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又是一年三月三
    “殿下,六郎来了!”

    外头的人进来通报,太平公主还没说话呢,她的小儿子大名薛崇简,小名狸奴的三郎已经挥舞着双臂开始喊:“的的,的的!”

    张昌宗在仆役的引领下走进行障,手里还拎着一个篮子:“昌宗拜见公主殿下,拜见驸马。”

    太平公主正哄着小儿子吃东西,闻言抬头看他一眼,笑道:“我这里你常来,何须如此多礼?”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正因为常来更要守礼,不然,岂不是对不起殿下的看重。”

    太平公主心里烫贴,口中却不饶人的道:“既知我平日看重你,你与我说话便该乖巧些,让着我些。”

    张昌宗看她一眼,也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只是转头望狸奴:“三郎,哥哥乖吗?”

    还不满两岁,说话还不清晰的薛崇简傻笑着点头:“呆!”

    张昌宗面不改色的教他:“不是呆,是乖!”

    薛崇简的苹果脸上挂着天真无知的笑:“呆!”

    太平公主笑得花枝乱颤,搂着薛崇简亲了一口,夸赞道:“阿娘的三郎就是乖,这么小便知道给阿娘出气了!好!”

    张昌宗满脸严肃的翻译:“三郎还小,他说的是乖,殿下您莫要听错了乱教孩子!”

    太平公主不理:“不管,三郎说你呆便是呆。”

    这种蛮不讲理的样子一出来,张昌宗就没辙了,再看驸马薛绍同学满脸笑的在一旁喝茶看戏,完全没有给他解围的意思,张昌宗便懂了,摊手道:“我感觉这是呆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哈哈哈哈”

    太平公主搂着薛崇秀母女俩儿笑作一团,薛绍抬手摸摸薛崇秀的头,朝张昌宗招手,伸手给他拿桌上的点心吃。张昌宗也不客气,坐在薛绍下首,与薛崇胤混在一起,张昌宗捧着点心吃,薛崇胤却把爪子伸向张昌宗拎来的篮子,里面有韦氏特意给他们做的各种卤味——

    这两年,因为薛崇秀的关系,张昌宗常来公主府行走。与太平公主两夫妻并公主府上下混了个烂熟。

    张昌宗数年如一日规律刻苦的作息,让薛绍十分佩服,对他极为欣赏。大郎薛崇胤在张昌宗的影响下,读书、习武都很努力刻苦,更让薛绍待张昌宗亲厚许多,心中待他若子侄。若张昌宗过府来,他也在府里的时候,除了会考校他功课外,还会带着他练骑射。顺带一提,今年正月张昌宗生日的时候,薛绍还送了他一匹马,让他好好练习骑术。

    “六郎今日一路行来,可在水边看到好看的小娘子?”

    薛绍揶揄了他一句。这句话连太平公主与薛崇秀母女也感兴趣,除了还没开窍的薛崇胤,一家三口齐刷刷的看着张昌宗,端是八卦和谐的一家。

    张昌宗被问得有些蛋疼,一路行来……小娘子们自然是看了的,毕竟三月三是长安城里的小娘子们到得最整齐的一次,遍观“长安花”的机会难得,自然是要好好看看的。但是,为什么要告诉这么八卦的一家人?讲真,感觉告诉他们后,面临的局面会更复杂、更蛋疼。

    张昌宗一边飞快的动脑子,一边没话找话的装呆:“好看的小娘子吗?”

    “对呀!”

    卧槽!眼神好犀利,扑面而来的八卦气息简直快要挡不住了。张昌宗决定不要脸一把,果断的答道:“没有。”

    这下,不止太平公主母女俩儿了,连薛绍也不禁有些几分好奇,打量他两眼,以为张昌宗还跟他的傻儿子似的没开窍,决定点他一下,问道:“怎么没有?难道今日一个好看的也无有?”

    张昌宗满(hou)脸(yan)正(wu)气(chi)的道:“若是不能长得比我好看,怎么能算好看的小娘子呢?”

    “……”

    这话真是太不要脸了,成功的让太平公主一家子哑口无言。薛崇秀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 果断地伸手指着张昌宗:“厚脸皮!”

    张昌宗不承认:“难道我长得不好看吗?”

    薛崇秀:“……”

    说张昌宗难看的话简直说不出口。

    随着年龄又长了两岁,六岁的张昌宗已经渐渐有了男孩子该有的模样,面庞再不像过去一样圆润,脸型变长了些,眉眼间开始有了小男孩儿的样子,面庞自然也从过去的可爱悄悄地变成了清俊。

    说到这个,其实张昌宗更加的蛋疼了。他长得肖似韦氏,男生女相,只是,男女总会有些差别,这样的眉眼长在韦氏脸上,那叫艳丽;长在张昌宗脸上,加上他一直闭门读书而从未被晒黑过的白皙皮肤,却愈发的显得清秀俊美……进宫跟着婉儿师父上课的时候,被动手动脚的次数都变多了,就连武氏也夸了他好几次“六郎长得越发好看了”这样的话——

    每次被武氏夸,张昌宗都有种捂裤裆的冲动。危机感真是说来就来,长得太好看也是愁人。

    “哈哈哈哈!”

    却是薛绍笑了出来,低头打量张昌宗两眼,赞同道:“六郎确实长得俊,也比许多小娘子长得好看,在这长安城内,要找比你长得好看的小娘子,确实困难。六郎不算胡说。”

    张昌宗拱手致谢:“驸马叔叔说得对,我这么诚实的小孩子,实事求是其实是我的座右铭来着。”

    瞎扯几句,薛绍转而问起:“李钦让今年也未下场科举吗?”

    有次打猎的时候,薛绍巧遇过带着学生出去采风的李钦让,攀谈过几句。薛绍并非肚中没货的蠢材,与李钦让交谈过后,但并无什么好的交情。

    薛绍问李钦让的事情,显然是在没话找话,其实看他神情便知道心思不在这里。这两年朝廷的政治环境并不好,太后临朝称制,任用酷吏,纵容酷吏们攀扯诬陷以打杀异己,朝廷中,不管宗室还是大臣,几乎人人自危。

    这样的气氛下,作为宗室,薛绍担忧也不奇怪。就连李钦让这样的读书人,看到这样的氛围,也不敢轻涉官场,准备再读几年再下场,毕竟,他的年岁也不算大,不过是二十出头。跟张昌宗说了几句话,薛绍便走了,说是要到他兄长家的行障去,有事与兄长商谈,临走前还带走了薛崇胤。

    说到薛绍的兄长,太平公主轻轻撇嘴,颇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却未加阻拦,只是兴趣却减了,脸上淡淡地。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