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老实的张梁客
    ,

    武氏看也不看李旦,只神情从容的看了堂下的群臣一眼,张口道:“张氏子……又是居住在那处的,若我没有记错,可是张公之族人张梁客,你来说说,可是你之族人”

    能被武氏称作张公者,又与张梁客有关系的,自然便是张行成。张梁客见太后点到他,连忙举起笏板,应道:“回太后,宁御史所说之孩童正是臣之堂兄张希臧之后人。”

    武氏“哦”了一声,道:“竟真是张公之族人。张希臧……我记得似乎他已然去世”

    张梁客答道:“回太后,是的。堂兄希臧乃是伯父行均公长子,生前曾任雍州司户参军,于四年前逝世。若宁御史说旁地事,臣不敢说,若说每日晨起背书一百二十遍之孩童,确实是臣之侄儿与侄孙们,不会再有旁地孩童如此。”

    说到这个,张梁客神情间隐隐带着自豪。朝中诸官倒是能理解这种自豪——

    能在这般幼小的年岁便能日日坚持背书一百二十遍,这般刻苦……若是生在自家,也当足以自豪!

    太后武氏看他一眼,问道:“张卿何以如此笃定”

    张梁客答道:“回太后,只因此事乃是臣之侄儿昌宗所提,初提之时,本意乃是让举族孩童皆如此,然各人毅力不同。不敢欺瞒太后,举族之孩童,除了希臧堂兄府上之孩童,臣府中,包括臣之幼子与兄长之孙儿,皆无一人能日日坚持。最多每旬日里,有四五天能施行一次,余者皆耍赖过去了。”

    虽然实情有些叫人惭愧,但张梁客也无法,妻子连生了四个女儿方才有张景雄一根独苗,自然溺爱宝贝些。即便晓得读书方是正道,也舍不得张景雄去吃那等苦,自然实行起来,落到实处的便不多。

    太后武氏一听其中居然还有这等内情,心下已然信了不说,也有些欢喜,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笑模样儿来,赞许道:“果是家风使然之故耶本宫犹记得当年张公之人品风范,想不到子孙之中也有如此俊杰,也算张公后继有人。背书一百二十遍之法……贵以专,难者在于坚持。张氏子孙若能坚持,何愁不成材!奇乎妙哉,张公大才!”

    显然,太后以为这是张行成传下的法子!

    张梁客就不是会见机行事的机灵人,对临朝的太后武氏心里着实有几分畏惧,不禁老实的道:“禀太后,此法并非先父所授,提出此法者,乃是臣之侄儿,希臧堂兄之幼子六郎昌宗。”

    “张六郎……张昌宗……”

    听到张昌宗的名字有些耳熟,便又问道:“这名字有些耳熟。可是前些时日京中流传之《咏雪》诗之作者张六郎”

    张梁客老脸一红,虽说赞同李钦让给侄儿扬名的打算,但真没想到侄儿的名声大到深宫里的太后都知道的地步。莫名的有些羞惭:“回太后,正是臣的侄儿,那孩子家中行六,故而外间多称他六郎。”

    这下,太后武氏忍不住惊讶了:“若本宫没记错,六郎昌宗不过四岁余,果真是他提出此法”

    张梁客神情隐隐带着骄傲,老实的向太后交待道:“禀太后,确实是六郎所提。说来,臣这侄儿乃是希臧堂兄之幼子,乃是遗腹子,他出生时,堂兄已然去世,自幼便有些与常人不同的奇异之处。”

    这么一说,太后武氏不禁露出几分感兴趣的神色来。她以女子之身临朝称制,于朝中官员不说人人皆知,对张行成的这位幼子之性情却是知道的,板正有余,机变不足,比起他父亲的体局方正、长厚君子之风,总是少了些胸襟与机谋,为人太过勤恳老实。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这样说自己的侄儿,武氏也不禁好奇了:“有何奇异之处说来听听。”

    “喏。”

    张梁客心中把侄儿的聪慧做了个概括,朗声道:“臣那侄儿,九个月便能言,十月便能走,有过目不忘之能,尚未开蒙便能从兄长日常读书中学会背诵《孝经》、《论语》两书,进学不过数日,便完成启蒙,初涉五经,聪慧可见一斑。不敢瞒太后,京中盛传之《咏雪》诗便是六郎开蒙不过旬日之作,彼时,坐席先生尚未教授作诗之法,皆是他自悟而得之。”

    太后一听,笑道:“如此说来,却可当得神童二字。如此孩童,倒让本宫起了召见之心,来人,去传张六郎觐见。”

    “喏。”

    内侍正要去传口谕。张梁客连忙道:“启禀太后,太后欲召见六郎,乃是张氏之福分,然有一事臣不敢欺瞒太后。”

    “何事”

    张梁客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道:“臣那侄儿六郎有千般好、万般好,却有一样不好!”

    “哪一样”

    “性情!”

    张梁客想起张昌宗的调皮捣蛋,脸上的表情就跟有蛀牙疼似的:“臣那侄儿六郎性情跳脱,活泼调皮,因口齿伶俐,说起话来,那道理一套一套的,他那些比他年长许多的兄长皆不是对手,加之年幼,于家中得宠太过,恐冲撞了太后。”

    武氏笑起来,大气的挥挥手道:“无妨,再聪明也不过是孩童,孩童活泼聪明些更好,将来才会有大出息。张卿如此一说,本宫更想见见,来人,速速去传来。”

    “喏!”

    侍官领命飞快而去。张梁客已经放弃了,反正聪明告诉你了,调皮也告诉你了,若等下六郎有什么说话不周,冲撞了太后的地方,想来太后也不好意思跟一个小小的孩童计较。张梁客人虽板正,却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只要不是跟她的权势冲突的人或事,太后多能容之。

    趁着侍官去传人的功夫,武氏饶有趣味的询问起张昌宗的事情来。张梁客想了想,便把当日在族学里,张昌宗关于“张氏如蚁,当团结求存”之话语交待出来,顺便还把他三月三时走失的事情也说上一说,好让太后有个心理准备,以免被等下被六郎惊到。

    此时,正在族学乖乖读书、练字和被伍先生嫌弃的张昌宗,还不知道他四叔已经把他卖了个干干净净。

    当侍官去族学宣太后口谕,让张昌宗进宫觐见的时候,张昌宗是懵逼的——

    exsce me!莫西莫西……有什么不知道的故事发生未来的则天大圣皇帝召见他干嘛不要啊,他还是小孩子,还未成年啊!

    =================

    最近几天西边山上要建公墓,正在拉高压线,城西经常停电!无语,有电会多写!

    \\n瓜 子小说网 www . gzbpi.com 手 \*s打首发更d新h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