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咦!好大一只汪!
    ,!

    “卧槽!”

    张昌宗痛得从座榻上蹦起来,奋力的甩开薛崇秀,不想惊动守在外面的春晓,脸都疼得快皱成菊花了,还只能在屋里转圈圈,奋力的甩手以缓解疼痛,不敢喊一句痛,看薛崇秀的眼神,那叫一个委屈,那叫一个莫名其妙:

    “薛崇秀,你干嘛呢?你属狗的啊?不对,属狗的也不会咬人,你到底想什么?好好地商量不行吗?哎呦,痛死我了!”

    薛崇秀不说话,就那么恨恨地瞪着他,死死地瞪着,张昌宗感觉,就算是瞪仇人……估计眼神也没这么执着,也没这么狠的,瞪得张昌宗都情不自禁的怀疑难道他俩儿其实是仇人,不是略有交情的旧识!

    查看一下被咬的地方,手腕处被咬了一圈细细地齿痕,破皮流血了,不过,伤口不算深,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庆幸薛崇秀还小,力度不够大,不然,张昌宗觉得,以她刚才的狠劲儿,怕是会咬掉他一块肉。

    伤口不深,血流的不算多,张昌宗把衣袖撩起来,不碰触伤口,没一会儿血便止住了,不过怕感染回去还是要处理一下,在公主府里不太方便。

    “干嘛突然咬我?痛死人了知道吗?”

    “伟大的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你也会痛吗?”

    薛崇秀一贯温和端庄的眉眼间全是怒气,怒气盈满了她的双眼,瞪着张昌宗,眼圈通红,却不发一语,不让眼泪落下。

    薛崇秀几乎不哭!

    张昌宗认识她两辈子,除了这辈子刚相认那天看她哭过,包括上辈子再没见她哭过。现在……这是张昌宗第二次看到她哭。

    作为迷弟,看见女神在面前哭,内心毫无波动是不可能的,但确实被咬得挺疼的。张昌宗有些无奈:“我这被咬伤的人都不哭,怎么你一个咬人的倒先哭上了?难道是想着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吗?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因为你比较会哭就赖过去。”

    薛崇秀不理,只是直直地望着他,看得张昌宗话都说不下去,感觉她的眼睛里有东西,但是,含义太复杂,一时又看不明白。

    “我们是什么关系?让你又一次选择为我牺牲,为什么?”

    张昌宗被问得愣住,看她神色似乎不问明白不罢休,挠挠头道:“要说什么关系的话,战友、同伴、同乡等等,感觉挺复杂的,若说牺牲,那倒不至于,不过是给你出个主意。”

    薛崇秀盯着他:“那前世呢?你忘记的性命是怎么丢的了?”

    “前世啊,过去的事情了,说了也没什么意义,就不要提了吧?”

    张昌宗确实是不在意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的生活,除了穿的身份比较尴尬外,其他都挺满意的。能再活一次,还能有谁不满意的?做人不能那么挑三拣四,会遭天谴的。

    但张昌宗这种浑不在意的样子,似乎触怒了薛崇秀,她激动地抓住张昌宗的肩膀,怒道:“不要提了……不提便可以装作不曾发生吗?你知道整宿整宿睡不着的感觉?你知道闭上眼睛就看到你倒在眼前的感觉吗?你知道我看到你因我而死时的痛苦吗?你……又知道我认出你时的欢喜吗?你都不知道!对你来说,我不过是你的一个任务对象,或者还是一个喜欢的艺术家,在你眼里,我是否只是一个符号,从不曾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呃……别激动,冷静,冷静,小心把人招来!有话慢慢说,好不好?你看,多可爱好看的一张萝莉脸,你一激动,脸鼓得圆溜溜的,多像一个包子,太破坏你的女神形象了,稳住!”

    张昌宗心里其实有些茫然,搞不懂薛崇秀到底想表达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宽慰她,劝她冷静。薛崇秀瞪着他,不语。

    张昌宗被瞪得心里有些发毛,下意识的无话找话:“如果你觉得我不该替你乱出主意,乱做主张,咱们可以慢慢商量,以咱俩儿的关系,有什么不可以商量呢?”

    薛崇秀冷不防的问了一句:“咱俩儿什么关系?”

    张昌宗张口刚想回答。薛崇秀已然道:“这个问题方才已经问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你仔细想想再回答。”

    张昌宗顿住,想了想,试探着说道:“生死相依的伙伴?”

    薛崇秀嘴唇抿了一下……唔,快变成直线了,显然答案不对。张昌宗又试着说了一个:“一路同行的战友?”

    呃……脸色都冷了!萝莉脸居然也能做这种冷冰冰的表情,薛崇秀果然是神人,颜艺满分!

    张昌宗一边吐槽,一边蛋疼:“他乡遇故知的老乡?”

    薛崇秀怒道:“战友、同伴、同乡,这回答与先前的有何区别?”

    张昌宗摸摸脸,辩解道:“多了前面的定语,程度不一样的。”

    薛崇秀不说话了,又定定地望着他,望得张昌宗莫名其妙的有些内疚,要不是往日的素养还在,只怕要手足无措了。

    望着望着,怒气似乎渐渐淡去,薛崇秀的表情渐渐地变得莫测高深起来,望着张昌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世间情侣千千万,甜蜜的样子大多相似,但每一只单身狗单身的背后总是各有因由。”

    “喂!你怎么骂人呢?”

    张昌宗不乐意了。单身狗有错吗?单身狗也是狗,爱护动物知道否?

    “哼!”

    薛崇秀连看都不看他,直接转身站起向屋外走去——

    那双拳紧握,脊背笔直,气哼哼地样子,莫名的有些萌!

    张昌宗傻眼,这……事情还没商量完呢,怎么走了?!不行,他得教育教育薛崇秀,大家都是做事的人,可不可以别这么情绪化!

    “妹妹等等我!”

    张昌宗追了出去——

    紧追了几步便追上了!

    薛崇秀是女孩子,自然不可能像男孩子那样在走廊上奔跑。不过,薛崇秀却没有停的打算,看似脚步优雅从容,裙角的摆动弧度都没变化一下,然速度并不算慢的向南走去。

    张昌宗在公主府里混太长时日,职业病关系,格局早摸清了。他记得,那里是太平公主夫妇居住的主屋。

    难道薛崇秀想明白了?

    张昌宗忍不住伸手拉了她一下,不方便开口,只得隐晦的投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薛崇秀看他一眼,萝莉脸依旧紧绷,淡然道:“我们去见阿娘!”

    喂!所以你到底是咋想的?为什么去见?又该怎么见呢?

    这种没有团队精神的酗伴,好想换一个!张昌宗无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