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嫌弃.JPG
    然后,宫里来人传召的时候,张昌宗真的一点儿都不意外——

    不意外个鬼啊!他倒是不担心会被治罪什么的,唯一的担心是,那些句子要怎么解释来历!讲真,抄的时候就只想着要震撼人心,结果现在震撼过头了,肿么办?

    薛崇秀拍拍他:“放心,看宫里来人催的急,你先去,我稍后请了母亲一起来。”

    想起太平公主那鼓鼓的肚皮,张昌宗哪里好意思让一个孕妇为自己奔波,连忙道:“不用,不用,不是什么大事,放心!等我进宫给那些被金吾卫抓了的人求求情就成,唯一的问题是……”

    “什么?”

    “要怎么解释那些句子!”

    张昌宗苦了脸,这就是典型的抄袭一时爽。薛崇秀“哦”了一声,略想了想,道:“直接说是你想的便是,妙手偶得,非要人说出个一二三来,又怎么可能!无妨,直承就是。”

    张昌宗目瞪口呆:“敢情你脸皮也不比我薄啊!”

    薛崇秀恼羞成怒:“呸!好心替你出主意,反倒来编排我?你的良心呢?”

    张昌宗认真的捂胸口:“我们帅哥不需要良心,有颜就好,颜即正义!”

    薛崇秀默默看他三秒,张昌宗还以为她生气了,结果,伪萝莉居然幽幽道:“我觉得我的脸皮应该赶不上你。”

    张昌宗哈哈哈大笑,抬手揉揉伪萝莉的头,笑嘻嘻地道:“赶不上我也是应该的,好好在家里待着,不用劳烦义母了,等我的好消息!”

    薛崇秀被揉的有些不自在,微微撇开双目,忍不住又移回来,叮嘱道:“该认错认错,莫要逞强。”

    张昌宗点点头,随意的挥挥手,便转身出去,跟等在外面的宫人一起匆匆进宫去……嗯,骑马!

    苦练两年,张昌宗如今的骑术还是不错的,有宫人在前面领路,在宽敞的大道上狂奔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自信,再过几年,等他身量再高些,就是在马背上做些惊险动作也不成问题的,他可是要成为骑术高手的男人。

    一路疾驰奔进宫,刚进大明宫的大门,就被个强壮的宫人一把抱起扛在肩头上,急匆匆跑进去,颠簸得张昌宗简直快吐了,想不到穿越这么多年,不晕车不晕马,居然晕人!

    “快放我下来,信不信我马上吐给你看!”

    赶紧使力的动四肢,强迫宫人把他放下来,张昌宗一落地立即扶着巨大的柱子,努力的寻找平衡感。

    宫人苦着脸道:“请六郎见谅,太后催得急,奴婢也是没办法!您缓缓,缓过来后还让奴婢继续背着您跑吧!”

    张昌宗再顾不得晕眩的脑袋,直接道:“不用!我自己跑!”

    宫人有些迟疑:“这……离太后寝殿还挺远的。”

    张昌宗轻蔑地看他一眼,叹道:“年轻人,你果然对力量一无所知啊!等着吧,你别追不上就行!”

    说着,也不管肚皮的疼痛,找了个方向就要跑,宫人吓了一跳:“六郎,方向错了

    !太后的寝殿在这边!”

    “哦哦!”

    重新寻找方向,一路疾跑过去,快到大殿门口了,才放缓脚步用走的。张昌宗锻炼惯了,并不觉得如何,气息依旧平稳,那宫人跑了个上气不接下气,竖起大拇指道:“早……早知六郎如此厉害,奴婢哪里还会那般冒昧的扛您进宫啊!”

    张昌宗以一派慈祥长者的目光看着宫人,笑问:“现在知道什么叫力量了吧?你还差得远呢!继续努力吧!”

    宫人无语,还好已经进了外殿,张昌宗不说话了,不然,宫人只怕会受到良心的煎熬——

    小屁孩子冒充什么长辈啊!

    殿内,张昌宗刚到就有人通报:“禀太后,张六郎来了。”

    武氏收回思绪,道:“快让他滚进来。”

    话刚落没多久,就听张昌宗朗声答了句喏,武氏抬头一看,瞬间无语,顿感哭笑不得——

    那小子居然还真的是滚进来的!双手合拢抱在胸前,骨碌碌、骨碌碌地滚进来的,滚的路线还十分笔直,脸上还带着笑,动作十分利索的滚到她面前,然后抬头笑眉笑眼的请安:“小子张昌宗奉太后命滚进来了,拜见太后,给太后请安。”

    武氏板着脸不语,上官婉儿果断的抬起袖子遮住眼睛,不想看那个趴在地上,一身衣衫简直没法看的蠢徒弟!这……叫你滚你就滚,叫你死进来你是不是要先捅自己两刀?简直蠢得没眼看!

    一旁的金吾卫大将军丘神勣看看太后,看看上官婉儿,又看看还趴在地上的张昌宗,果断的低头数蚂蚁……当然,如果大明宫里有蚂蚁的话,总之,强行假装人不在。

    早就听说太后对张家的小六郎青眼相看,宠爱有加,如今看来,果非言过其实。别的且不论,敢在太后面前这么无羁的,再没旁人了!

    张昌宗等了半天,也没见武太后喊他起来,也没听见她老人家说免礼之类的话,赶紧抬头悄悄觊眼看看,嘛,好莫测高深的表情,完全看不出喜怒……莫不是嫌弃滚的不好看?!

    张昌宗试探着问道:“太后,您觉得小子滚得如何?若是不喜欢这个姿势,小子可以重新换一个!”

    蠢徒弟!

    这下不止是袖子遮眼睛了,上官婉儿直接双手捂脸,感觉无颜见人。当初她到底是吃错了什么,居然收了这么个徒弟!

    武氏表情不变,幽幽道:“六郎,你师父捂脸了!”

    张昌宗“哦”了一声,趴在地上朝婉儿师父拱手:“师父有礼,请恕徒儿不能起身行礼,稍后再给您补过啊!”

    上官婉儿放下双手,瞪着蠢徒弟,瞪得蠢徒弟一脸莫名后,突然一笑,笑得张昌宗情不自禁地一抖,然后,干脆利落的转身,连看也不看蠢徒弟趴在地上的样子。

    嫌弃jpg

    张昌宗感觉他师父的动作,活脱脱就是这个表情包的具现,忍不住摸摸脸,难道是他今天突然颜值不在线,不再可爱了吗?最爱对他的脸动手动脚的师父居然都不想看他了……晴天霹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