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笨拙的勉励
    我感觉武三思更可怜!

    张昌宗心里其实想这么说,不过想起武三思朝参时居然无下限的利用他一个小孩子挑拨二圣,果断又对武三思同情不起来了。反正做反派就要做好背各种锅的准备,这年头不背上几口不属于自己的黑锅那都不好意思自称反派。

    再不过,薛崇秀居然还坑了武三思一把……昨晚上她都没说。对比自家被武三思坑,张昌宗的感想……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其实张昌宗最大的理想是世界和平。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说的,能说的只有:“可怜!驸马和县主妹妹都可怜!”

    还要说的果断干脆,顺便义愤填膺,同仇敌忾。

    薛绍瞬间笑开,俯下身,笑得流光溢彩,轻轻拍着张昌宗的头,笑道:“所以,六郎要多来啊!”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以前张昌宗觉得那是女生心里yy的完美男神人设,现实世界根本就没有,就跟男生心里也会yy一个完美女神人设一样。虽然性别不同,但人类心底的需求其实大抵都差不了太多。

    现在看到薛绍,突然就知道那样的男人是什么样子了。反正,他这辈子是没希望活成那样的,不过,也是因为懂了,也就明白薛崇秀的纠结了。

    张昌宗心里叹了口气,重重点头。作为一起“流落”到大唐的老乡,他跟薛崇秀确实需要多联系以加深交情,但是,他俩儿一个四岁,一个两岁,身份年龄限制,能一起交流的时候不多,现在有了这么个现成的借口,多好!

    这么想着,确实需要诚心诚意的谢谢薛绍,于是,张昌宗还真认真的答应并道谢了。薛绍微微一笑,觉得这孩子虽然调皮活泼些,但品性还是好的,待他的态度不禁更好了几分:“应当是叔叔谢你才是,若你真有心,多来几次便好。”

    居然自己给自己涨了辈分!

    看看薛绍年轻英俊的面孔,想想他大哥的脸……感觉张昌期应该不希望多一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叔叔,并且,这个叔叔还不是亲的。

    张昌宗扯扯嘴角,在心里对大哥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很没节操的转脸就顺杆儿爬改口喊薛绍叔叔。

    玩笑归玩笑,张昌宗跟着玩了一儿,便把薛绍让还给眼巴巴望着他俩儿的薛崇胤,让人家父子俩儿自个儿玩去,他跑到薛崇秀身边,陪她一块儿坐着——

    “六郎哥哥,给!”

    刚坐下薛崇秀便给他一张帕子擦脸上的汗水。张昌宗没多想,接过擦了一把,看她带笑的眼眸,忍不住劝了一句:“驸马挺好的。”

    薛崇秀本来还在笑的面容,神色突然顿了一下,幽幽一叹,没说话,只是把眼神投到太平公主处。太平公主此时的注意力全在场中的薛绍父子身上,满脸满眼都是笑,神情透着幸福的神采,眼眸里带着情意。

    这样的太平公主,这样的薛绍,两人这样的夫妻关系,到底是为什么太平公主会有二婚呢?难道是薛绍早逝?或是别的?书到用时方恨少!

    突然就懂了薛崇秀面对此生父母时为何会那样的消极了。若是对未来一无所知,那并不算恐怖,怕就怕一知半解……如何克服心里的恐惧和猜疑才是最大的痛苦和压力,有时真的能把人逼疯。

    张昌宗看看太平公主与春晓,两人的注意力大多在场中的薛绍父子身上,压低声音道:“秀儿妹妹,我会努力好好读书习武,以应对未来,你呢?你想怎么做?”

    薛崇秀被问得愣住,摇了摇头,有些茫然:“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张昌宗满脸殷切的望着她说道:“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不如试着做更好的自己!时刻准备着,有备无患总好过措手不及,对不对?”

    张昌宗一直都不是被动的人,知晓他便是张昌宗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积极地应对的同时,顺势利导,总不至于自己为难死自己。

    薛崇秀望着他,有些忧郁的眼睛里涌起感动之色,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昌宗猜不到,便干脆自顾自的说道:“虽说人力有时穷,有些事情或许是大势所趋,或许真的有天意,我们也没有办法可想,可若是因为这个就消极对待,因噎废食……我觉得还是不可取。有个好爸爸、好妈妈多好,父母双全,荣华富贵,起点这么好,何不趁此机会更加充实自己?你这样自怨自艾不过是浪费光阴,若有朝一日真有什么变故,总不至手忙脚乱才是,对吧?”

    薛崇秀还是看着他,没说话,一双眼里似乎带着湿意。张昌宗挠挠头,自我反省道:“有些事情我本身没体会,可能劝你的话说的在你看来也不够走心,可是……”

    张昌宗顿了一下,认真的道:“我不太喜欢看你这么忧郁消极的样子,事情发展究竟如何,我们也不过是一知半解,你一直那么消极,事情也会那么发展,还不如振作一下,反正最坏也不过是那样儿,你真做了说不定会对事情发展有好的影响呢?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薛崇秀眼眶里的湿意渐渐化作泪水,慢慢的积满眼眶。张昌宗看得一叹,伸手摸摸她头,满脸怀念的道:“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日你在舞台上酣畅淋漓的奏完一曲后的笑容,那么美,那么的充满活力,那么的动人,多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看到。所以,妹妹,我们一起努力可好?”

    张昌宗期待的望着薛崇秀,薛崇秀揉揉眼睛,把眼里的泪水擦掉,凝视张昌宗一阵,方才开口:“我会试试。不过,你真的很不会劝人呢,一点都不走心!”

    张昌宗黑线,吐槽道:“我这么努力的劝你,你不感动就算了居然还嫌弃……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薛崇秀一本正经的答道:“当然不会!我们仙女没有良心。”

    张昌宗:……

    我走过最深的套路便是你的路jpg

    虽说劝说的十分笨拙,也被薛崇秀嫌弃不够走心,但薛崇秀似乎真的听进去了,与父母、兄长的关系慢慢地在改善,人也慢慢地变开朗了许多,把好爸爸薛绍高兴地,给张昌宗家送了好大的一车礼物,外带还送了张昌宗一匹小马和一套小孩子用的弓箭。

    怕家贫的张母韦氏为难,送来的时候,送礼的人还特意强调了是给张昌宗的谢仪,乃是张昌宗该得的,无需回礼。

    惊得韦氏一愣一愣地同时,私下里不禁偷偷嘀咕,有个聪明的儿子也挺好的,只是收因他而得的各种赏赐和谢仪,便让家里小富了一把。韦氏悄悄掰手指算了算,家里最会挣钱的居然不是成年的几个儿子,而是最小的六郎,韦氏的心情颇有些复杂。

    不过,或许是因为拿人手软,往后公主府过来接张昌宗过府玩耍的时候,韦氏竟然不再阻拦不说,还每次都很积极的把儿子打包好交给人带走!

    张昌宗:亲生的!亲生的!一定是亲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