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无证驾驶”
    从宫里出来,天色将晚,赶回张家是来不及了,快到宵禁的时刻了。婉儿师父今晚似乎没有收留他的意思,直接吩咐送他进宫的人,把他带去公主府安歇。

    刚进公主府,还没去拜见太平公主呢,迎面就遇上薛崇秀,被她直接拉到她的小院子里,然后一脸的焦急与关切:“你没事吧?”

    张昌宗心里一暖,笑着拍拍她头:“没事,让你担心了,你要相信哥哥我啊!太后叫我进去,就是想跟我讨论下句子的问题,我虽然写诗不会,都是抄袭的,但哥哥我好歹也是文科出身的好伐?”

    薛崇秀看他一眼,敏锐的发现其中的问题:“太后?!你对阿武的观感改变了?”

    薛老师不愧就是薛老师。不过是一个称呼的变化,她就发现端倪了。张昌宗感觉自己身边这一群女人,那是一个还比一个不简单,感觉这一群人中,唯有他最傻白甜。

    自己给自己在心里做了个鬼脸,张昌宗脸上的笑容带着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梦幻,晕陶陶地笑道:“对啊!改变了,能成为千古唯一的女皇帝,太后果然非常人啊!感觉我快要被她圈粉了!”

    那笑脸……薛崇秀往日看着挺舒心的,今日看着不由有些心塞,默默地上下打量他两眼,犀利的问出一句:“所以,你有了接受被她吃鸡的打算了吗?”

    张昌宗:“……咳咳咳咳咳,你……你说什么?什么吃鸡?”

    薛崇秀面无表情的吐出三个字:“童子鸡!”

    “卧槽!薛老师,你这车真是开的叫人防不胜防,措手不及啊!咱能稍微顾及一下您的萝莉身吗?你面前的这位,也还是个孩子啊!”

    张昌宗的语气有些沧桑。这位薛老师,往日他心目中的舞台上的女神,艺术家,私底下居然是这么一副性子和脾气,往日闷不吭声的,偶尔吭声确实能呛死人,吓死人的类型。讲真,作为迷弟,他得缓缓。

    薛崇秀脸上依旧没什么笑模样儿,态度很是严肃认真的看着张昌宗,似乎她是在认真的询问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并不是乱开车:“你的想法呢?”

    居然还挺执着!

    张昌宗完全搞不懂这些女人在想什么,没错,就是这些女人!薛老师,婉儿师父,武太后,甚至是郑太太,他就没一个搞懂的,除了他娘韦氏他还能猜透几分外,其余人,每个人的想法之类的,他其实都不太明白——

    突然,张昌宗有点儿明白自己为什么打了两辈子光棍的原因了!完全就是太笨,太不懂女人心思了!

    凭实力单身jpg

    张昌宗赶紧甩甩头,把这个突然浮现在脑海里的,让人不怎么愉快的表情包甩掉,定了定神,迎上薛崇秀犀利透着冷意的眼神,脑袋瞬间就被冻清醒了!啧啧,好想喊一句——

    小姐姐气场两米八!

    不过,这气场目前压制的是自己,感

    觉就不太美妙了。张昌宗咳嗽一声,赶紧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作为萝莉就不要多想大人的事情,更不要胡乱开车。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胡乱开车是会出事故的?”

    伪萝莉不语,一双眼睛犀利地盯着张昌宗,看着他插科打诨,心头突然有些不耐:“所以,你不正面回答,是被我说中了吗?”

    卧槽!

    张昌宗都无语了,这个伪萝莉某些时候真是固执得叫人无语啊!叹了口气,道:“你这样真是不可爱啊!我有说过我想卖身不卖艺了吗?明明只是感慨下太后的风采和人格魅力,就被你这么误解,还乱开车吓我……讲道理,你以前有没有去检查过脑回路?是不是格外的崎岖蜿蜒?”

    薛崇秀默默看着他,沉默了片刻,方才幽幽说了一句:“你喜欢可爱的?”

    张昌宗这个逗比货被问得一愣,居然还认真的想了想,道:“不知道啊!说实在的,我也没经验,也没谈过恋爱,唯一的一段感情还是暗恋,结果呢,种子刚埋下去,就被暗恋对象收拾得什么想法都没有了,根本来不及结果。后来入伍了也没心思想这些,再后来,调整了部队,就更没想过了。”

    说得挺老实。薛崇秀默默盯着他眼睛看了一阵,抿直的唇线微微放松了些,满意的颔首,又问:“一次也没想过?”

    张昌宗挠挠头,脸带回忆之色的道:“偶尔一个人寂寞的时候也想过。不过,我班长说过,咱当兵的注定过不了太多日常生活,还是要找个能撑得起家的,不然,我们不在家,一个女人自己若是再弱些,日子就没法过了。我觉得还是有道理的。”

    薛崇秀点点头,心头满意,也有心关心别的了,问张昌宗道:“阿武做了什么?让你觉得被圈粉了,说来我也听听,好不好?”

    说到这个,张昌宗又兴奋起来了,点点头,赶紧就把今天进宫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不无激动地道:“你知道吗?太后给我取了个字,叫世茂,我师父说是世代繁茂的意思,哎哟,你想啊,这字是太后给我取的,这岂不就是将来她会罩着我的意思?别人不知道,咱们是知道的,这位可是未来的大佬,有大佬罩着……秀儿妹妹,在这大唐,咱们就安稳了!”

    薛崇秀唇角不自觉的绽出几分笑意来,为他口中的“我们”二字,这个人,心里原来是记挂着她的。微微一笑,声音也放柔了两分:“如此,我就谢谢六郎哥哥你了,以后也请多多罩着我些。”

    张昌宗豪爽的点头答应:“咱俩而谁给谁啊,我有的,你自然也可以用,我的就是你的,放心!”

    薛崇秀笑了笑,没多说什么,转而道:“阿武放了那些犯宵禁的人,但又小惩了他们,这等手段确实高明,想来,以后骂她的人会少些。不过,经此一事,我们的书坊可就出名了,以后,你不要亲自过去书坊了,待我明日请母亲给我划拨几个手下,有事让他们去接洽就行,我们都不要亲自出面了!”

    张昌宗明白她的用心,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好!这件事就这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