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来日方长
    两人说话说了大半夜,可怜的张昌宗刚给人做完人生导师就被学生嫌弃赶回隔壁,只得苦逼的再次爬窗户蹑手蹑脚的回来,屏风外,领了命令来照看孩子的婢女睡得香甜,完全没有发现张昌宗的离开。

    吐槽了婢女一句,张昌宗便钻回自己被窝,大概是瞌睡过了,躺下了一会儿都还没睡着,这睡不着便不免琢磨琢磨。

    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会是曾经的女客户啊!女客户从来不在他朋友范围之列,工作完了就抛开,要不是她是最后一位,印象比较深刻,换了别人隔这么几年肯定早就忘了。

    不过,认识总比陌生人好,有个基本的认识,培养起交情来就比较容易些。传闻中和后来的接触中,这位女士原先的人品还是比较靠谱的。看薛崇秀今晚的态度,显然对他也有亲近之心,既然互相都有意思,那以后结个攻守相助的同盟还是可以的。

    至于以后就生死与共,肝胆相照……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别那么天真?能不能真的合得来,以后又是怎么个相处法儿,都需要时间去磨合验证,先当个老乡处着呗,如果合得来,不需要多说,感情自然会增进,如果合不来,守望相助就好。

    总的来说,今晚的交谈还是愉快的,大家彼此都释放和交换了善意,或许有时间的关系,或许也有彼此身份的关系,或许还有别的因素,没说太多交浅言深的话,但也是一个好的开端不是吗?只要双方都有心,交情建立起来就容易些。

    张昌宗把双手枕到脑后,满脸的笑,虽然薛崇秀的身份有些让人意外,但后续发展还是挺让他满意的。

    也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到平时习惯的起床时间,张昌宗还有些困,不过,还是以大毅力从被窝里钻出来,准备起床锻炼。

    身在公主府不太方便,张昌宗便在自己屋里扎马步,一边扎马步一边背书,等他锻炼结束喊婢女姐姐端水来洗漱,薛崇胤兴冲冲跑来:“六郎可起了?”

    小孩子嘛,有新鲜的玩伴就比较稀奇,薛崇胤估计刚睡醒起床就跑过来了。没见薛崇秀的身影,估计还在睡呢。张昌宗出去,与薛崇胤一起吃早饭,等他俩儿早饭吃完,一块儿练了一个时辰的字,薛崇秀才被春晓抱着,与太平公主一起姗姗来迟。

    进来目光先寻张昌宗,见他纸笔与薛崇胤面对面坐着练字,立即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挣扎着下地跑过来:“小哥哥!”

    “妹妹醒了?怎地起得这么迟?”

    张昌宗笑嘻嘻地明知故问。薛崇秀给他一个白眼,伸手去拉他:“小哥哥陪我玩!”

    薛崇胤不乐意了:“妹妹,六郎要同我玩,我们都是小郎君,你是小娘子,小郎君同小郎君玩,小娘子同小娘子玩,知道吗?”

    张昌宗还想看兄妹阋墙的笑话,结果也不知是否薛崇秀洞悉了他险恶的用心,立即从善如流的道:“春晓,给小哥哥换女装!这样,小哥哥便能同我玩了!”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张昌宗和薛崇胤瞬间傻眼,一旁看戏的太平公主一听,顿觉是个好主意,还唯恐天下不乱的故意打量张昌宗两眼,脸带期待的道:“六郎这般美貌,穿上女装做小娘子打扮不知该如何的好看……本宫也想看看,来人,备女装来!”

    看别人笑话张昌宗还是乐意的,自己的笑话就算了,赶紧火急火燎的道:“等一等!不用拿了,大家都是小孩子,书上说了男女七岁才不同席,我才四岁,县主妹妹也才两岁,还早呢,一起玩就好!”

    太平公主道:“然而,本宫却想看看六郎做女娘打扮的样子,秀儿,春晓,二人也想看否?”

    春晓笑着点头,脸上兴致勃勃。薛崇秀那个家伙,完全不顾老乡和战友情谊,居然也跟着点头。

    张昌宗一脸的生无可恋——

    友尽jpg

    这时候,公主府下人的效率就让人讨厌了,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会儿的功夫居然还真弄来一套女装。春晓奉命来哄张昌宗:“六郎,你看这宫裙如何?粉色的何等好看,若是六郎穿上,定然更加好看,我们试试可好?”

    张昌宗一脸“你哄孩子玩”的表情,坚贞不屈:“不穿!我是男子,穿女装干啥!再说,我已经很好看了,不需要再用女装来点缀了。小姐姐,天生的好看的人,就是披块抹布也好看。”

    论颜值你们都是战五渣jpg

    那嘚瑟的表情,高昂的头颅……真是好生伤眼,太平公主“啪”的一拍桌子:“必须穿!”

    张昌宗才不怕她:“古有逼良为娼,指鹿为马,难道殿下今日要逼男为女?这种丧尽天朗,惨绝人寰的事情,殿下做了良心不会痛吗?”

    太平公主笑点估计不高,笑得抱着肚子直不起腰来,指着张昌宗的手指都是抖的,笑哈哈的道:“不会!此事上本宫不需要良心!大不了本宫陪你穿男装!”

    张昌宗:“呵呵哒!”

    太平公主:“……”

    好想抽他!好想抽他!好想抽他!

    正闹得不可开交之时,就听一道清朗的男中音响起:“怎么如此热闹?公主何事欢喜?笑成这样不如与我分享分享。”

    随着声音,脚步声咚咚,张昌宗抬头,就见一个风神玉秀的俊朗男子走了进来,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锦袍,那俊美的眉目五官跟薛崇秀依稀有些像。他一进来,薛崇秀便低下下头,靠在太平公主怀里。

    男子穿着一身红色的圆领袍,肤白貌美,这般艳丽的颜色穿在身上也没有一分娘气的样子,反而更显俊美耀眼。

    春晓等仆役立即行礼:“奴婢拜见驸马。”

    原来这人就是太平公主的驸马薛绍。薛绍摆摆手,示意仆役们免礼,清亮的眼睛望向妻儿,眼神既有情意又有慈爱。

    太平公主朝他伸出手,笑道:“三郎快来,我们正哄六郎穿宫裙与我们看。”

    薛绍摸摸薛崇胤的头,拉着他的手坐到太平公主旁边,眼睛看了女儿一会儿,看她一直不抬头,眼里掠过一丝失望,不过,脸上还是带了笑容抬头看张昌宗:“这便是张家六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