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赠风扇
    “禀太后,宫门口的侍卫禀报,张家六郎携带东西进宫,说是要赠予太后与上官才人,侍卫来请问,是否准许六郎带进来?”

    武氏意外的抬头,兴致盎然的道:“六郎竟然有礼物要赠予我与婉儿?准了,让他带进来看看。”

    “喏。”

    到张昌宗进宫学习的日子,正好把要送给武氏和婉儿师父的风扇送去。木匠师傅手艺是很好地,除了第一台慢一些,后面几台做的很快。

    不过,进宫的时候被侍卫拦住,说是要通报,只得安静地站在宫门口,等待侍卫的通报,获得允许后才带着风扇进去。本来是想给个惊喜的,好吧,现在惊喜没有了!

    哭唧唧jpg

    “拜见太后,拜见师父,六郎有礼了!”

    规规矩矩地认真行礼,上官婉儿瞥他一眼,面上带了点儿笑模样,点点头没说什么,武氏朝他招手:“六郎免礼,过来,我问你,听人说你带了物件进宫?”

    张昌宗难掩失落:“回太后,小子前些日子受酷热所苦,想出个物件,请匠人做来,原想说给太后、师父一个惊喜,结果,现在什么惊喜都没有了!”

    失落的可怜样儿!

    上官婉儿拉起他,搂着他小肩膀拍了拍,算是安慰。武氏笑道:“莫失落,本宫已知晓六郎之心意,究竟是何物件?拿来我看看。”

    张昌宗道:“回太后,那是小子请木匠师傅做的风扇,承蒙太后与师父照顾,小子无以为报,设计出一件消暑的小物件,献与太后与师父,希望能为太后与师父稍解暑热。”

    武氏闻言,立即喊人抬上来,立即有宫人飞奔出去抬风扇。上官婉儿心细,看张昌宗热得小脸儿通红,把他拉到身边,给他倒了一碗水。张昌宗仰头冲着美女师父甜甜一笑:“谢谢师父!”

    然后,毫不斯文的一口喝下去,喝完嘴圈上的绒毛立即湿了一圈,正待撸袖子抹嘴,已被婉儿师父嫌弃的拍手:“粗鲁,你的帕子呢?”

    张昌宗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师父,忘记带了。”

    上官婉儿白他一眼,没多说,直接捏着自己的手绢给他沾了沾嘴圈,一边擦一边低声吐槽:“看来要请母亲教你礼仪规矩才行。”

    张昌宗吐吐舌头,不敢反驳,谈斯文,他还真论不上。武氏看着师徒二人说话,闻言道:“若能得阿郑教导礼仪,是六郎的福分。”

    张昌宗赞同的点头:“太后英明,您说的是。”

    上官婉儿谦虚的道:“太后过奖,家母不过是家学渊源,能得六郎承欢膝下,慰藉她晚年寂寞,也是好的。”

    武氏居然赞同的颔首。家学渊源都能用来做自谦话说……不过,想起郑氏的出身,这么说还真是谦虚了。张昌宗表示很佩服。

    正说着,宫人把风扇抬上来了。其实张昌宗这个风扇做的比较质朴,就一个四四方方的框框里面镶嵌着一个风扇,外接一个连动的摇杆,原木色,就上了一层清漆,连个雕花都没有。

    “怎地如此简陋粗糙?”

    上官婉儿一看吐槽就脱口而出。

    张昌宗默默捂脸,他直男审美,本来觉得挺好的,现在听婉儿师父这么一说,看看周围的环境,看看武氏用的器具,一对比

    后,后知后觉的发现,确实太简陋粗糙的。不禁犹豫的向武氏道:“太后,要不……您等一等,小子拿回去再请工匠雕琢一下?”

    武氏摆摆手,打量风扇两眼,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如何用?”

    张昌宗立即上前示范:“这个物件小子取名叫风扇,摇这里,就会有风出来,若要风大些,就摇快些,若要风小些,就摇慢些。”

    说着,自己摇起来示范,立即就有微风吹出。武氏打量两眼,微微阖目,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微风,颔首:“比之扇子,风力大了些,吹拂的范围也更广,更加凉快,六郎好巧思。”

    张昌宗不好意思的笑笑,略带惭愧的道:“就是审美太差,做得太简陋,配不上太后您,小子拿回去再雕琢一番吧!”

    武氏眼一抬,反问:“为何要拿回去?此乃六郎之心意,这样也挺好,古朴。”

    感觉这是古朴被曲解的最严重的一次!张昌宗简直不敢相信,确认道:“不用拿回去?”

    武氏大气的一摆手:“不用。”

    张昌宗淡定了,旋即想起刚才嫌丑的美女师父,赶紧向她确认:“师父呢?”

    上官婉儿瞥他一眼,淡然道:“既然太后都不嫌弃,那我也就收下吧。”

    张昌宗贼眼很利的抓到她眼底那一抹欢喜,原来婉儿师父也有傲娇的时候啊。张昌宗懂了,笑嘻嘻地扑过去,仰头:“师父,这是弟子赠您的礼物,您喜欢吗?”

    上官婉儿白他一眼,嗔道:“送礼哪有当面问人的,无礼!”

    这傲娇的!好可爱,好萌!

    张昌宗暗戳戳地恶趣味被满足,不逗他的婉儿师父了,免得被逗炸毛了,到时候受苦的就是他了。赶紧果断的转向武氏:“太后呢?”

    武氏莞尔:“确实如你师父所说一般无礼,这送了礼,每个人都当面问,不妥。不过,你还是小孩子,倒显得率直可爱。”

    张昌宗笑嘻嘻地故作谦虚道:“太后过奖,那小子努力争取以后更可爱些。”

    武氏仰首大笑,上官婉儿轻轻敲他脑袋一下:“调皮!”

    张昌宗嘻嘻一笑,不以为意。武氏使了个宫女去摇风扇,清凉的风拂面而过,似乎炎炎夏日都清凉了几分,不由心情大好,笑问道:“六郎这礼物好,这等好礼,本宫当回礼才是,六郎想要什么?”

    张昌宗想也不想的摇头,毫不在乎的摆手道:“太后您不用客气,小子承蒙你眷顾,受您恩宠可以白衣之身自由出入宫禁,又替小子引荐师父为师,如此大恩,小子还未报答呢,哪里能因为这等区区小事就收太后您的回礼呢?这等做人,回去会被阿娘打屁股的!”

    这回答发自本心,风扇做了送给武氏本来就是想谢谢她平日的照顾之情的,收回礼不是他的本意。

    武氏一顿,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过张昌宗笑眯的眼和笑得弯弯的嘴角,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而问起张昌宗的功课,问问他读书读到哪里了,最近有什么心得。

    说到读书,张昌宗态度便立即认真了许多,认真的把武氏的问题一一作答,武氏边听边颔首,偶尔还指点几句。老太太的造诣、文采,并不输于上官婉儿。

    说了一阵,方才挥挥手,让他们师徒俩儿下去安心学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