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出彩
    到得比赛那日,太平公主阖府自然在观赛之列。

    张昌宗作为男孩子,对于马球这种激烈的运动自然也是感兴趣的,这两年一直苦练骑术,奔马驰骋不成问题了,但是参加马球赛这种活动,技术还达不到,也被禁止中。

    能到太后武氏和李旦面前打比赛的球队,技术显然是不用担心的,肯定是长安城里最一流的队伍,张昌宗想去看!

    求了太平公主和薛绍,两人倒是爽快的答应带他去看马球赛。不过,因为带了他,薛崇胤和薛崇秀兄妹俩儿也要去,薛崇简因为还小,只能跟奶娘留在家里。

    一上马车,张昌宗就朝薛崇胤道:“阿胤快把东西拿出来看看。”

    太平公主母女俩儿好奇的看薛崇胤拿出厚厚的一摞纸来,然后跟张昌宗头碰头的一块儿研究,听两人的话,似是两只球赛的人员和马匹资料。

    太平公主好奇的拿过来一看,竟然准备的十分详实,从球队的马匹数量和品种、马匹年龄到球员的体重、年龄等,一一在列。

    太平公主疑惑的看两人一眼,问道:“大郎收集这些作甚?”

    薛崇胤正听张昌宗分析听得专心,被母亲问话,还茫然了一会儿,然后道:“阿娘,是六郎让我收集的,儿子为了收集这些,费了好大的劲儿,让贴身的小厮多方打听才得来的。阿娘,六郎分析的好有道理,请你莫要打岔,六郎快接着说。”

    张昌宗做的不过是现代最普通的行为,每个电视台直播前,都会插播一段双方的资料,进行一下预测和分析。张昌宗现在做的也是这样的活儿。

    太平公主母女俩儿听他从双方的成员和马匹等构成上分析,只是简单的几句分析,两人竟然对参赛双方都做了个大致的了解。

    进宫后,到马球场边坐下,待武氏、皇帝李旦等人皆到座后,比赛方才开始。孩子们都围着张昌宗,听他讲球、分析。

    今日进行的比赛的双方,两棚人数每队皆有十人。已可算是比较大型的比赛,若是一般的小型比赛,每队四人足矣。

    武氏坐了首位,旁边是李旦,紧接着便是太平公主。张昌宗混在太平公主这一席,叽叽喳喳的给薛崇胤和薛崇秀讲解比赛,薛崇秀并不喜欢马球,但是但凡竞技比赛,在现场都容易受气氛感染,也跟着侧耳倾听。

    薛崇胤也喜欢,自然听得专心,时不时的还与张昌宗讨论两句,遇到精彩的进球,两人还会一齐喝彩,引得武氏和李旦都往他们这边看了好几眼。

    武氏间或听了几句,听张昌宗说得头头是道,朝后面的上官婉儿说了一句,上官婉儿道了声喏便走过来,拎起张昌宗:“太后让你过去。”

    张昌宗正跟薛崇胤讨论得高兴呢,不禁有些遗憾,讲真,看球还是应该跟同好一起才好看,虽然有打架的风险,但有人一起讨论看着才尽兴,自己一个人,喝彩都显得孤零零地。

    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昌宗很是遗憾的看薛崇胤一眼,薛崇胤也是满脸不舍,两人无奈的对视一眼,方才在上官婉儿的催促下跑去武氏的席位处。

    “六郎拜见太后。”

    武氏瞥他一眼:“让你过来莫不是还不乐意?”

    张昌宗诚实的道:“与阿胤一起看能讨论,看球若是不讨论,总觉得气氛不够热烈,看着没激情。”

    武氏嗔道:“大郎能看懂什么!你怎知我便不会讨论吗?”

    “太后也喜欢看马球吗?”

    一脸遇到同好的惊喜,对武氏竟然没有半分惧怕。李旦隐晦的看他一眼,暗自里有些羡慕,他这亲子到了太后面前,也是大气都不敢出,唯恐不够恭顺,哪里还像那个小子似的,居然还敢嫌弃太后扰了他的兴致。

    武氏似乎心情不错,笑吟吟地喊他过去:“我看你给大郎讲解得头头是道,过来讲与我听听,看你说得对否!”

    “喏!”

    开心的跳过去,也没多想便往武氏脚边坐,武氏直接把他提溜起来:“坐那么低,视野怎会清楚!坐高些,看清楚些,好好与我讲讲。”

    “好咧!”

    张昌宗答应得可开心了!

    座位视野最好的便是武氏这里,简直就是vip中的vip,在这样的黄金位置上看球赛,作为球迷只有高兴地,哪里还有空想别的。

    张昌宗高兴地坐过去,上官婉儿看着自己的笨徒弟简直气得肝疼,连忙提醒:“六郎不可!”

    “啊?”

    张昌宗还没反应过来,还一脸不解的回头望他师父。武氏面上的笑容淡了几分,朝上官婉儿看了一眼,上官婉儿立即垂首后退,不再多嘴。武氏这才笑道:“六郎快说!”

    “喏。”

    张昌宗应了一声,自己爽快的撩起袍子的下摆坐到武氏脚边,自顾自的道:“多谢太后赐座,不过,小子还是坐这里吧。”

    武氏脸孔一板:“我让你坐何处?”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太后您让小子坐的位置,是太后您的恩宠,可是,正因为您的恩宠,小子才更加不能没规矩,不然岂不是对不起太后恩典?”

    “你这小子!”

    武氏拍拍他头,倒也不再强迫,任由他坐在脚边,兴高采烈的开始解说——

    张昌宗是受过后世各种风格解说洗礼的人,有精彩的动作的时候,还会自己根据情况给取个响亮的名字,打完一个回合,还知道从场面上的动作分析双方的策略,偶尔还结合赛前收集的资料,点评、分析一下双方的人员和马匹,竟然把场上的变化说了个**不离十,解说的十分透彻。

    武氏听他居然连双方球队的人员、马匹资料都知道,不禁好奇的追问一句:“这些信息,六郎从何而知?”

    张昌宗立即道:“阿胤命人收集的,方才来的路上,我二人一起研究过,自然对双方球队的一切烂熟于心。”

    “阿胤?便是太平的大郎?他竟知道提前去收集吗?把他也叫过来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