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豁然开朗
    ,!

    薛崇秀顿住脚步,回头道:“春晓,我要与六郎商议一下如何向母亲禀报此事。”

    “喏。”

    春晓自觉地带着人退开,她的主子年岁渐长,开始希望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了。

    张昌宗朝春晓笑笑,跟着薛崇秀去了道旁的一个小凉亭里——

    不得不说,他又想仇富了!有跑马场,有花园,花园里还有凉亭,凉亭还不止一个!他的身心健康啊,讲真,张昌宗有些忧心,经常来往公主府其实不太好,奈何伪萝莉年纪还小,男女有别,身份有别,又不好拐出去。

    四十五度角忧桑的望天.jpg

    一边吐槽一边跟薛崇秀进了凉亭,暮春初夏的时节,坐凉亭里微风拂面,其实挺舒服的。薛崇秀一板一眼的坐下,那样子,若是大人来做,肯定女神范儿十足,但一只萝莉做……张昌宗真是槽点多得都快溢出来了,忍不住道:“讲真,虽然大家都是伪孝儿,但能不能有点儿孝子的样子?本来孝子在家里就没什么人权了,你再不活泛些,不是更被动吗?需要的时候,想赖着偷听你爹娘讲话肯定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薛崇秀不慌不忙的看他一眼,直接回了一句:“像你一般卖萌装可爱吗?”

    张昌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嘻嘻地道:“卖萌是有的,装可爱就冤枉我了。”

    薛崇秀不禁都吸一口气,居然还叫屈,世上竟然还有这等厚颜无耻之人!感觉被刷新了三观,薛崇秀默默看着他,以眼神表达自己的鄙视之意。

    谁知张昌宗竟然嘻嘻一笑,挺了挺胸膛,把自己的脸凑近她,笑着道:“这么可爱的一张脸,还用装吗?我卖萌不过是发挥优势,以己之长攻彼所短!”

    语气表情都透着洋洋得意!

    薛崇秀默默看他三秒,不着痕迹的打量他几眼,确实挺可爱的:“突然凑这么近作甚?退后些!”

    竟然没打击他!

    张昌宗略感奇怪,不过,还是赶紧退后两步,他可不是要做流氓:“哦,对,不好意思,忘记了!”

    见张昌宗退开了,方才捏着手帕略显不自然的擦擦嘴巴,转开眼睛,口中力持镇定的说道:“我习惯了这样子,强行假装反而不习惯,我是怎样便怎样吧,假的终归是假的,旁人不自在,我也不自在。”

    张昌宗微微弯腰,望着薛崇秀想了想,点头道:“有道理!假装的性情总是会有破绽的,你这样也好!人活两辈子了,是该痛快些。”

    边说还边点头,显然心底是极为赞同薛崇秀的话的。薛崇秀凝视着他,不禁微微一笑,笑完了想起薛绍,脸上的笑容又淡了:“这几日我仔细想了想,不如直说吧!”

    “此话怎讲?”

    “时不我待!”

    薛崇秀目光幽远:“你知道的,我先前原打算装聋作哑,蒙混过活,过了危机再寻脱身之策,如今看来,那时不过是焦虑无助之下的消极应对。你说得对,我行事已然习惯凡事早作打算,骤然处在这等无处使力的环境之下,无法可想,无处下手的感觉让我焦虑,焦躁,以致进退失距。”

    张昌宗点点头,没插嘴,而是安静地听着她往下说。这两年来,他们已不再是过去的合作的普通老乡的关系。许是以前的关系,也或许是张昌宗前世是为了保护她而死的关系,薛崇秀很信任他。

    对着旁人的时候,都是沉静寡言的样子,唯有对上他,时不时会跟他倾诉一二。有时候,甚至还会以冷静的姿态剖析自己的想法和内心与他听。

    一开始的时候,张昌宗是有些惊讶的,看薛崇秀也不是那等没有城府,心里藏不装的。看她的行事就能知道,若是她不想说,只怕撬开她嘴巴也是不会说的。如今这样常对他倾诉的样子,心底是真信任他的。

    张昌宗这人啊,不怕旁人薄待他,不怕与人争斗,就怕被人真心真意的对待。被人真心实意的对待了,若视而不见,总感觉会过意不去,良心会大大地痛。不积极主动,但若被旁人积极主动地热忱相待,总忍不揍以真心回报。

    张昌宗其实是个善良的人。

    薛崇秀道:“前些日子你对我说,你的二叔教导你,为人当心正,特别是对家人的时候,更应当诚心以对,莫要有蝇营狗苟的心思,寒了家人的心。我想了想,令叔言之有理,且我在这府中的地位,也该动动了。所以,此事交予我,可好?”

    张昌宗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立即就道:“当然可以了!这件事本来我的出发点就是想帮你,你自己想通了,想明白了,主动去解决,自然是皆大欢喜。妹妹加油,六郎哥哥就是你的坚强后盾!”

    竟然还鼓励了一句!

    薛崇秀嫣然一笑,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说耽搁了张昌宗两日,让他先回去等她的消息就行。于是,合作无间的两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薛崇秀去见太平公主夫妇,张昌宗则被春晓送出公主府,找人送他回家。春晓待张昌宗极好,一是因为两人之间的渊源;二是张昌宗这人知恩识义,待她非同一般;三则是为了薛崇秀。

    对张昌宗乃是薛崇秀的福星一事,春晓深信不疑。唯有她这样的近身之人才知道,与六郎一起的主子是如何的不同,如何的快乐,仿佛那才是她应该有的样子,而不是沉静端庄的坐在公主、驸马身侧。

    张昌宗手牵手的被小姐姐送出去,薛崇秀已然在婢女的通报下,去见她的父母——

    “女儿见过母亲、父亲。”

    “秀儿来了?可是遇到难题需要为父帮忙?”

    薛绍笑得满脸慈祥,朝她招手。薛崇秀没忙着过去,而是道:“多谢父亲,物件在六郎的帮助之下,已然做出来,阿陈叔试过后,道之可行。烦请父亲、母亲召阿陈来问话。”

    两口子意外的对望一眼,薛绍连忙命人去把试马的阿陈叫来问话:“秀儿说马掌已成,你用下来觉得如何?”

    阿陈是经年的老骑手,经验丰富,骑术高明,一匹马有什么不同,他只要骑上去就能察觉出来,见驸马动问,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大的把马掌夸了一番。

    见两个孩子居然真的把事情做成了,还做好了,太平公主与薛绍相视一笑,薛绍高兴地道:“好!你们两个孝子居然真的做出来,且做得挺好,为父很意外,来人,把我前些时日新猎的狐皮拿来,奖励大娘。”

    薛崇秀淡淡地躬身致谢:“多谢父亲。父亲的心意女儿心领,在此之前,女儿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太平公主也挺高兴的,微笑着问道:“秀儿你有什么话想告诉你父亲?尽可说来便是,又不是外人,那是你父亲。”

    薛绍笑着点头表示认同。薛崇秀面上涌出复杂之色,顿了顿,方才道:“父亲以为这马掌可好?”

    “秀儿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好的。”

    一副没原则的好爸爸的样子,笑得一脸慈祥。薛崇秀微微垂首致谢后,复又道:“父亲既觉得好,那拿来与父亲换取功劳,可足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