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营生
    ,!

    “阿娘,我们买房吧!”

    张昌宗去自己房里把往日自己攒的金银裸子拿出来,并薛崇秀拿给他那箱,通通交给韦氏:“加上这些,阿娘,在我们家附近买套房子可够?”

    张昌宗把金裸子、银裸子都倒在地上,骤然出现的一堆金银裸子,几乎晃花了韦氏的眼,不过,她也就花了片刻就回过神来,一把揪起儿子:“你哪里来的这许多东西?你往日攒的可没这么多!”

    “阿娘你怎么知道我攒了多少?你不会翻过我的存钱箱吧?”

    张昌宗不乐意了。韦氏直接骂道:“为娘看看又如何,又没要你的!”

    好吧,比起“我先帮你存着,等你长大了再还给你”那种家长,韦氏只是看看数量而不没收已经是很好的家长了。

    张昌宗勉强满足,道:“是秀儿妹妹给我的,她知道我们家人多房少,借钱给我支持我们家买房。”

    “混账!你怎么能要小县主的钱!”

    韦氏怒从胸起,一声就叱骂起来:“此事公主知道吗?”

    张昌宗被骂的有些晕,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秀儿妹妹的乳母并没有阻止,想来是知道的。”

    “即便知道,也不许要!你若是要了,以后还有何颜面在公主府中行走,面对县主时还如何直起腰杆来9回去!”

    韦氏说的果断,不见半分迟疑。张昌宗呆呆地看着她,心中却温暖非常,这就是韦氏,是他今生的母亲,是,她有很多缺点,但是,只要涉及到他,便只会一心为他着想。韦氏再如何有缺点,但作为母亲这一点上,她俯仰无愧。

    张昌宗拉拉韦氏的手,表情有些梦幻:“阿娘,能做您儿子真好。”

    “少拍马屁!这件事,无论你如何说也不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韦氏以为他是想哄人,直接拒绝道。张昌宗知道她误会了,拉拉她袖子,道:“阿娘,多谢您为我着想,不过,这件事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说。”

    “你且说来听听。”

    韦氏这才略平静了些。张昌宗道:“我接秀儿妹妹东西的时候就说好了,这是我向她借的,我要还的。”

    “你如何还?你也不过是个孝子,哪里挣银钱来还县主?”

    韦氏看着又有些生气。张昌宗道:“阿娘您忘了,我有神仙老爷爷梦中授艺的事情?”

    “你又梦见了?无量天尊,阿弥陀佛!这神仙怎么这等清闲,老来你一个孝子的梦里作甚!呸呸,妇人之言,神仙莫怪!”

    韦氏先是一惊,忍不住抱怨了两句,抱怨完了又连忙告罪。张昌宗心里甜滋滋地,笑着拉住韦氏的手,道:“阿娘,神仙老爷爷也是为了我好。前些时日,老神仙教授了我一门营生,我们家自己做是不成的,但是,若是与义母一起做,定然无碍。我想着,等我把郑太太安顿好,就去找义母,把这桩营生告诉她,一者还义父、义母待我的恩情,二者,也给家里增加些进项,我们家还是住的太拥挤了些。”

    韦氏怔怔望着幼子半晌儿,看他还稚嫩的面容一派从容,心里除了欢喜,更多的却是愧疚与心酸,捂脸泣道:“为娘的无能,竟然要你一个孝子来操心生计。”

    张昌宗站起身,一把抱住韦氏,温柔的道:“阿娘说什么话!难道我不是您的儿子吗?男主外,女主内,儿子操心家计也是应当的。”

    “你才多大,何须你来操心!”

    “可阿娘的年纪也该做老太君了,不也还在为家事操持吗?阿娘,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家好,不用分年龄大小,只要办法好,能改善家里的情况就行,您说呢?”

    韦氏叹了口气,被儿子说服,问道:“你想了什么营生?为何家里不能做?”

    张昌宗道:“老神仙教了儿子一种新的印刷技术,若是用来印刷书册,当有奇效。”

    韦氏一听就明白了:“原来竟然是印刷书册的方法,那我们家确实做不了。”

    这时代印刷多还是雕版,雕版印刷这种技术费时费力,不是有财力的大家,一般玩不起。张家小门效,韦氏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并未利令智昏。不过,根据她往常的生活经验,韦氏还是质疑道:“若是开书坊的话,来钱只怕要慢些,毕竟,你们皆是新做,手头无有积年的雕版可印刷,皆要新做。为娘虽然不识字,却也知道雕版费时长久,新书坊开了如何竞争得过旧的?”

    张昌宗安慰她道:“阿娘请放心,神仙老爷爷教的不是雕版印刷,而是旁地技术。儿子现在也说不清楚,等弄出来你就知道了。若无竞争优势,我又怎么会拿出来呢!毕竟,儿子是要报恩的,不是要害义母和秀儿妹妹破财。”

    韦氏也想也是,她这老儿子虽然顽皮,但做事还是靠谱的,有成算的。当下,也不再逼他把金银裸子还回去,而是数了数,在心里盘算一下,活泛的道:“隔壁罗大郎家想回乡了,也不知他家的院子是否愿意卖,待你大哥回来,让他去问问。买房最好还是买在附近,方便互相照应,若是不成,也要在一个坊。此事自有我们操心,你不用管,且好好计划接你郑太太出宫之事。你既然应了,便当做好,否则,不如不应。”

    “喏!儿子省得。”

    当下,韦氏默默算了一下账。薛崇秀给的金银裸子,金裸子多,银裸子少,成色都极好,拿出去换能值不少钱,加上韦氏平日里攒的,在他们家附近买套房子是不成问题的。韦氏让张昌宗把他自己攒的裸子留下,留作安置郑太太的费用,买房的钱不用他管。

    张昌宗听了,也没坚持,便把自己攒的留下,家里如今还是韦氏做主,她同意了便成。但考虑到与兄弟间的关系和来往,张昌宗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郑氏安排在自己家。家里本来已经够狭窄的了,再安排郑氏进来,怕嫂嫂们有意见。他打算等进宫询问婉儿师父的意思后,看是租赁屋子给郑氏居坠是做别的安排。

    与母亲打了声招呼,张昌宗又马不停蹄的进宫去见上官婉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