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物是人非
    ..,

    郑氏随手把礼单放好,问郑屹:“一别二十年余年,家中一切可好?你父母可还安好?你大伯、大伯娘呢?还有祖母可还康健?”

    郑屹道:“回姑母,父母与伯父、伯娘都还安好,祖母也好,小侄今春上京来求学时候,一顿尚能吃两碗饭,耳聪目明,精神健旺。”

    郑氏眼眶微湿,喃喃道:“都好就好,人生事最幸甚莫过于久别重逢后依旧无恙,喜闻故人一切安好真真是再好没有的。”

    语气中透着一股放心的意味,脸上的笑容都安详了几分。这样的笑容浮现在郑氏脸上,张昌宗心里也是开心的,总比先前那种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顺眼些。

    郑氏顿了顿,目光落到郑屹英俊的脸孔上,叹道:“当年我落难时,九郎你应该还未出生,今日乃是首次见你,本该给你备上一份见面礼,无奈我刚从掖庭脱身,身无长物,也无甚拿得出手的东西,九郎可是在国子监读书?”

    郑屹恭敬的道:“回姑母,小侄确是在国子监进学。”

    郑氏颔首道:“我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多是女子用的,也不合适给你,就抄写了一本宫中的藏的孤本与你。当年我还在家时,记得家中藏书中并无此书,也不知过了这么多年,家中藏书是否已经增添,你且先拿着。

    说着,朝身旁的阿静看了一眼,阿静立即从旁拿出两卷卷轴,递与郑屹。郑屹连忙道:“姑母过虑了,小侄在家中时,常听父亲与伯父他们夸赞姑母的才学,后来又知晓宫中才人乃是姑母一手调教,对姑母的才学早已心生钦慕,今日能得姑母亲手笔墨,真真喜不自禁,不胜荣幸,小侄很喜欢,多谢姑母。”

    郑氏摆摆手,道:“说什么才学不才学的,不过是一份念想罢了。掖庭中时光难熬,因为有才人,才告慰了我那段难熬的时光。看我……今日骨肉重逢,应该高兴才是,不说这些丧气话,说些高兴之事。”

    郑氏不禁问起旧时之事,看她面上的追忆欢欣之色,或许,那就是她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时光。郑屹年轻,郑氏没入掖庭时,他还未出生,有时候答不上话,说不到郑氏在意的点上去,但看他应对,还是可以看出严格良好的家教,举手投足,言行举止,不愧是大家子弟。

    张昌宗听了一阵,并不想打扰他们姑侄叙旧兼怀念从前,看阿静在负责煮茶、添茶,阿庆约莫是还没学,只能做些杂事,打打下手。

    张昌宗便干脆起身换了个位置跪坐着,低声朝阿静说了一句:“阿静姑姑,你专心煮茶,添茶的事情我来做便好。”

    “六郎还小,茶汤滚烫,小心受伤!”

    阿静有些担心,张昌宗已然道:“放心,我手稳,手力也不弱,小心些,绝对不会烫到的!”

    说着,拿起桌上的长柄银勺,给郑氏和郑屹都添了一轮茶汤,果然手很稳,银勺一丝抖动也没有。自己碗里也加了些,端起吹凉,喝了一口——

    没郑氏煮的好喝!

    喝了茶汤,看阿庆在给郑氏打扇子,便主动过去帮阿静煮茶。郑屹应该就是先帮他爹娘来打前哨的,送了一马车的东西来,怕张昌宗多想,还特意向他解释了一下,直言并非是张家照顾不好,而是他为人子侄的一片孝心,望张昌宗不要多想。

    很多年前,张昌宗刚开始做侦察兵,被班长手把手的教,班长说,作为侦察兵某些时候是需要乔装改扮的。化妆的时候,要符合身份,乔装一个普通的农民工,却对一次消费上百块的东西不以为意,那是要露馅儿的。

    班长的意思或许是想说细节决定成败,但在内心逗比奔放的张昌宗看来,那就是告诉他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定位。张昌宗对自个儿的身份有清晰的定位。

    在这次郑氏姑侄的历史性会面中,他就是一颗壁花,需要的时候卖个萌表现下他的乖巧,不需要的时候保持安静。你看,还能去哪里找到像他这么识时务的小朋友?有吗?还有谁?站出来!

    张昌宗不想插嘴郑氏姑侄的说话,便像只勤劳的小蜜蜂似的,帮阿静、阿庆做了不少事儿,等一锅茶汤喝完,郑屹也在张家坐了一个多时辰,谢绝了郑氏留饭的话,起身告辞。

    郑氏见留他不住,转首吩咐张昌宗:“六郎代我送送九郎。”

    “喏。”

    张昌宗应了,束手待客:“九叔,请。”

    郑屹深深看他一眼,没说什么,向郑氏行礼后,方才走人。郑氏看着张昌宗把侄儿送出去,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目光悠远,不知在想什么。

    张昌宗把人送到大门外,郑屹道:“老人家便有劳六郎你了。”

    张昌宗连忙道:“太太不止是九叔的姑母,还是我师父的母亲,我的太太,小子待她好是应该的,九叔不用担心,小子全家上下会努力照看好太太的。”

    郑屹道:“我并非瞎眼无心之徒,你家的用心,自然全都看在眼里。然我们与姑母分别二十余年,如今重聚,便是再用心也嫌不够。六郎说此话可对?”

    张昌宗点头:“九叔说的是,小子能理解,定然用心就是。”

    郑屹又交代了几句,方才告辞。

    待送走郑屹,张昌宗回去,进门一看,郑氏已然恢复往日的平静从容,再没刚才那般动容的神色,幽幽对张昌宗道:“辛苦六郎陪我见客。”

    张昌宗立即笑道:“太太说的是哪里话,您是我的太太,我是您的徒孙,一切都是应该做的。”

    习惯性的嘴甜。

    郑氏不置可否,只是清淡的一笑,道:“六郎受累,今日没去进学,快去读书练字吧。”

    张昌宗应了一声,不过,人却没动,想了想,干脆在郑氏对面一站,一揖到底:“太太,弟子有一事禀报,想请太太指点。”

    郑氏微微一怔,目光投向张昌宗,问道:“何事?”

    张昌宗道:“弟子与秀儿妹妹办了一家书坊,想做点儿事情,目前有两个思路,请太太指点。”

    “书坊?”

    郑氏微微一顿,眼睛看张昌宗一眼,却没太多情绪暴露,点头,道:“且说来听听。”

    还在找”穿成美男子”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