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枉然
    “……”

    太平公主望着薛崇秀,嘴巴微张,显然惊讶至极,薛绍脸色难堪,望着薛崇秀,脸上绽出个勉强的笑容来:“原来秀儿与六郎忙碌就是为了这个。呵呵……”

    这意义不明的声音完全不像笑声!

    “混账!”

    太平公主已然一拍案几,怒骂了一声,直斥道:“你这般行事是嫌弃你的耶娘没本事吗?”

    薛崇秀抬头,并不惧怕太平公主的暴怒,平静地望着太平公主与薛绍,道:“母亲息怒,女儿并无此意,若论富贵,天下鲜有可比拟我家者,女儿并无什么不满之处。所虑者,不过是居安思危,自保之道!”

    太平公主一怔,还待再骂,薛绍拍拍她手,低声道:“公主稍安勿躁,让孩子把话说完,说清楚再骂也不迟,莫要着急。”

    说完,转向薛崇秀,语气有些可怜:“所以,秀儿不是在嫌阿耶没本事?”

    薛崇秀认真的道:“自然不会。父亲很好,母亲也很好,女儿有幸托生于此,心中只有感激,哪里会有嫌弃之意。”

    神情十足十的认真,语气也诚恳,薛绍这才稍感安慰,他这女儿性子沉静寡言,鲜少有这般直白的时候,正待继续与她交流下父女感情,一旁等得不耐的太平公主已然打断道:“绍郎且稍待,我先来问。”

    说完,眼神锐利的望着薛崇秀,直直的逼问道:“居安思危,自保之道……你从何处听到什么闲言碎语?听谁说的?”

    说完,不禁开始想这府里是否会有人在薛崇秀面前乱说。薛崇秀迎着太平公主的目光,道:“女儿不过是一个孝子,怎会有人在我面前说什么?说了能有什么用?一切不过是自己看形势所做的猜测。”

    太平公主自然不信:“你一个孝子,能看明白什么?又能看到什么?”

    薛崇秀道:“母亲,朝中大臣死了多少?宗室亲戚又死了多少?不提前准备,难道要刀斧加身,酷吏上门时才做吗?”

    太平公主一震,用力的一拍桌子,顾不得手掌疼痛,厉声喝问:“你从何处知道这些?谁人对你说的?说!”

    薛崇秀道:“谁也不曾与我说过,又何须人说!府中管事们对小丫头们训话时,总会叮嘱几句谨言慎行,母亲与父亲说话时,也会漏出几句谁人又被杀了,何人又罹难了,再联系朝中局势,还有何不明的?”

    太平公主惊讶的一捂嘴,与薛绍彼此对视一眼,狐疑的问:“就凭这些,你便看出局势了?”

    薛崇秀道:“只凭此自然不够。女儿只是心中嘀咕、不安,找不到人说,便找六郎哥哥说。六郎哥哥历来聪明,早就从局势看出不对,只是拿不准究竟会如何发展,我二人商议过后,方有此策。”

    “六郎倒是跟你好!”

    太平公主有些咬牙。薛崇秀认真的望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我与六郎哥哥乃是过命的交情,他生我生,他死我也不独活!”

    太平公主暗暗心惊,斥责了一句:“你一个孝子,知道什么死邦的!”

    薛崇秀也不辩解,只是望着太平公主,神情认真:“母亲,六郎哥哥待我好,我也待他好,他能无私地一心为我打算,全心帮我,我岂能辜负他!母亲,此事六郎哥哥只是帮我,并不曾在其中挑拨过什么,做此事他并不曾得利,反而损失了马掌这个事物!马掌是他想出来的,为了解我们府上的危局,方才全部交予我!”

    太平公主撇撇嘴,念叨了一句:“这小子,倒也不是白对他好。”

    却没再说怪张昌宗的话。

    薛绍呆了一阵,见妻子问完话了,这才捡起快掉地的下巴,眼神复杂的望着女儿。知道女儿聪明,但不知道女儿这么聪明,做人父亲的,心情有些难以言说:“所以,你与六郎做了这个马掌,便是想为父能以此献予太后,换些功劳,以换取我们府上安稳吗?”

    薛崇秀点点头,一双与薛绍十分相似的眼睛,瞪得溜圆的望着他,等待着他的回复。薛绍迎着女儿期待的眼神,却只能苦笑,伸手摸摸她的头,道:“为父当真惭愧,身为人父,却还要你们两个小小的孩童帮忙……我若真要了你们两人的东西,今后还如何面对世人?”

    薛崇秀连忙道:“父亲,我们行事时也是以父亲、母亲的名义去做的,并不曾透露分毫,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