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人穷志短
    “阿娘,我们去西市赁间铺子吧!”

    张昌宗刚一开口,立即就被韦氏一巴掌劈在肩膀上,想打头来着,半路拐了道。韦氏嗔怪道:“胡说什么!你是堂堂的读书之人,未来有大前程的,怎么能涉及商事!那等贱业,岂是你可沾惹的?”

    拍得不算特别用力,不过,还是有点力度的,加上脸上的神色表情,显然,韦氏极不赞同。或许是看今天他刚得了赏赐的缘故,韦氏耐下性子向他解释:“你读书如此之好,为娘听宫里的人说了,太后和朝廷里的官人们都夸你,我儿既然有此天份,何不安心读书?怎会起意沾染商事?那不是读书人该想的事务!”

    最后一句说得断然,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事涉儿子的前途,即便是神仙的名头也不好使。

    张昌宗有些蛋疼,这亲娘太精明了也是一种麻烦。不过,他知道不是容易的事情,韦氏也不是容易说动的人,再接再励道:“阿娘,神仙爷爷授我的强身之技需要进食很多肉食以补充身体的消耗,捶打**,强大自身,但是,我们家的情况如此,若我开始习练,只怕开支不足。神仙爷爷见状,又授了我一些方子。为免引人耳目,这些方子都赚不了什么大钱,但是,支撑家庭开支想来是足够的。”

    韦氏没说话,不说可以,也不说不可,只是望了张昌宗片刻,然后捂着嘴巴呜呜哭起来,跌坐着,捂着嘴巴,哭得弯腰垂首。

    张昌宗被哭了个措手不及,韦氏一贯刚强。张昌宗还是小婴儿的时期,那时他爹刚死没多久,同一个里巷的有户人家当家的婆娘特别泼辣,欺韦氏没了丈夫,不知两人因为什么起了争执,说话的时候,嘴里便不干不净地,大哥老实,只知道气,不知道动手。

    是韦氏自己,回家拿了菜刀,带着大嫂、二嫂一起,直接杀上门去。还好大哥还没傻到底,与二哥一起拦住了那家的男人,韦氏带着儿媳把那户人家的婆娘打了个够呛。自此后,才没有人家敢在明面上说张家的是非。

    就是这样刚强的韦氏,辛苦操持家业,从未在家人面前喊过一句苦累,现在竟然被他几句话给说得嚎啕大哭。张昌宗搓着手,有些手足无措:“阿……阿娘,你……你怎么了?可是儿子说错话了?你……你别哭,好吧,铺面不赁了,我会用心读书的,再不想商事的事情,拳法也不练,可好?”

    “神仙授艺,怎可不练?不准!必须练!”

    韦氏立即气势十足的一声吼了回来,吼得张昌宗一阵耳鸣。韦氏掏出手绢,擤了一下鼻涕,脸上还带着泪痕,然气势却十足:“旁人想得技艺还不得其法,你既得了,怎可不珍惜?一切自有为娘,你只需负责用心读书便是。”

    张昌宗感激韦氏的用心,不过,还是一针见血的道:“阿娘的办法不是克扣其他人来补我的花销吧?如果是这样,那孩儿定然不会接受,宁愿不练。”

    韦氏一窒,显然她真是这个打算。也是,她再精明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妇人,见识有限,开源节流,没有办法开源,便只能节流。

    母子俩儿谁还不知道谁,张昌宗能猜到韦氏的打算,韦氏自然能也看出张昌宗的决心。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韦氏没办法,唤来来财,让他去把张鲁客请过来,然后抹抹脸,把几个儿子和儿媳叫在一起,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今日收到的赏赐,除了有宫中印记的,其余皆拿出来,上缴公中,二郎去置卖了,换此一批同样数量的次等品回来,所得银钱留作孩子们读书之用。”

    大嫂刘氏一听是留给孩子们读书用的,也不反对,立即就点头应喏。二嫂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张昌仪一个眼刀过去,只得不甘的闭嘴,不说赞同,也不说反对。

    此次的赏赐,也不知宫中谁人的手笔,除了指明给张昌宗的一块砚台和墨块打了宫中的印记,其余都没有,但皆是市面上极受追捧的东西,拿出去指定能卖个好价钱。

    张昌宗看看二嫂,有些尴尬,刚要开口,二哥已然抢着道:“阿娘的打算极好,儿子稍后便去打听行情,打听清楚了便去着手办理。”

    韦氏对次子的反应极为满意,便对二儿媳的异样不再说什么,转向四郎、五郎:“你二人呢?”

    四郎张同休道:“阿娘尽管做主便是,儿子没意见。”

    张易之眼珠一转,笑眯眯地挥手,道:“阿娘拿去卖吧,我跟六弟用便是。六弟那块宫墨极大,我们两人用也足够用许久。”

    难怪这么爽快,原来是这个打算。韦氏直接打断他的幻想:“想也别想,砚台可以在家里用,不许带出去,这宫墨六郎也不许用,留着,待重要场合再用。”

    张易之瞬间泄气。

    韦氏分派好,带着儿媳们去厨房做饭。张昌宗出声叫住张昌仪:“二哥!”

    张昌仪哪里还不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摆手道:“六弟莫要多说,阿娘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我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人人都有自己的打算,这家还要不要了?六弟今日也要记住了!”

    张昌宗还能说什么,只能郑重答应下来:“小弟记住了!”

    张昌仪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拍拍他头,然后便回房去了。

    刚把饭做好,还没上桌,来财便带着张鲁客夫妻来了,说是在路上遇到的,两人不止带了礼物,还带了些熟的肉食来加菜,张鲁客一进来便笑着扶起行礼的侄儿和侄孙们,笑道:“今日在衙门听到有人报与四郎,便想着过来贺上一贺,衙门的事务一完便赶来,正好遇上来财,叨扰阿嫂一顿。”

    韦氏笑吟吟的道:“二叔过来,哪里有叨扰之说,快快入座。四郎,给你二叔拿些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