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哄口供”
    或许是交浅言深了,薛崇秀并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的低下头,头颅轻轻地靠在张昌宗的肩膀上,不言不语。

    这是拒绝谈论话题的意思了吧?

    张昌宗无奈的拍拍她,却没多说什么,交浅言深的事情,做太多是会惹人烦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让她自己想想也好。

    “时间还有些,先睡一会儿吧,免得等下没精神暴露了。”

    “嗯。”

    看薛崇秀答应了,张昌宗才躺平身子,闭上眼睛……感觉旁边的薛崇秀并没有动,心里忍不住一叹,伸手抓住她的小手,低声道:“别怕!我们是一起的!”

    “嗯!”

    薛崇秀又应了一声,虽然没多说,但感觉她周身软了下来,不再像方才那么紧绷。张昌宗也没多说,来日方长,还有时间慢慢来。

    在公主府睡了一个午觉,睡起来填饱肚子,然后才由薛管事送他回家。张昌宗回到家的时候,张易之他们还没放学回来,韦氏见他一个人回来,还是公主府的人送的,连忙追问道:“可是公主府的人去学里接你了?不是说过不打扰你读书的吗?”

    张昌宗赶紧解释:“不是,是宫里的太后召见孩儿我,见完了公主府的人送我回来的,阿娘,我们要谢谢人家。”

    韦氏听得连连点头,点完头了才反应过来:“太后又召见你了?”

    先是一喜,复又有些担忧:“这次还有人为难你吗?”

    张昌宗知道她的关心,安慰道:“阿娘尽管放心,今日召见并无旁人,只有公主与太后身边的女官,公主于我多有看顾,自然也没人为难我,倒是阿娘,太后夸您呢。”

    “夸我什么?”

    韦氏喜滋滋的问道。张昌宗笑眯眯的把对武氏说的话说了一遍,笑道:“阿娘这么会教孩子,太后自然是夸您教子有方,作为阿娘的儿子,我真是太光荣、太幸运了!”

    韦氏有些迷蒙:“我对你说过这些话吗?我怎地不记得了?”

    居然没蒙住!

    张昌宗再接再励:“阿娘自然是说过的,不然儿子何以记得那么牢?又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话呢?对吧?想来定然是阿娘当时就是随口说说,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才没有深刻的印象!”

    “是这样吗?”韦氏还有些怀疑,张昌宗自然要继续努力,正直脸肯定道:“就是这样!阿娘,您是了不起的母亲,只是您自己没发觉!”

    张昌宗的语气十足的真诚,眼神透着那个崇拜,看得韦氏打了个哈哈,抬头头颅,伸手一巴掌糊儿子脸上:“胡说什么,也不怕旁人听到了笑话,好了,为娘去厨下看看饭食准备得如何,可否赶得上大郎他们散职。”

    然后,韦氏就出去了,留下张昌宗一个人在想——

    这到底是哄住了还是没哄住啊?想了三秒,张昌宗就很心大的丢开了,反正不管哄没哄住,这锅都是背定了!想来韦氏当不至于拆亲儿子的台才是!

    这么一想,张昌宗也就丢开了。他想做上官婉儿的学生,自然也要拿出自己的本事来,好叫上官知道收他做学生是多么棒的一件事!

    张昌宗心里憋着这么一个愿望,读书、练武自然都更加的刻苦勤奋。韦氏见他这般刻苦,欣慰之余不禁有些心疼,不过,这点儿心疼在看到疯玩的张易之后,全都化作了心口的一股恶气,毫不犹豫的把张易之抓过来一顿暴揍,揍得张易之满头雾水之余都快怀疑人生了,完了就听到韦氏四个字:“用心向学!”

    做了反衬组的张昌宗:要是跟五哥说他是无辜的,五哥会信吗?乖巧.jpg

    张易之:脸上哭唧唧,心里mmp!

    天儿越来越热,张易之晚上睡觉已经不盖被子了,张昌宗每次练字都是在大汗淋漓中结束,感觉正月下大雪的事情已经很遥远了,现代不是说全球变暖排放和森林覆盖率减少是主因吗?以世界现如今的森林覆盖率来看,都是骗人的!

    每次热得快受不了的时候,张昌宗都会安慰自己,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都特么扯淡!这还没到三伏天呢便这么热,到了三伏天又该怎么过?

    张昌宗有些发愁:“华为,给我端水来,凉的,凉的,凉的!”

    事实证明,先贤圣言在这样的炎热面前,其实也不大管用,热得受不了的时候,张昌宗也只能扯着嗓子喊华为给他端凉水。

    天气太热了,怕孩子们中暑,现在学里下午都不上课了,让各自在家自习。张昌宗不出门的时候在家就只穿一件短褂和内裤,反正他是还没到五岁的小孩子,比之隔壁那个六岁还在光溜溜跑的小胖子而言,他已经很文明了——

    张昌宗已经被炎热弄得开始比烂了!

    就是这么炎热的天气,张昌宗也没有一日中断学习的,因着有令牌的缘故,每旬日还会进宫一次,向上官婉儿讨教。

    上官婉儿倒也不拒绝他,每次去讨教也尽心尽力的教他,只是对收他做学生的事情却只字不提,搞得张昌宗心痒至极却也无可奈何——

    身为学生,张昌宗已经从两位老师身上感受到了学识的差距,李钦让不如上官婉儿。并非说李钦让无法胜任启蒙座师的任务,而是在学识与眼界上,跟上官婉儿完全没有可比性。

    李钦让解答张昌宗的疑问,只会着眼于当前以及问题本身,而上官婉儿解答起来却是旁征博引,高屋建瓦。向她请教了一段时间,张昌宗自觉学问都长进不少。

    张昌宗琢磨,李钦让的方式适合教初级的学生,跟他学定能夯实基础。上官婉儿的教法适合天资比较好,比较聪明的学生,不然只怕跟不上她的节奏,到最后什么都学不成。

    恰好张昌宗这个伪正太就不是一般的学生,论眼界,上官婉儿也不一定比得上芯子是穿越客的张昌宗,论学识,自然是张昌宗比不上她。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上官婉儿无论教什么,张昌宗都能跟上她的节奏,吩咐他读什么书,下次再问起时,他便一定能答得上,从无懈怠之时。

    这般的勤奋刻苦,上官婉儿看在眼里,待他都和善了许多,在张昌宗乐滋滋暗暗盘算上官婉儿啥时候会收他做弟子的时候,迎来一个坏消息——

    太后武氏欲出宫避暑,令上官婉儿陪侍。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