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太平进宫
    张昌宗如今成了太平公主府里的常客,十个休沐日里,有五六次会被接过来聚聚,薛崇秀渐渐变得开朗的样子就是太平公主两口子积极的催化剂。

    便是在深宫里的武太后也听到消息,把太平公主召进宫问话。太平公主自忖片刻,带上薛崇秀便进宫去。

    去到宫里,也不经人通传便进去,坐榻上武氏正俯首看书,旁边跪坐着的上官婉儿立即起身行礼:“婉儿见过公主殿下。”

    太平公主摆摆手:“上官才人不用多礼,我是来见母亲的。”

    武氏见太平公主闯进来也不恼,只是微微责备了一句:“怎地这么没规矩?我这里无人还好,若是在接见外臣,你这么闯进来成何体统!”

    太平公主吐吐舌头,牵着薛崇秀过去,笑道:“是女儿错了,这不是数年未见母亲,心里想得慌吗?还请母亲原谅女儿思母心切,下回不敢了!”

    武氏奇道:“前几日才召你进宫说过话,怎么就数年不见了?”

    太平公主笑道:“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数日积累下来岂不就是好几年吗?”

    说着,自己觉得有趣还笑了出来。武氏被她逗得开怀,笑骂道:“这是什么话?诗是这般解的吗?”

    太平公主笑道:“跟张六郎学的,那小子说话十分有趣呢。”

    武氏心头一动,笑问:“张六郎……可是张梁客的侄儿,那个叫昌宗的?那确实是个机灵的小子。”

    “便是他。”

    太平公主兴致勃勃的道:“三月三时他与家人走散,被我府上的婢女春晓捡回府,我听说他便是写咏雪诗的那个小子,便起意见见,也不知哪里投了孩子们的缘,秀儿的病情竟因与他常来往渐渐有了起色,如今在家中已能与绍郎好好说话,较之以往,大为改观。”

    “是吗?难道那小子还是个小福星不成?”

    武氏顿感惊奇。当日在宫中,武三思行事莽撞吓到薛崇秀,孩子回去当晚就发起高烧,她连夜派了御医去诊治也无用,近乎药石无效,后来更变得呆呆傻傻的,连话也不会说了。

    这孩子虽是个小娘,但自幼便与旁的孩子不同,聪慧异常,加之又是爱女太平的长女,武氏心中对她还是有几分喜爱的。因受到惊吓而变呆傻的时候,她还暗地里道了一声可惜,如今竟然渐渐好转了,倒也是一桩好消息。

    武氏心里这么想着,特意放柔面上的表情,朝薛崇秀招招手:“秀儿可还认得我?”

    被太平公主牵着的薛崇秀行了一礼,道:“秀儿拜见外祖母,许久不见外祖母可好安好?秀儿不孝,竟隔了这许多日才来请安,请外祖母责罚。”

    武氏脸上难得的露出欢喜之色,笑道:“竟是大好了!?好,好,秀儿莫要自责,外祖母知道你生病了,所以才没来请安,外祖母不会责怪你,只会心疼你,来,过来让我抱抱。”

    说着,朝薛崇秀招手,薛崇秀自然没有不同意的,步伐稳稳的走过去,直接投入武太后怀里,相比起其他皇孙对武氏的惧怕,芯子是成人的薛崇秀历来都是落落大方,安然自处。

    这等行事反倒得了武氏青眼,也或许是因为太平公主被爱屋及乌,武氏一直对她极为疼爱,只是,这个疼爱还是比不上武氏宗族的利益,她被武三思吓坏了,武氏也不过是嘴上斥责两句,实际一点责罚没有。

    薛崇秀很清醒,她曾与张昌宗说过此事,张昌宗还劝她,让她多卖卖萌,争取萌允未来的女皇帝、她的好外祖母,给她爹娘多争取好印象。只是,连亲儿子、亲孙子都能下狠手连杀十数人的武氏是那般容易讨好的?

    薛崇秀觉得不可能,也不想落下刻意讨好的印象给她爹娘丢份,便干脆的依着本心行事。武氏自然不知道怀里这小姑娘心里转过那么多复杂的心思,只是笑问道:“你娘说你的病是因为张六郎好的?”

    许是有人在她面前说了什么?!

    薛崇秀心下暗自猜度,嘴上天真的答道:“六郎哥哥好看,秀儿见了他便安心,六郎哥哥一来,吓人的大魔王便跑了,秀儿就不怕了!”

    即便是再聪明的小孩子,想让她说明白估计是不成的。这般孩子化的回答,自然也就说得通了。武氏大笑:“我的秀儿这般小便知道哪家小郎君好看了?不过,谁是大魔王?什么是大魔王?”

    薛崇秀本来有些羞涩的萌萝莉脸立即浮现恐惧之色,道:“有个可怕的大魔王一直叫着要杀了秀儿的耶娘,还要害秀儿,说秀儿的阿娘妨碍他,大魔王说他要做国主,要杀光我们全家!秀儿好害怕,外祖母,救救秀儿全家吧!”

    小脸儿都吓白了!

    太平公主怕她又发病,连连宽慰道:“秀儿莫怕,有外祖母和阿娘在,无人敢害你!”

    薛崇秀点点头,抬头迷茫的问武氏:“外祖母,什么是国主?大魔王为什么要做国主?”

    太平公主吓了一跳,瞬间没了声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上官婉儿觊眼看太平公主一眼,低着头神色莫名。

    武氏脸上阴晴不定,凝目看薛崇秀,见她满脸苍白,神色迷茫,也不知出于何等心思,竟缓声道:“国主便是皇帝,一国之君,万民主宰。”

    薛崇秀恍然:“啊,原来如此。可那不是外祖母您吗?啊!大魔王是坏人,外祖母快杀了他!”

    “秀儿闭嘴,不许胡说!”

    太平公主斥责了一句,薛崇秀立即眼中含泪的低头,不敢说话了。武氏神色深沉,拍拍她,对太平公主道:“秀儿懂什么!你这般大时,为娘和你父皇可舍不得这般大声对你说话,罢了,不过是些童言稚语,不当真的。

    太平公主道:“女儿何尝舍得斥责她,不过是怕她的孩子话传到宫外去,让武家表哥听到招惹是非,武家表哥女儿是招惹不起的。”

    上官婉儿低着的头一动,强忍着没抬头看太后的脸色,只听太后嗔道:“胡说,这家里何人还能越过你去?若论宠爱,何人能更胜于你?拈酸吃醋吃到为娘这里来,亏不亏心?”

    太平公主一笑,伸手抱住母亲的胳膊,摇了摇:“谁让武三思吓到我的秀儿,女儿不过是趁机黑他一把,阿娘既然心里有数,何必又拆穿女儿呢!”

    “黑?”

    武氏疑惑的反问道。太平公主笑道:“跟小六郎学的,那小子说话可有趣了嘴巴又厉害,女儿总说不过他,逗他两句还被污做黑他,说是女儿不爱护幼小,有意黑他名声。女儿听着有趣便学了过来。”

    这是太平公主第二次提张昌宗了。武氏心头一动,状似无意的问道:“那小子确实机灵,长得也好,便这般投你的缘?”

    太平公主不以为意,坦然笑道:“长得好,又有趣,还不足够吗?”

    武氏恍然,笑着点点她:“你呀,都已为人母还这般顽皮,别人家好好地小郎,莫要被你逗坏了!我看那小子读书上尚算有天分,你可别耽误了他。”

    太平公主笑道:“阿娘多虑了,那小子心性极佳,即便是休沐日被接到我府里与大郎他们玩耍,每日也能坚持早起背书一百二十遍,每日玩耍之余还能带着大郎一起练字一个时辰,这等坚毅之人,我看就是一般成年人也比之不上。”

    武氏顿感惊奇:“竟是这般有恒心?我记得他才四岁吧?”

    最后这句确实问上官婉儿。上官婉儿也是满脸惊奇之色,答道:“回太后,张六郎确实才四岁。区区年岁竟然有此心性,殊为难得。”

    武氏一时意动,道:“传他进宫来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