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惺惺相惜”
    上官婉儿嫣然一笑,笑得仿佛窗外的花枝都瞬间失了颜色,嘴里轻轻柔柔地吐出一句:“小六郎,你说,世间事可有如此便宜的道理?”

    妈蛋!居然用这么轻柔的语调说这么糟心的话!

    张昌宗不想说话了,还拍什么马屁啊,直接把水壶和水杯挪到自己旁边,还想喝他倒的水……做梦!天气这么热,还是自己喝吧!

    这番动作也不知哪里戳中了上官婉儿,她微微一愣后,居然又是一阵十分欢快的笑。张昌宗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很想问一句——

    请问笑点在哪里?说出来我改还不成吗!

    上官婉儿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张昌宗,笑问道:“六郎可是生气了?”

    张昌宗:“不用。”

    上官婉儿居然赞同的点头:“对,生气是最无用的东西,既解决不了麻烦,又于事无补,还扰乱心智,遇事当冷静自制,如此方是智者所为。六郎可有良策解自己于难?”

    张昌宗冷静地道:“人小力弱,差距太大,劣势太明显。左右最坏也不过是被我娘打一顿,你总不能杀了我!小子虽不才,但在太平公主府里也有几分颜面,今日进宫便是公主府的管事送我来的,所谓有始有终,我这么可爱的孩子要是进宫后出事了,公主少不得过问一声,少不得查到上官师傅您身上,到时候,某些不太美妙的事情若是暴露出来,我是没事,反正还小,上官师傅可就不好做人了!”

    “好!”

    上官婉儿被威胁,居然不恼怒不说还给张昌宗叫好。张昌宗心里已经开始画蚊香了,这女人到底啥意思?

    上官婉儿看他的眼神透着喜爱之色,也不着恼,继续笑问道:“六郎心中可怨我?可后悔先前解我之难?”

    张昌宗无所谓的道:“做都做了,后悔又有何用!左右不过是依从本心,上官师傅对我总有指导之恩,我依从本心解您之难,我心头畅快便好。至于如今之局……怪我行事不周,大不了以后再不来请教便是,只要我有心读书,世间名士还是有的,不过是再等几年,我能等!”

    上官婉儿笑着颔首:“对,男儿便该如此洒脱,你小小年纪便如此通透,我倒要高看你几分。”

    张昌宗顺势道:“既然上官师傅觉得我不错,都要高看我了,今日不如就揭过吧?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相安无事岂不是更好?”

    这见缝插针的!

    上官婉儿以袖子掩口而笑:“你这厚颜无耻的样子,倒让我更欣赏你了!”

    张昌宗翻了个白眼,意思意思的拱手自谦道:“行事清新脱俗一直是小子我的缺点,见笑,见笑。”

    上官婉儿不禁仰首大笑,洁白修长的脖颈,肆意飞扬的笑声,较之他往日斯文的样子大为不同。

    讲真,如果不是为人那么狡诈,也挺新赏心悦目的。可惜,世间事总是这么不完美!张昌宗懒得再跟她掰扯,直接道:“上官师傅,您到底想做什么?直说吧!不用绕来绕去的!”

    上官婉儿点评道:“耐性不足,还是太过年轻,朝堂诸公可无有一人如你这么没耐性,养气功夫欠缺,还需长进。”

    张昌宗被点评得无奈了,狗咬刺猬无从下嘴……嘛,单身狗也是狗。张昌宗背转过身,背转过身——

    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神兽.jpg

    上官婉儿似乎并不介意他这般作态,把被张昌宗拽到一边的水壶和水杯拎过去,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还顺手给张昌宗的杯子也加满,慢条斯理的浅抿一口,方才道:“聪明、勤奋,天资出众,这些品质虽稀有,但世间并非没有。心有底线,洒脱,厚颜无耻,诙谐逗趣……这些若分开世间也并非无有,然小六郎却集于一身……世间想来只此一人,再无旁人。”

    “呵呵!”

    张昌宗连话都不想说了,就是不知道上官婉儿可明白其中妙用。上官婉儿不以为忤,依旧笑眯眯地道:“我上官婉儿本是贵女,无奈因祖父之罪没为奴,自幼长于掖庭,侍奉于下令毁我家之人身旁,虽说薄有文才,然时间鄙薄我者甚众。虽说太后荣宠,然也不过是在这深宫之中挣扎求存的一个弱女子!”

    语气十分坦然,并无半分自卑自怜之处。不过,说这些干嘛?

    张昌宗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上官婉儿。上官婉儿看着张昌宗笑了笑,笑容竟然有了几分长者当有的慈祥,笑道:“若为我的弟子,世人的冷言冷语要受,一脉同窗之便利几近于无,文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