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历史的车轮
    下午下学过去公主府的时候,张昌宗真诚的建议只得到薛崇秀一个淡淡的微笑,他自己翻译了一下,感觉就一个意思——

    呵呵哒!

    瞬间不禁有些心塞,你看,人生就是这么多灾多难。不止要被人画成黑猪头,还要被人呵呵哒,社会!社会!

    全家人都对张昌宗成为太平公主义子一事表现的挺开心,薛绍今日特意推了事务,早早等在家中,就等着新鲜出炉的干儿子上门来磕头。

    “昌宗拜见义父、义母!”

    经过一晚上的心理建设,张昌宗终于能把义父、义母这两个称呼冲着那两张年轻的面孔不打咯噔的叫出来了。他怎么开解自己呢?

    很简单。义子其实就是干儿子,在现代也有一群认干爹、干妈的。张昌宗自觉相比起那些人,他这个可是正式的,节操满满,完全不应该有心理障碍。于是,他理直气壮地来磕头了!

    “还有我呢9有我呢!”

    拜了义父母,薛崇胤冒出来,张昌宗很想一脚把他踹开,不过看看上面高坐的他的爹娘,忍气吞声的抱拳:“见过义兄!”

    没错!薛崇胤比张昌宗大,不多,也就十天。这是多么让人伤心的事情!

    薛崇胤笑道:“乖!来,这是义兄给你的见面礼。”

    说着,朝他的丫头看了一眼,那丫头立即上前,捧出一方砚台。薛崇胤笑道:“这是我新近得的,赠予弟弟。”

    张昌宗哪里好意思收一个孝子的礼物,看看薛崇秀,薛崇秀保持着微笑的样子,对他视而不见。又有些心塞了,不过还是连忙推辞道:“多谢义兄,心意小弟心领,不过,我们如今都还是要靠父母养活的孝子,礼物就不必了,义兄若有心,将来再赠送小弟东西也不迟。”

    薛崇胤一听,连忙道:“这便是我自己挣来的,是前些日子二伯父赠予我的,并非是用父母的钱买的。”

    张昌宗一听,看他也急了,只得收下,薛崇胤这才高兴了。只是,薛崇胤高兴了,薛崇简却不乐意了,看哥哥都有礼物送张昌宗,想也不想的把自己拿在手里刚啃了一半的糖块递过去:“的的,给!”

    张昌宗:“……”

    奶娘赶紧哄道:“二郎,这个不能给六郎的,我们换别的给他好不好?”

    然后,奶娘赶紧拿出一件玩具来。薛崇简眨巴着眼睛,看看奶娘手里的玩具,又看看糖块,纠结了三秒,还是选择把糖块给张昌宗,玩具被他一把抱怀里!

    “哈哈哈哈!”

    这样子逗得全场都笑了,薛崇胤鄙视一把弟弟小气,显摆一下自己大方后,也跟着笑了。唯有张昌宗对着手心里黏糊糊地糖块发呆——

    上面沾着薛崇简的口水,沾了他一手!

    太平公主看够戏了,吩咐人端水来给张昌宗洗手。洗了手,一群人高高兴兴地准备开席,外头人来报:“殿下,上官才人奉太后手令来访。”

    听到下人的通报,太平公主脸上的笑容都淡了几分,吩咐道:“孩子们继续吧,我与驸马去迎客。”

    两口子出去迎接上官婉儿,张昌宗自觉地站起来,也要跟着出去,让太平公主给按下:“这里是公主府,又不是你张府,且不用你出迎。”

    张昌宗听了,乖觉的坐下。不一会儿,上官婉儿与太平公主两口子一起进来,张昌宗立即起身行礼:“徒儿见过师父。”

    “你怎地也在这里?不是说受了伤在家休养吗?”

    上官婉儿讶然问了一句,说着一双妙目还在他身上转了两圈。张昌宗摸着头傻笑,道:“那不是为了躲那些找上门的狂生么?让师父担心了!”

    上官婉儿给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淡淡一笑,没说什么,只与太平公主夫妇分宾主坐下,看看摆着的席,笑道:“竟是我来的巧,这是刚开席?”

    太平公主眼波一转,看了张昌宗一眼,看得张昌宗有些奇怪,就听她娇笑道:“确实来得巧。说来,今日这席面也是为了上官你那宝贝徒弟置的。”

    “竟是为了六郎?六郎有何喜事?我竟不知了。”

    感觉说不知两个字的时候,上官婉儿的眼神到他身上溜了一圈,略疼、略冷。张昌宗缩了缩肩膀,后知后觉的摸后脑勺,这俩人怎么有些不对味儿呢?

    太平公主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昨日在阿韦处过了明路,从昨日起,六郎便是我的义子了。”

    “昨日?”

    感觉婉儿师父的关注点别有深意。张昌宗看看太平公主,又看看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