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童言稚语对朝参
    居然先问这个!不过,这有什么可问的!张昌宗脸上的不好意思连装都不用装,一目了然,略带羞惭的道:“在家翻习惯了!”

    “咳咳咳!”

    他四叔张梁客惊天动地的咳嗽声,轰然入耳!

    “张郎中,噤声,请安静。”

    看把他四叔吓得,都忘记保持仪态,让监察朝会礼仪的殿中御史给批了。张昌宗循声找到他四叔的位置,冲着因剧烈咳嗽而满脸通红的四叔一笑,一脸“我很乖,四叔放心”的表情。

    这番动作,高坐上端的武太后和皇帝李旦自然看清楚了,李旦不禁莞尔,武太后也露出个笑的表情来,姿态闲适随意,道:“果然是调皮捣蛋的小子,想必在家定然挨过令堂不少的打骂?”

    张昌宗立即理直气壮的道:“没我四哥、五哥多,太后明鉴,我很乖的。”

    武太后约莫是心情好,也或许是不牵涉朝事,居然颇有逗孩子的兴致,笑道:“能说出这般话,显然是个聪明蛋!知道拿捏分寸,挨打的错误不犯,不致挨打的小错则常有之,可对?”

    张昌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嘻嘻地拱手道:“太后英明!”

    “呵呵呵!”

    武氏笑出声来,竟然朝张昌宗招手:“过来!”

    竟是叫张昌宗走上御座去,张梁客吓了一跳,忍不住出声制止:“禀太后,六郎调皮,恐冲撞了太后……”

    “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能如何冲撞我?本宫爱他机灵逗趣,与他说说话有何不可?”

    武氏颇不以为然,甩了个眼神过去,张梁客就不敢说话了。张昌宗在肚里默默腹诽,这就是典型的“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的具现版。

    “婉儿,你去牵他过来。”

    武氏吩咐着,张昌宗笑道:“太后,小子能自己过去,我身手很好的!”

    武氏点头:“确实好,如此才要婉儿牵着。”

    上官婉儿低头抿唇一笑,张昌宗尬笑,知道武太后说的是他方才翻越门槛的英姿,果断的不再多说,乖乖的让上官婉儿牵过去。

    张昌宗被牵到武太后近前。离得近了,对她的相貌看得也更分明,远看觉得保养的还好,近看脸上却有些细纹,脸颊的肉也有些松弛下垂,毕竟年纪确实大了,再如何权倾天下也抗拒不了地心引力。只是,或因长居高位的缘故,给人威严甚重的感觉,本就艳丽大气的容貌,加上气质的加成,更加的慑人。

    这么好看又气质好的奶奶,如果不想着睡他,张昌宗还是愿意好好相处的。目前他就是个小屁孩儿的情况下,贞操还是安全的。张昌宗很乐意的微笑卖萌。

    武氏神情还算和蔼的看着他,面上笑着笑模样儿,朝他招手,让他再近前些。张昌宗自然是不怕的,叫过去就过去,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这傻大胆的样子,看得张梁客情不自禁地捂住胸口——

    傻小子,怎么不知道尊卑呢?喊过去就……还真只能过去,不过,不知道推拒一下吗!

    张昌宗自然不知道他四叔此起彼伏的心情,走过去,在距离武氏三四步的距离站定,腰杆挺得笔直,像棵小松树似的站着,一双圆眼睛瞪得溜圆的看着武氏,等着武氏的下文。

    武氏唇角弯了弯,笑问:“张卿说你初入学便说出‘张氏如蚁,当团结求存’之语,可是真的?”

    四叔居然连这个都卖了!四叔你真是靠不住!

    张昌宗在心里默默翻白眼鄙视他四叔,口上倒是承认道:“说过的。明明我家的孩子与叔叔们家里的孩子都是张家人,大家都是在大人手下讨生活的,还整天自己斗气,太不省心,没办法,教育教育他们。”

    这故作老成的语气,让李旦又笑出来,武氏眼皮都没撩一下,脸上的笑纹连深浅都没变过,继续问道:“哦,这是如何想出来的?”

    张昌宗直截了当的道:“看小蚂蚁搬食物回窝看出来的!小蚂蚁那么小,但数量多,需要的食物多,团结方能搬运足够的食物回窝,才能生存。”

    张昌宗敢笃定,他四叔不至于傻到连他说的那句“长安城内权贵如云”的话也倒给武太后听,便干脆尽力用浅显些的话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淡化一下,免得武后怀疑他有什么了不得野心。

    武氏点点头,又道:“可是,即便是团结如蚂蚁,也有护不住自己的窝和食物,无法生存之时,又当如何?”

    这问题问得张梁客心都提起来了,就怕侄儿信口开河,说得不对太后的心意。张昌宗却没想那么多,径直道:

    “阿娘说了,这世间人如此之多,人与人皆是不同的,有大小,有强弱,有善恶之分,有人与人为善,行善积德;有人恃强凌弱,欺负弱小。遇到善人自当心怀感谢,遇到恶人也不须怕他,不怕弱一时,就怕弱一世,只要心气、志气不失,自强不息,总有翻身之日。就像我们家的孩子出去打架,打输了一次不要紧,下次再打回来便是,如今,不止我们坊,就连隔壁两个坊的孩子也知道我们家的孩子不好欺负,出去再无人敢欺负我们!”

    说到最后这句,又得意起来。这种孩子般的天真烂漫逗得武氏开了怀,赞许道:“甚是,不怕弱一时,就怕弱一世。心气不失,志气不失便成。”

    张昌宗笑眯眯地道:“太后说的是!”

    武太后打量他两眼,顺口赞了一句:“你倒是知道孝顺,知道听话。”

    张昌宗洋洋自得的道:“那是,家母总是这般夸我的!”

    这臭不要脸的样子,逗得殿中之人,多面带笑意,这张六郎原来是这般性子与机智,难怪能写出那么俏皮可爱的小诗来!

    上官婉儿看太后心情不错的样子,笑着逗张昌宗一句:“你小小的孩童,不过四岁,就知道何为大小、强弱吗?”

    张昌宗道:“我又不是傻瓜,当然知道了!美女姐姐你是大人,我是小孩儿,你强我弱!”

    上官婉儿逗他:“哦,那若我欺负你,当如何?”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当然是找太后告状咯!”

    武太后凑趣道:“若我不为你主持公道呢?”

    张昌宗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傻眼道:“真……真的吗?”

    武太后故作严肃的点头。张昌宗抬头拍额头,认栽道:“那只能忍一时之气,等我长大再说了。”

    武太后不禁大笑,上官婉儿打趣道:“所谓知人者智,知己者明。又谓强行者有志,我看六郎今日已得矣!”

    张昌宗自然听懂了,笑嘻嘻地拱手:“多谢美女姐姐夸奖,过奖过奖,小子还需要继续努力学习,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众人听得莞尔。

    站在左边一个穿着紫色官袍的中年大臣或是见太后兴致高,不禁也插了一句:“张家子果然聪明。那你看今日这殿上,何人为大?何人为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