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立FLAG
    这件事情上,注定是不能太老实的!雷德森、杰特们,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张昌宗心思电转,笑嘻嘻地问着:“太后您也觉得那些句子写得好吗?”

    居然还反问,武氏瞥他一眼,道:“每一句!三味书坊这名取得也好,你想的?”

    还能怎么说呢?认了吧!张昌宗笑着厚脸皮故作嘚瑟的道:“回太后,正是不才小子想的,是不是又有深度,又有意义,还十分上口好记?”

    武氏莞尔,也不责备他不谦虚,就是上官婉儿似乎玉脚动了动,最后看看武氏又作罢,尽量的目不斜视。

    武氏道:“三味……三味……确实别有趣味,越想越有味道,是个好名字。后面的呢?读史使人明智之语,也是你想的?”

    一句谎话都说了,再说几句……感觉已经没有节操上的障碍了。张昌宗道:“这几句却是与郑太太讨论数次后才有的想法。我华夏历史洋洋洒洒,古今多少事,多少人,朝代更迭,人事兴衰,这些会变,但人性不会变。从历史的发展和结局中,可以得到许多经验和教训。读史书不是为了预测未来,而是要把自己从过去中释放出来,想象是否能有另外一种命运。读史就是为了挣脱过去的桎梏,让人能看到不同的方向,并从过去古人的事件和结局中,看到前人无法想象或是不希望我们想象的可能性。历史是过去,历史也是现在,也是将来。”

    “好!”

    武氏一声喝彩,眼神熠熠生辉,抑制不住的激动与赞赏,道:“太宗皇帝曾言道,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六郎今日之语,与太宗竟不谋而合,虽说辞不同,但却说得更加的明白,虽言辞浅显却意义非凡。张家有子,令人心羡。”

    这是极高的评价了,张昌宗不好意思接受,赶紧谦虚的道:“太后过奖,昌宗还小,还需要学习,不敢当太后如此夸奖。”

    上官婉儿也无法自制的望着自己的蠢徒弟,不,或许,他并不蠢,蠢的人可说不出以上的话来。或许,蠢的那人是她呢?上官婉儿不禁陷入深深地自我怀疑中。

    婉儿师父复杂的心理活动,张昌宗看不出来,他正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怒赞——

    武氏会对这段来自《未来简史》上的一句话这般认同,不就是因为她老人家的心中正在想前人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么?

    这位可是千古唯一的女皇帝,若没有想前人之未敢想的魄力与精神,这女皇帝只怕也是做不成的。难怪一副被骚中痒处,万般忍痛的模样。讲真,张昌宗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读过赫拉利的《未来简史》,赞同书中的某些观点罢了。能戳中武氏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武氏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笑问:“这些话都是你自己想的?”

    张昌宗道:“并不全是,还有好多是与郑太太一起读史书时,我二人讨论后受启发而萌生的想法。小子还记得,刚拜才人为师时,师父教的第一课就是要小子多思考、勤思考,小子谨遵教诲,读书也喜欢多想,只是,想的太多了,思绪太过放飞自我,一会儿一个角度,感觉有意思的同时,收获也是不小的,是故方有读史使人明智之叹。”

    你看,性子太过逗比,思绪太过奔放也是有好处的!

    武氏想及他往日的行事和性情,瞬间便懂了他“放飞自我”的意思,顿觉有趣,不由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这放飞自我用的颇妙。”

    张昌宗嘿嘿笑笑,来了个默认。武氏双目注视着他,又问:“读史使人明智,至理也之言也。读诗使人灵秀,倒也好懂,不过,算学使人精密……此句何解?”

    张昌宗眨眨眼,道:“太后,小子以为算学是一门精密的学科,大到天地之间从南到北距离几何,小到毫厘,一是一,二是二,严谨精密,清楚明白。是算学教会小子对世界大小的认知,对世间事物的认知,如无算学,如何对距离、大小、多少有清楚的认知的?稀里糊涂的可不行。”

    “妙哉斯言。”

    武氏赞了一句,看着张昌宗道:“我发现,六郎总能以浅显的话语把心中的道理说明白。”

    竟然高兴得都不用本宫自称了,看来是真欣赏张昌宗的说辞。张昌宗默默地又给自己三十二个赞,不自觉的甜笑道:“约莫是思路清晰,思维敏捷,口齿伶俐不拖后腿的缘故?”

    上官婉儿又想扶额了,武氏却哈哈大笑道:“言之有理。”

    张昌宗嘻嘻一笑,脸上表情十分开心,虽无得意洋洋之态,却还是让人一眼便能看出他的欢喜来。

    武氏莞尔,转首问上官婉儿:“婉儿,你这徒弟倒是讨人喜欢。”

    上官婉儿眼神莫名的扫张昌宗一眼,对他讨好的笑脸视而不见,满脸沉痛道:“回太后,有时候讨人喜欢,有时候惹人讨厌不说,还十分想打他两下,斯文扫地也顾不得了,且先出了心头气再说也不迟。”

    “师父!”

    张昌宗简直不敢相信了:“弟子以为弟子当是师父您的心肝宝贝才是!”

    上官婉儿冷淡的瞥他一眼,冷凝不语。张昌宗感觉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呵呵哒”,简直心都要碎了。

    武氏笑吟吟的左右看看这师徒俩儿,淡然道:“本宫看着,倒是讨人喜欢多些。”

    张昌宗直接被吓了一跳,别人说他讨人喜欢不打紧,那是真夸他,武氏说他讨人喜欢,那就事情大条了。顾不得搞怪卖萌了,赶紧严肃一下:“谢太后金口,您说小子讨人喜欢,那小子定然是真讨人喜欢,对啵?师父!”

    上官婉儿无语的瞪他一眼,这个坑师父的蠢徒弟,居然知道拿太后压师父了,逆徒!

    武氏看师徒俩儿斗法,看得心情颇为愉悦,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没问呢,朝可怜巴巴看着她的张昌宗招手道:“你师父觉得你讨厌,本宫不觉得,过来本宫问你,知识就是力量此语何出?”

    这个简单,张昌宗早想好了,毫不迟疑的答道:“有感而发啊!郑太太、师父,还有小子我,便是活生生的例证,知识具有改变我们命运的力量。”

    最后一句,说得十分虔诚。能不虔诚吗?如果不是靠着知识,讲真,说不定将来还会走上卖身不卖艺的窘境,但现在靠着知识,也可以响当当地立个fg——

    本帅哥卖艺不卖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