世间,本就与女子不同,若自己都不靠谱,今后如何成为妻儿的依靠?六郎你还小,但也要记住,男儿行事非止己身,男儿担系家族兴衰荣辱,身后还有一大家子人呢!”

    “嗯!阿娘放心,我可聪明了!”

    “小精怪!困吗?快睡吧,阿娘守着你。”

    “嗯!”

    张昌宗听到四哥的婚事并没有因为自己搅黄,便安心的睡了过去。当过兵的都有一桩说睡就能睡的本事,他也有。

    直到张昌宗的呼吸平稳绵长,韦氏才起身,掖掖毯子,给他盖好,方才出来——

    “阿娘!”

    一出来,便迎上长子、次子询问的眼神,韦氏摇摇头,道:“似乎并没有受到惊吓,睡得极为安稳。”

    众人一听,这才放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