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千金公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笑归说笑,张昌宗得了能自由出入宫禁的令牌,到算是意外的、有些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蛋疼的收获。

    武氏一个寡妇,就算深宫寂寞,此时也没开始养男宠,还算有些节操。自有出入宫禁的令牌,如果张昌宗不是个小豆丁,定然是拿不到的。

    玩笑两句,张昌宗便小心的收好令牌,诚恳的表达了谢意,至于以后会不会频繁使用,他还没想好。

    “禀太后,千金公主求见。”

    宫人进来禀报。

    太平公主撇撇嘴,道:“阿娘,既然是姑祖母来了,那女儿便先告退了。六郎也随我一道走吧?”

    武氏今日显然被逗得心情十分之好,闻言颔首应允,临走前还叮嘱张昌宗,让他好好学习,以后她会常常召他入宫考校,若是学得不好,少不得是要被打一顿屁股的。若不想被打就好好学。

    张昌宗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屁股,哪里还有不答应的,他可不觉得未来的女皇陛下是容易心软的人,这样说了将来肯定会这样做,绝对不来虚的。

    张昌宗与薛崇秀被太平公主一左一右的牵着,与太平公主一起从殿中出来,迎面遇上一个衣饰华丽的中年妇人,妇人面上带着笑,见太平公主出来,笑吟吟的打招呼道:“这不是太平吗?进宫看太后吗?怎么不多留一下,我刚来怎么便要走了?”

    太平公主暗地里道了句晦气,面上却行了一礼,笑道:“太平见过姑祖母,我清早便进宫,已在母亲这里坐了许久,不敢多叨扰母亲,也该出宫回府了,非是姑祖母来了便走。”

    原来这个妇人就是方才通报的千金公主!说到千金公主……两个小豆丁对视一眼,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

    千金公主眉目流转,看到太平公主身旁的豆丁们,眼睛一亮,问道:“这是秀儿吧?听说病已大好了?”

    “劳姑祖母动问,确已好多了。秀儿,还不行礼叫人?”

    薛崇秀立即行礼:“秀儿拜见姑太太。”

    千金公主被叫得抽了抽嘴角,摆手道:“免礼,快不用叫了。看着果然是大好了!这位小郎君呢?又是何家的?我是见过你的大郎的,可不是长这样的。”

    张昌宗见点到他了,也跟着行礼:“小子张昌宗拜见千金公主。”

    “原来你便是张昌宗!”

    千金公主上下打量他两眼,语气有些可惜:“京中久负盛名的小神童想不到竟是这等模样,这般俊俏,日后可多到我府上转转。”

    寒暄了几句,千金公主这才进去了。待千金公主进去,太平公主盯着她离开的方向瞪视了一会儿,然后便拉着两个孩子出宫。待上了马车,太平公主方才对张昌宗道:“六郎今后遇上千金公主当远着些。”

    张昌宗自然知道太平公主这句话的意思——

    这位千金公主呢……在京中风评不太好。头婚的驸马死后,重新嫁了一个二婚,似乎夫妻不太和谐,府里眷养了身强力壮的男子。对,就是身强力壮的,这公主只要身体强壮,对长相倒没有太多要求。

    不过,张昌宗这会儿倒想起他是小孩子了,应该不知道这些,便只是乖乖地的应了一声,然后茫然脸对着太平公主。太平公主被看了个哑然,只得气哼哼地兀自生气。

    倒是薛崇秀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然还天真的问了一句:“阿娘,为何六郎哥哥要远着千金姑太太呢?”

    太平公主:“……”

    说不出口之下,只得搪塞女儿:“日后待你长大了便知道了,如今你还是小孩子,还不能知道原因。”

    真是经典的家长式回答!

    两个伪豆丁互相做了个鬼脸,薛崇秀做出个还想问个明白的样子,太平公主吓了一跳,赶紧叫春晓给两人吃点心。公主的车驾宽敞,春晓拎着个小篮子跟着,里面装的就是点心,立即拿给两人吃。

    张昌宗有些饿了,倒也不客气,与薛崇秀一起,两人挪到车尾处,一起吃点心。太平公主在车头前坐着,有些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吃了点心,两人靠在一起打瞌睡,齐齐闭上眼睛。见两个小孩子一副困倦的样子,太平公主也没多想,出了皇城之后直接回的公主府,然后命下人把两个孩子并排着放到屏风后的坐榻上,让人拿扇子给他们扇风——

    天气已然入夏,越来越热,未免两人睡一身汗醒来感冒,看着睡熟了便停了扇扇子,退出来安静地守着,太平公主则出去了。

    待打扇子的婢女一出去,两人就默契的睁开眼睛,装的时间有些长,张昌宗不禁打了个哈欠,这心大的样子,让薛崇秀忍不住有些手痒。然后,她也是这般做的——

    一巴掌拍张昌宗屁股上!

    “卧槽!你打我干什么?”

    张昌宗本来有些困,直接被打的什么瞌睡都醒了:“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

    薛崇秀悄悄白他一眼,脸上眼神无辜,语气更是无辜:“我帮你醒醒瞌睡!”

    “……”

    张昌宗很是无语:“原来你们家醒瞌睡是打屁股啊,好了,我学会了,以后我也这么叫你。”

    薛崇秀才不怕,老神在在的道:“你敢打我那里,薛绍定然会手撕了你!”

    妈蛋,有爹了不起啊!

    张昌宗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鄙视。薛崇秀甜甜一笑,拉拉他的衣袖,问道:“千金公主……是不是传说中给武氏引荐男宠冯小宝的那个?”

    居然是说这种八卦……鸭米豆腐,一代女皇的绯闻,其实他也挺感兴趣的!张昌宗立即把头凑近了些,低声交换自己的历史知识:“我就记得武则天的第一个男宠薛怀义……也就是那个冯小宝,似乎就是千金公主引荐的,似乎还是她用过觉得使用感很好才引荐给武则天的。之前,武氏虽然喜欢弄权但在持身上还是算好的,就是这个薛怀义把她节操都给弄没了,后面就直接成负数了!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啧啧!”

    这表情好猥琐!这么好看的一张正太脸上居然出现这种表情……这遭天谴的!

    薛崇秀忍不住又拍了他一巴掌,不过,这次没拍屁股,而是拍的后脊梁,拍的“啪”的一声响,张昌宗脸都皱了,却因为不敢惊动外面看守的婢女而只能强自忍耐——

    薛崇秀一下子突然觉得神清气爽,梗着的气也顺了!

    气顺了,也想起今日留下他的目的来,薛崇秀拉拉张昌宗的衣袖,张昌宗还在为刚才莫名其妙的挨打气闷呢,直接把自己衣袖拽回来:“干嘛?薛崇秀,我告儿你,做人不能太过分,明白吗?”

    薛崇秀道:“你今日得了武氏的令牌,该如何利用,可有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