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诚与意
    “太太!”

    回到家,例行到老娘面前卖了个萌,顺便试试他的卖萌功底有没有退步。韦氏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还在嗔骂他,手上却诚实的把他搂过去抱抱,张昌宗安心了——

    萌度不减当年,可以放心的去攻略老太太了!然后,张昌宗雄赳赳、气昂昂的去别院,先向郑氏行礼,然后气势万钧的坐下,肃容道:“弟子想给您讲个故事。”

    郑氏正在煮茶汤。炎夏到来,每天张昌宗回来,都会让张昌宗喝一碗,据说是郑家的独有秘方,喝了能消暑解渴,清凉降火,还挺好喝的。张昌宗每次回来都当成饮料先干一大碗。

    闻言,郑氏握着一柄木勺,正轻轻地搅拌,连头都没抬,淡然道:“讲吧,我听着便是。”

    张昌宗开始讲故事:“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纷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纷争,又并入于汉……”

    郑氏握勺子的手一顿,并未出声打断,也未表现出惊若天人的那种震撼,只是一边用心的搅拌着锅中的茶汤,一边侧耳细听。

    张昌宗努力的背书!

    四大名著里,张昌宗最喜欢的就是《三国演义》,其他三本,小孩子时期看过《西游记》,中二文艺少年时期看过《红楼梦》,《水浒传》只看过电视剧。

    看《西游记》时候太小,只记得里面光怪陆离的神仙鬼怪,具体什么内涵、意义那是半分的体会都没有。《红楼梦》……讲真,那是为了装逼看的,作为文艺青年,要是说起来说没看过,那太掉分了,加上那时候语文水平也不够高,读起来一知半解的,然后,硬是当成小黄书看完了!等到能看懂的年纪,他已经从文艺少年进化成钢铁直男,对《红楼梦》那样类型的书没兴趣了。

    抱住年幼无知的自己jpg

    唯有《三国演义》看过好几遍,记得最牢。若让他抄书,即便是以穿越后出众的记忆力,三国肯定是最流畅的一本,《西游记》和《红楼梦》有些艰难,大概只能回忆得起来某些章节片段或是诗词,《水浒传》电视剧倒是记得,问题转化成小说就有些困难了,压根就没看过,想抄也无从抄起。

    选来选去,选了《三国演义》!

    当当当!

    声情并茂的背诵完第一章,结果郑氏递过来的茶碗先灌了一碗,看郑氏慢条斯理而又优雅的喝着茶,说道:“太太,这是第一回!您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郑氏收回目光,看他一眼,点了点头,一直没说话。张昌宗挠挠头,有些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如何,只得等着老太太说话。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终于开口:“故事尚可。以三国为背景,开篇便是蜀汉?是否以蜀汉为主?”

    老太太就是精明,才听了一回便发现最重要的问题。张昌宗心里默默比个剪刀手,诚实的道:“是的,以蜀汉为主,曹魏、东吴为辅,描写三国乱世的故事。”

    老太太断然道:“换一下,不许以蜀汉为主。蜀汉出身汉室正统,当今时势之下,这等写法易惹祸端。”

    当今太后当政,皇帝李旦同学就是个摆设。若大肆吹捧正统,武氏第一个就会灭了他。如果武氏想杀他,即便他

    是天下第一萌童也没用。

    张昌宗心底自然明了,道:“那曹魏和东吴……当选哪个?”

    郑氏又瞥他一眼,毫不掩饰的嫌弃:“若你连这等问题也想不明白,那这书也不用读了,读再多也无甚用,天生鲁钝便安心做个笨蛋,莫要多事。”

    咳咳……居然这么毒舌!

    张昌宗揉揉被射中的膝盖,笑嘻嘻地道:“弟子自然知道应该以曹魏为主,并且写的时候还得把主题往匡扶天下,安稳社稷,反抗暴政的路子上引,以呼应李唐起家之事。”

    “既然都知道,为何还那般写?”

    郑氏讶然问道。张昌宗笑道:“因为想引起太太重视啊!”

    “嗯?”

    郑氏犀利的看他一眼,冷声道:“细细说来,若能说得通,我便饶你;若是说不通,定要罚你妄为。”

    张昌宗一笑,诚恳的望着郑氏,道:“太太,弟子想请您出山,担任即将成立的季刊的主编,为弟子与秀儿这两个小孩子把把关。”

    “主编?何谓主编?”

    张昌宗赶紧把主编的职责等详细的向郑氏说明,然后道:“弟子知道太太喜欢子弟与太太您斗智斗勇,以借机教导弟子,太太真是胸襟广阔的奇女子!其实,若弟子采用苦肉计,对着太太您又哭又求,太太即便洞悉一切,也会怜悯弟子,对弟子看顾一二。可是,弟子的二叔说了,做人当心正。弟子非迂腐之辈,对外人且不说,但对太太却是想以诚相待,真心相待,在大事上,不想与太太耍小聪明,我若要请太太帮忙,自该禀明于您,如此方显弟子之诚意。”

    老太太一边听他说,一边浮现惊讶之色,待他说完,惊讶之色已然收起,注视他的眼神却莫名慈和了不少,抬手摸摸他头:“很好,你能有这等用心,我……很欣慰,也很高兴。只是,出任主编却是不成的。”

    “啊?!”

    张昌宗失望之色,溢于言表。郑氏不禁一笑,笑嗔:“笨孩子,我乃是被赦免之人,犹挂着庶人的身份,如何好出面帮你?再者,这是你与公主府的小县主合伙的事业,当有顾忌才是。我可隐在背后指点一二,面上的主事之人,还须另找,我并不合适。”

    郑氏点到即止,不想再细说。张昌宗想了想,问道:“太太的意思是,这是我与秀儿妹妹两个人的事业,不能全部主要位置都是我的人,长此以往,不利合作?”

    郑氏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也不说他想的对不对,只是优雅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张昌宗挠挠头,道:“弟子懂了!所谓亲兄弟明算账,我与秀儿妹妹虽说交情好,不过,该注意的原则也当注意,太太隐在背后指点,做事之人,须得安排秀儿妹妹那边的人,对吗?”

    “孺子可教!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务,为你二人之和睦计,主次须得分清,不然,长此以往,恐留祸患。”

    这是老成之言。

    张昌宗心悦诚服的点头:“喏,弟子谨遵教诲。”

    ============

    烧退了,睡不着,起来码一章!接着睡去,快到这卷**了!我得赶紧养好身体码字,好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