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暗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昌宗一骨碌从榻上坐起来,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不是冷的,是吓的。说起学姐,是他单方面的叫法,学姐自己从来没这么说过,一直自称的都是导员。他们学校有在读研究生担任本科生班辅导员的传统,然后,他对他们班时任的辅导员女士一见钟情。

    只是,悲剧的是辅导员女士并没有喜欢上他,惨剧的是辅导员是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儿,当年的他不知天高地厚,中二、清高,自以为世界都会围着他转,结果被花样教育了一轮,洗心革面,从新做人。

    讲真,提起学姐,他还不自禁的有些心虚,倒不是还对学姐留有期待和幻想,或是还有感情,纯粹就是觉得当年做的太丢人,没脸见人。不过,心里对那位古灵精怪的学姐留有阴影倒是真的,妈蛋,当年那种被教育的人生真的不想再重来了!

    是学姐吗?

    张昌宗不禁有些忐忑,所有瞌睡都被吓跑了!

    许是太平公主有吩咐,府里专门选了个婢女来照看他,看他睡下,还会不时过来看看他是否有踢被子这样的情况。

    张昌宗很想偷溜过去隔壁薛崇秀的房间问问,但是,有婢女在,只得按耐住性子,等待机会。

    这婢女想来并不是经常照看小孩子的人,往常应该睡得挺早的,哈欠连连的来过两次,看张昌宗一直规规矩矩地睡着,并没有踢被子之类的事情,便安心的在屏风外铺了自己的铺盖,钻入被窝睡觉了。

    张昌宗待她睡熟,把自己的铺盖理了理,弄成像是有人睡着的样子,偷偷地溜出房间,小心避让着守夜的婆子,悄悄地溜到窗户下,侧耳倾听里面的声响,只有一个人的呼吸,试着轻轻敲了敲窗户……呼吸声清浅了些,看来还没睡着。

    然后,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片刻,伪萝莉压着嗓子的声音低低响起,语气透着无奈:“你觉得一个两岁的孩子能推开窗户吗?”

    对哦!忘记薛崇秀才两岁!

    张昌宗无奈的拍拍额头,低声道:“你掀开一条缝儿,我自己就能推开。”

    “等着。”

    等了片刻,窗户终于开了一条缝儿,张昌宗四肢并用的撑开一些,用身子挤开窗户,手脚利落的翻了进去。

    贼眼先扫视一圈,并没有惊动到春晓,为自己功夫不减当年,身手依旧利落得意了两秒,看伪萝莉也不搭理他而是自己先钻进被窝了,微微一愣,轻手轻脚的过去,低声问道:“说吧,你到底是谁?”

    薛崇秀答非所问:“你的床铺可做过伪装?”

    “我是那么笨的人吗?自然是做过的。赶紧,别回避话题!”

    张昌宗催促着,就想知道她是不是学姐。薛崇秀抬眼看他,黑夜里看不清楚,只能依稀看见个轮廓,但即便看不清楚也你能察觉到他的焦虑,心中一软,叹了口气后,道:“春晓会不时进来查看我睡得是否安好,你过来,藏到被窝里,我们慢慢说来。”

    “你说什么?!”

    张昌宗难掩惊讶,薛崇秀声音带着羞恼:“你胡想什么!你才四岁,我才两岁,能如何?笨蛋!快点,莫要暴露了!”

    “对对!”

    张昌宗连忙过去一骨碌钻进她的被窝……唔,确实是小孩子,被窝里的气味儿还带着一股奶香。想到自己挂心的问题,张昌宗也顾不得其他,直接道:“你说认识我是不是诓我的?”

    薛崇秀躺下,翻身与他面对面,此时距离近了,倒也能大致看出他脸上的轮廓,倒也不再克制自己的眼神和情绪,放肆的看着他,语气却收敛:“你猜?”

    又是这两个字!

    张昌宗简直要抓狂了,想也不想的立即伸手捏住她脖子,狠声道:“你说是不说!如果你认识我应该知道我以前的身份,以现在的刑侦手段,杀了你我也有办法叫人不怀疑到我!”

    薛崇秀没动,脸上的表情张昌宗看不真切,也不知是否吓住她,但感觉手下的又软又嫩的脖颈并没有一丝动作,就那么软软的任他掐着:“我自然知道你是特种兵出身,杀我这般毫无反抗能力的人自然不难。”

    语调听着镇定,但是,似乎有些伤心的意思。张昌宗缓缓松开手,懊恼:“看来我猜错了,你不是我的学姐,她只知道我去当兵了,不知道我当的是什么兵!你能知道这件事,看来确实是认识我的,好吧,你说吧,你究竟是谁?之前是男的还是女的?”

    不怪他脑洞大,实在是把所有认识的女性朋友扒拉三遍都没一个能跟薛崇秀对的上号。反正大家都是魂穿的,前世是谁、是男是女在今世的皮囊面前都不是事儿。不过,想到自己居然跟一个男的面对面躺着,张昌宗就浑身不对劲,感觉有些恶心,有些想吐,他果然很笔直。

    “想什么呢?你才是人妖!”

    薛崇秀嗔怪了一句。然而,即便是嗔怪的话语,说出来给人的感觉也是斯文有礼,丝毫没有泼辣的样子。

    张昌宗放心了,不是男的就好。不过,这种范儿……好陌生!

    “你就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没有!我认识的女性朋友少得可怜,性子、作风都跟你截然不同!那句小品的台词怎么说来着……对,女神和女汉子!你就是女神范儿,她们就是女汉子,跟我是哥们儿,除了上厕所的时候去的房间不同才会让我想起我认识的是个女的外,其他时间那是一点性别意识都没有。你是她们中的谁吗?”

    张昌宗有些不敢想象,如果真是她们中的谁……卧槽,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

    薛崇秀没说话,只是定定地望着他,虽然看不真切,可是,能感觉到她似乎有些失望:“你把我忘了!”

    张昌宗一骨碌翻起来,惊讶道:“你真是我认识的人?不可能啊!你这么女神范儿,如果我真认识,应该有印象才对,但是我完全不记得我认识您这样的人啊!”

    如果真互相熟悉到穿了都能依据一些小习惯把人认出来的程度,他也不会直到重生了也还是保持光棍的姿势——

    被一个女人这么惦记,甭管是谁,只要不是长得睁眼能吓晕人的,当然都要先谈谈。成不成那是另外的事儿。

    薛崇秀叹了口气,低声道:“借问酒家何处有,你还没有女朋友;牧童遥指杏花村,好大一只单身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