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拜师被拒
    上官婉儿如何?

    即便是历史不怎么精通的张昌宗,也是知道她的声名的。

    上官婉儿系出名门,家中累代仕宦,祖父上官仪便是乃是高宗朝的御用文人,专门负责起草诏书,文名之胜,才华之显,其“绮错婉媚”的诗风,被人称作上官体,可谓开一派之先河。当然,这些是李钦让给他科普的。张昌宗知道的是上官婉儿的事情。

    上官婉儿明达吏事,能诗善文,聪明异常,是著名的天才美少女,只是命苦,刚出生就因为上官仪的事情而被没入掖庭为奴。十四岁的时候被武氏召见,当场初提考校,上官婉儿才思敏捷,对答得当,武氏惜其文采当场赦免她,并封她为才人。

    之后一直跟在武氏身边,武氏称帝后,诏敕多出自她之手,被人称为内舍人。后来,似乎还有个“称量天下士”的名头。对,还有她的谥号,上官婉儿谥号惠文……能在谥号里加个文字,那可是多少文臣一辈子的追求目标啊。

    撇开上官婉儿混乱的男女关系不说,单论学识,张昌宗是佩服的。这样的人拿来给他做老师,来教张昌宗诗文……不是他自黑,显然就是杀猪用牛刀,大材小用啊!

    张昌宗快乐疯了,当下也不矫情了,直接就跑到上官婉儿面前,星星眼的望着人家看了一阵,一揖到底:“学生张昌宗见过先生,学生今后就是先生的人了,叫我打狗绝对不撵鸡,让往东绝对不朝西,坚定的以做天下最乖、最勤奋的学生为目标,一辈子不动摇!”

    上官婉儿似是没料到太后会把张昌宗指给她做学生,微微愣了一下,被张昌宗这么一拜后,眼中掠过一丝复杂之色,伸手摸摸他头,才转首向武氏道:“六郎良才美玉,资质难得,婉儿跟随太后这么多年,晓得太后您惜才,怕旁人教导六郎浪费了他的资质,故而才指了婉儿,这是太后看中婉儿,婉儿当感激才是。”

    说这么多,难道是没看上他?

    张昌宗不禁有些失落。他的出身,想拜时下的经学大家或是各地名士基本不可能,虽说魏晋以门第血统论人的风气已大为改观,但在五姓七家尤有厚望,他这样的孩子想有名师教导基本很难。上官婉儿若愿意教他,真的是再好没有的事情,只是,如今看来,她似乎并不乐意。

    张昌宗傻愣愣地望着上官婉儿,有些茫然,难道他是假的主角?先是被张鲁客抽了一巴掌,现在又被上官婉儿拒了,说好的主角命呢?不是说穿越的孩子都有名师高手哭着求着做徒弟的吗?怎么到他这里就变了?!

    以前张昌宗读书的目的还是为了保护自己,自从被二叔张鲁客教训了一顿后,倒是对读书爆发出了更大的热情,找到了读书的乐趣,发自内心的想好好读书,渴望有名师指点。上官婉儿的婉拒,说真的,挺让他失落的。失落的情绪太过浓重,他已经掩饰不了了。

    武氏脸上现出意外之色,显是没想到居然被上官婉儿推拒。看看失落明显可见的张昌宗,伸手拍拍他的头,问上官婉儿:“为何?莫不是婉儿看不上六郎?”

    看他瞬间跟谢了的花儿似的,一下子变焉儿了。上官婉儿眼中掠过一丝不忍,不过,能从掖庭那样的地方熬出来,她本就是心志坚毅之辈,继续道:“不过,太后,正因为六郎之资质难得,婉儿更不敢应下此事。婉儿身为罪奴,有幸得太后赦免从掖庭脱罪,得以侍奉太后,那是太后对婉儿的恩典,婉儿不才,常思报答。然人之精力终归有限,婉儿只想尽心侍奉太后您。婉儿常居宫中,少有外出之时,婉儿只想报答太后对婉儿的恩情,旁的……恐再无多余的心力。未免耽误六郎,这先生……终是应不得的,为六郎的将来计,请太后另指派饱学之士教导之。”

    武氏微微颔首,上官婉儿这答案取悦了她,爽快的道:“婉儿不用多虑,我既把六郎教给你,便是信任你的才学,六郎如今还小,你常居宫中不便外出,尽可以让他进宫来便是。”

    张昌宗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的赞同。那殷勤的样子也不知哪里碍了太平公主的眼睛,竟被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瞪得张昌宗一脸的莫名其妙——

    女人心,海底针,果是至理名言啊!

    上官婉儿凝视着他,自然把他神色尽收眼底,心下心意却更坚决,幽幽道:“太后您挑中婉儿教授六郎,乃是对六郎与婉儿的看中,是婉儿与六郎的福分。但太后若真看中六郎,还请太后另为六郎延请名师罢,太后宠婉儿,自然觉着婉儿好,然婉儿终究是个罪奴出身的女子,恐将来于六郎文明有碍,岂不是浪费了他的资质?如此良才美玉若因我蒙尘,那岂不是婉儿的罪过吗?请太后收成成命。”

    一番言语说得倒是恳切。

    武氏听得皱起眉头,太平公主大概是听不惯上官婉儿这等妄自菲薄之语,也或许是跟张昌宗斗嘴斗出了战友情谊,忍不住插嘴道:“上官才人这话我便不爱听了,女子怎么了?你身为女子,但你的才学这世间男子也少有人及!不愿教不答应便是,何故攀扯什么女子、出身之类的话语,惹我六郎难过。六郎乖,不难过,待过几日我亲自给你挑选名师。自古从无逼人收徒的,咱们也不开先例!”

    这一张嘴也不是饶人的!

    张昌宗感激的看太平公主一眼,为她这突然而来的亲近之意感到意外的同时,不禁有些感动——

    以后怼她的时候少毒舌些好了!

    太平公主这一番话说的上官婉儿苦笑连连,连道不敢。武氏道:“太平虽说的过于直白,然道理确是对的!女子怎么了?女子便该自认不如男子吗?婉儿的才学,本宫知,天下知,何苦妄自菲薄?做事若要顾忌这,顾忌那的,何以成事?六郎,你来说,你怕来日被人嘲笑师从婉儿,座师是女子之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