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再见太平公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问题张昌宗自然想知道,只是一直想不明白,这会儿听见春晓说起,立即问道:“为什么?春晓姐姐可以告诉我吗?”

    春晓踌躇了一下,叹了口气,道:“事关府内我不好多说,唯一能告诉你的……此事因之大娘,去了府中六郎且好好与大娘玩耍,多哄她说说话最好。”

    说的云遮雾绕的!不过,目的倒是指明白了,就是让他去哄孩子的!

    张昌宗能理解春晓身为奴仆的身不由己,只是,这种说了等于没说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张昌宗很是哀怨的看春晓一眼,唯一的收获就是确定了一件事。

    太平公主之所以对他青眼有加,不是因为他聪明,也不是因为他是神童,原因只是为了女儿。看来太平公主是个疼爱儿女的好母亲。

    罢了,不过是哄孩子,那小县主那么可爱,看着也挺乖萌的,哄就哄吧,闲着也是闲着,权当报答春晓的救命之恩。

    一路跟春晓坐车去万年县——

    如今的太平公主与驸马薛绍琴瑟相和,夫妻感情甚笃,甚少居住在她的公主府里,更多的是在万年县所在的驸马府里。

    长安城东西以朱雀大街为中轴线,东边是万年县,西边便是长安县,张昌宗家在长安县。一大一小坐在马车里,春晓是伺候惯了孩子的,一路上,不时与张昌宗说几句话,又或是拿些玩具出来与他玩耍,如果是平常的小孩子,肯定不会觉得无聊。问题是张昌宗这丫的是个伪小孩儿,说话还能应付,玩具便完全没兴趣了,干脆便逗着春晓说话——

    “小姐姐,小姐姐,你多大了?”

    “女孩家的年龄,六郎一个小郎君问了作甚?”

    居然不说。顿了顿,张昌宗从善如流的换个方式:“小姐姐,小姐姐,我五哥说我是属狐狸的,所以我才生的这么聪明对吗?”

    春晓被逗得“噗嗤”一笑,摸摸张昌宗的头,笑道:“五郎想是逗你玩呢,十二生肖里可没有狐狸。”

    张昌宗故作惊讶:“竟是这样?没有狐狸吗?那十二生肖都有什么呀?”

    春晓没多想,以为是他年纪小不知道,还真把十二生肖数给他听。张昌宗听完惊奇的道:“竟然是这十二个!那小姐姐,我是哪个呢?”

    春晓心里默算片刻后答道:“六郎今年四岁,如此算来应该是属羊的。”

    “羊吗?也挺好,肉挺好吃的。那小姐姐呢?”

    一副我不嫌弃的口吻,逗得春晓又笑了,开心之下也没多想,顺口就答道:“同六郎一般,也是属羊。”

    恰好大一轮,那春晓小姐姐今年便是十六岁了!

    张昌宗了然,继续再接再励,骗小姐姐说话,除了三围这个问题只能自己目测不能问,问了会被当做登徒子打之外,把她个人信息套了个干净。知道她是公主府中的家生子,如同他一般,爹已经死了,家中还有个哥哥和老娘,同样在公主府当差。

    等到了驸马府的时候,春晓先下去,欲抱张昌宗下车,张昌宗摆摆手,自己跳下去,笑嘻嘻地朝她笑道:“小姐姐,等你生辰我送你件礼物!”

    “哎呀!你这小坏蛋!”

    春晓这才反应过来,方才不防竟被他把一切都套去了,心头懊恼之余也不禁庆幸,幸好是被六郎这么套话,套问的也只是她的信息,若是被人套问府中的事情,可就干系大了,以后当更加警醒才是。不过,六郎这个小机灵,当真让人防不胜防,春晓有些羞恼。

    “殿下,六郎来了!”

    一路引着张昌宗进去,直接到了后院的正房,驸马还没散职回来,太平公主带着儿女在屋里玩耍,地上铺了块精致华丽的地毯,地毯上放着小孩儿常玩的玩具,小县主便坐在地毯上玩耍着,在一旁的小几旁,还坐着一个与张昌宗年纪差不多的小男孩儿,正执笔练字。

    闻言,太平公主母子仨儿一起抬头,张昌宗正要行礼,小县主已经“咚咚咚”跑过去,一把抱住他:“小哥哥!”

    太平公主与嬷嬷对视一眼,对此没说什么,小男孩儿却不干了:“阿妹,我才是你的哥哥,他不是!你怎么不叫我反而叫他?”

    小县主才不理,就那么抱着张昌宗不放。

    个人魅力太大,张昌宗也很无奈,安慰小男孩儿道:“淡定,我们家附近的小娘子们都喜欢跟我玩,习惯就好。”

    没什么诚意的安慰完人,才朝太平公主行礼:“小子张昌宗拜见公主殿下,月余不见,殿下可还安好?”

    太平公主的肚子又大了一圈,孕相已经很明显了,闻言眉头一挑,淡然道:“本宫与名帖于你,让你多来府中走走,六郎竟把本宫的话当做耳旁风,如此不把本宫放在眼里,自然是不好的!”

    卧槽!也好意思跟小孩子计较!明明上次来还感觉有些娇憨可爱的……难道是怀孕荷尔蒙作祟,所以人变得刁钻难缠了?

    张昌宗很怀疑的看看太平公主的粗壮的腰身,不过,这是驸马薛绍的锅,与他无碍。张昌宗很干净利索的耍赖:“回殿下,作为小孩子是不能自己出门的,特别是小子这种有走失前科的人,想出门没大人陪着更是不成,殿下要多多理解小子。”

    一句话,人家是个小孩子,推了个一干二净!

    太平公主被他一噎,手掌“啪”一身拍在案几上:“好个你张昌宗,果然词锋犀利,难怪能在朝参上对答如流,本宫倒是小觊你了!”

    张昌宗笑嘻嘻的拱手:“殿下过奖,不过是生来较常人聪明些,好看些,旁地也没什么特长。”

    “呸,好厚的脸皮!”

    太平公主立即嘲讽了一句。张昌宗还不服气:“难道我不聪明,我不好看?殿下,做人说话是要讲良心的!”

    太平公主又被噎了一句,当即蛮横道:“我便是不讲良心,又待如何?难道你还敢指着本宫骂不成?”

    张昌宗看看太平公主那张因为怀孕有些发福的脸,欲言又止,一张脸皱得跟包子褶儿似的。

    太平公主不禁有些得意,高兴地道:“看你还如何说!哼哼,武三思说不过你,本宫却不怕,好叫你知道,胆敢不听本宫的话是何等下场!”

    原来是在报复他没听她的话多来府上拜访,心里有气的缘故!张昌宗恍然大悟,跟个小孩子计较,公主殿下你也好意思!不过——

    张昌宗意有所指的看看一旁目瞪口呆望着他与太平公主你来我往的小男孩儿,请问道:“敢问这位小郎君是?”

    太平公主眉头一扬:“此乃本宫长子崇胤。”

    张昌宗点点头,把抱着他的小县主扒拉开,牵着她小手,与薛崇胤面对面站一起,语重心长:“公主已然为人母,儿女当前,当为表率,讲道理是个很好地品质!”

    太平公主:“……”

    这个小孩子好生令人讨厌!好想打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