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巧遇与雄心壮志
    “好诗!好诗!”

    张昌宗刚吟完,武氏便拍着手掌笑着夸赞道,就连方才还一脸不耐的薛怀义也不禁多看了张昌宗两眼。

    武氏轻声复诵一遍,品评道:“夏日风情,一诗道尽,好诗,好诗。不过……”

    武氏顿住,注视着张昌宗,看他满脸好奇,笑道:“你写诗与你那师父却是两个路子,你师父的诗文采风流,可豪迈,可婉丽,胸有沟壑。六郎的诗却颇为质朴,用词简朴,万千风景全隐藏其中……好好学,莫要懈怠。”

    前头还在夸奖呢,后面就转到鼓励去了。张昌宗笑道:“多谢太后,都是太后和师父教得好,若无您二位教导,也无弟子今日。”

    武氏淡淡笑笑,并没有多说,只是朝他摆手:“既有了好诗,快去禀报你师父去吧。”

    “喏,弟子告退。”

    张昌宗很痛快的走人,咳咳……做电灯泡的一般都没好下场,作为一个自觉性很强的人,就不要那么讨嫌了。

    看张昌宗蹦蹦跳跳的活泼身影,武氏唇角不禁隐隐带了一丝笑意,薛怀义低头瞥一眼,试探着问:“那位便是张家的六郎吗?他倒是运气,能得太后如此青眼。”

    武氏转头看他一眼,道:“六郎那等可爱的孩子,阿师难道不觉得六郎招人喜欢吗?”

    薛怀义低垂的眉眼抬起,别有意味的看武氏一眼,低声道:“太后当前,贫僧眼内再无讨喜之人。”

    武氏仰首大笑,没说什么,把手一抬,搭在薛怀义手上,两人一起回寝殿。薛怀义脸上也挂着笑,一边扶着太后往寝殿走,一边悄悄回头看了张昌宗离开的方向一眼,笑容莫名。

    张昌宗蹦蹦跳跳的跑回上官婉儿的寝殿,上官婉儿放下手里的书卷,看小徒弟热得脸孔通红,赶紧命人给他端了凉白开来喝。张昌宗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厚脸皮献宝:“师父,我有了!”

    上官婉儿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笑道:“吟诵来听听。”

    张昌宗赶紧把方才选好的诗背诵出来,上官婉儿点点头,道:“此诗尚可,虽非绝妙之句,却也足够了。不过,你作诗为何一直如此质朴呢?莫不是你喜欢写质朴的?”

    这是被武氏和上官婉儿连续的说了!张昌宗苦了脸,有些蛋疼。不是他不想抄华丽浪漫些的,问题作为母胎solo两辈子的老大难,他要是有浪漫细胞,还至于成为老大难吗!武氏和上官婉儿身为女子,就是无法理解老光棍的痛苦。

    抄诗这件事,他也想抄李白的,诗仙啊,但是,他身上有仙气吗?不是张昌宗自苦,他把自己从头看到脚趾头,就没发现一丝跟诗仙能扯得上关系的地方。他这样粗糙的人,要是抄了诗仙的诗……算了,还是要为广大的大唐人民想想,还是不要让他们经历全民偶像形象破灭这种事了!

    复杂的心理活动自然无法向上官婉儿言说,张昌宗三言两语糊弄过去,顺便认真请教一下作诗的学问,讲真,他是想自己写诗的,只是,目前来看,依旧没有开窍的迹象。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做完正事,张昌宗想起方才在外面看到的

    景象,顺口提了一句:“师父,我方才出去找灵感的时候,看到太后与一个大和尚在散步,嗯哼,大热天的,在外面游廊里散步。”

    感觉这个嗯哼真是意义非凡!

    上官婉儿瞪视着他,看他一脸假的不能再假的天真,再想想他的嗯哼,揉了揉眉心,自暴自弃的道:“那是太后的人。”

    张昌宗:“……”

    讲真,他真的不好评价这句话是婉转还是不婉转,师父果然是师父,佩服。张昌宗只把这件事当做一个不用在意的小插曲,如今他还是正太的年龄,跟那位的交集并不多,根本不用多想,有那精神去八卦,还不如赶紧把书坊弄起来,于是,他快快乐乐地揣着到手的诗,高高兴兴地出宫去了。

    如此等了数天,薛崇秀传来消息,活字印刷字模终于试制成功,印刷出来的书册,质量也很理想,可以开工了。问题,张昌宗的刊头还没搞定呢!

    两个伪小孩儿面面相觑,薛崇秀试探着提议:“要不……我请母亲找当代书法大家帮我们写一个?”

    张昌宗拧着眉头摇头:“不用,我前几天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待我明日进宫的时候,再去试试。这个先不说,季刊的稿子还不够呢!我们家老太太注释了《礼记》四十六篇中的一篇,我估摸着,能占据一半版面,我师父给了一首四言诗,还有我抄的一首,不够啊!我们刚开张,除了杀熟约稿,跟各位当代的大家们毫无交情,也没条件约稿,总不能搞强权,是吧?”

    薛崇秀点点头,即便她母亲是太平公主,也不能勉强当代大儒,那会被口水淹死的。薛崇秀问:“你有什么想法?”

    张昌宗满脸郑重:“抄书!”

    “抄什么书?”

    “四大如何?”

    薛崇秀试探着问:“红楼梦?那可是**,**不能抄,明清小说,社会人情、风俗习惯也与我大唐不同,很难选。”

    张昌宗嗯嗯点头,挠挠头,道:“紧急这么多吗?且让我想想,顺便请我家老太太把把关。秀儿,你说如果我们聘请老太太当主编,如何?”

    薛崇秀想了想,赞道:“郑氏出身世家,又经过波折磨难,老于世故,若能有她老人家把关,那自然是好的。不过,她肯出山吗?”

    张昌宗脸孔一板,慨然道:“这就是考验我够不够萌的时候了!”

    薛崇秀失笑,不着痕迹的瞟张昌宗的脸蛋儿一眼,颔首笑道:“我觉得你胜算还是大的。”

    张昌宗立即眉开眼笑:“这真是最温暖的鼓励了!战友放心,且等着为我庆祝就是。”

    薛崇秀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只是幽幽提醒他:“除了郑太太的事情,刊头你也须行动了!”

    “放心,一准给你弄来!”

    张昌宗信心十足的夸下海口,心里默默打算着明日如何进宫去忽悠武氏……对了,在此之前,还要把郑氏也忽悠了,不然可没人做主编。

    ===================

    咽喉发炎,今天只一更,吃药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