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玩大发了!
    武氏见状,了然问道:“婉儿知道那书坊东家是何人?”

    上官婉儿苦笑道:“回太后,东家便是奴那孽徒六郎。”

    武氏大感惊奇,追问道:“这书坊竟是六郎开的?动静也是六郎闹出来的?”

    上官婉儿答道:“前些时日,六郎说要开间书坊,提了一嘴,书坊的名字便是三味书坊。若京中没有重名的,又是新开的书坊,应该就是六郎弄出来的那家。”

    武氏一听这大动静居然是张昌宗弄出来的,居然没有意外之感,反而有种理该如此的明悟,不由笑道:“若是旁人弄出这等动静,本宫或会惊讶,听婉儿说是六郎弄出来的……竟不觉惊讶,反觉坦然,是像六郎做出来的事情。”

    “请太后治罪。”

    “罢了!治罪不治罪的,且稍后再说。且说说那什么佳句,究竟是何等绝妙,竟让人读之忘俗,流连忘返?婉儿且先回来听听。”

    武氏好奇的问着,神情不见怒色,反而笑吟吟地。上官婉儿跟在她身旁久了,虽然猜不透太后的城府和谋略,但她的喜怒还是能看出一二的。见她不见动怒,心里悄悄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小心谨慎的答道:“劳太后动问,奴只怕要让您失望了,六郎只对奴说过书坊的名字,印刷了哪几卷书籍,旁地如何装饰却从没提过,只说让奴家看好戏便是。奴家想说这孩子这两年学习也算刻苦,虽过于活泼,但也未再做出当年当着群臣攀爬门槛的举止,便放松了警惕。想不到这一时之放松,他……”

    上官婉儿顿时无语,无法再接着往下说,话虽尽,但意无穷。武氏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道:“辛苦婉儿了,当今之世,敢翻越朝会大殿门槛的,唯有张六郎。本宫今日还能记起当时与朝的张梁客那脸色,真真精彩至极。”

    上官婉儿见目的达成,不动声色的转了转眼珠,苦笑道:“不瞒太后您说,当年看六郎翻越门槛,奴家被吓了一跳之余,倒觉得这孩子率真得可爱,岂不想竟机缘巧合做了他的师父,以为师身份再看,真真头疼。”

    武氏莞尔,同情地看上官婉儿一眼,道:“旁观与亲临其地体会自然大为不同。若是六郎开的书坊,本宫倒想知道到底是何佳句了!来人,速速催来。”

    “喏。”

    内侍连忙飞奔出去。金吾卫大将军还等着武氏的发落,正要请命,武氏道:“将军且稍待,待本宫看看究竟是何等佳句,再议犯宵禁之罪也不迟。”

    “喏。”

    然后,众人一起等着。

    许是因为武氏催的急,派出去抄佳句的人很快就回来了,连门上刻着的桃符和两面墙上写的句子,全部抄了来,抄了满满一张纸。

    武氏接过,一边看一边读:“读经味如稻、梁,读史味如肴馔,读诸子百家味如醯醢……原来竟是这三味,好个三味书坊!”

    赞了一句,又往下读:“读史使人明智……好句,言之有理!读诗使人灵秀……唔,也对,算学使人精密……此句……来人,传六郎进宫来。”

    “喏。”

    内侍领命而去。武氏转头问上官婉儿:“婉儿你教过他算学?”

    上官婉儿道:“粗略教过些浅显的,太后知道,六郎历来聪慧,奴只教了他浅显

    的,他自己闲暇时候也看了几本算学书,于算学一道上,颇有天份与灵巧。”

    武氏微微颔首,没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往下读,读了有时也不说话,只是凝眉沉思,读到那精彩的,也会出声赞叹,未了点评道:“这劝读诗算不得好,却朗朗上口,简朴易懂,最后这句‘数点梅花天地心’,瞬间提升全诗的境界,倒像小六郎一贯的风格。书犹药也这句出自《说苑》;惟书有色这句却从未见过,这等戏谑风流之语,倒让本宫不禁想起三月三时小六郎所作的那首诗来,像他的风格。末尾这句……”

    武氏突然顿住,注视着纸面,久久不语。上官婉儿有心想看看,却不敢上前抢武氏手中的纸张,只得按捺着性子,静静地等着,心里却盘算着稍后有机会时要怎么好好收拾收拾那个目无师长的臭小子!有好句子竟然不先给师父赏读,当罚之!

    武氏默思片刻,一语不发,看上官婉儿一眼,默默把手里的纸张递过去,让上官婉儿看看。上官婉儿几乎是一目十行的扫过开头和中间,直奔结尾处让武氏震撼无语的话——

    知识就是力量!

    不禁一震,无语失神。

    偌大的大殿,武氏沉思不语,上官婉儿失神不语,金吾卫大将军丘神勣悄悄觊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果断的低头不语,他还要等着太后下令,如何处置昨日那些犯宵禁的儒生。牵扯到读书人,又不是大罪,看太后先前的神色,也不至动怒,如何惩处……不好拿捏,还是问问太后意思再说。丘神勣老实等着。

    宫外,张昌宗正在接见管事罗易,罗易是太平公主给他们找来的管事,帮忙管理书坊诸般事务的掌柜。张昌宗想知道发传单的效果,便把他叫来问话。

    罗易道:“回郎君,孩子们带出去的传单,几乎都发完了,甚少有带回来的,卑下派出去监管的伙计回来说,不曾看到有人把传单扔弃,皆好好收留了。”

    张昌宗满意的点头,感叹大唐人民就是实诚,想当年他上街被人发传单,可怜发传单的人顶着风吹日晒不容易,一般都会接,但基本不看,转手就扔垃圾桶里去了。大唐人民就是实诚,居然好好地把传单收着了,莫名欣慰。

    张昌宗又问:“那打听我们书坊的人多吗?”

    罗易答道:“回郎君,多的。孩子们回来说,有许多人询问呢,特别是对书坊的名字,三味何解这个问题,打听的人也挺多,皆夸这名字取得好,说取名字的人才学过人,有许多人盼着认识呢。”

    虽说名字是张昌宗取的,但他也是抄的,不敢居功,闻言也只是笑笑,并未多说,正要说话,见罗易突然面现难色,嗫喏不语。直接道:“有什么问题?尽可直说便是,无妨的,有问题不怕,发现问题我们解决问题就好!”

    “喏。”

    罗易答着,想了想,干脆的道:“店门外两面墙壁上写的诗句,太过震撼人心,昨日,有不少人慕名前去品阅,甚至还有一些人因太过沉迷,天黑也未归家,犯了宵禁被金吾卫抓走了!郎君,此事……不知该如何处置?还请郎君示下。”

    “什么?!还有这种事儿?”

    张昌宗完全没想到,直接被惊得蹦起来,躲在他身后屏风后面的薛崇秀也忍不住走了出来,两人对望一眼,张昌宗苦逼的捂脸——

    完蛋了!一不小心玩大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