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荥阳郑氏
    薛崇秀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三味书坊火了!还没正式开张就火了!不止是因为墙壁上的那些句子,还有那些因为犯宵禁被抓的书生。

    他们的被抓和被放,让小小的三味书坊,在京城瞬间出名了,每日里,前来墙壁上所写句子的人,几乎可用络绎不绝来形容。

    不全都是书生,也有旁地纯粹是看热闹的普通人,都想来看看让书生们沉迷往返的好句子是什么样的,有人有所得,有人就是凑热闹。然甭管是有所得还是凑热闹,人气就起来了,三味书坊也在京里火了!

    虽说开书坊也是一桩雅事,但终归还是牵扯到商贾之事,这年头,家里有产业涉及到商事的人家多的是,但是,除了商户,鲜少有亲自涉及的。即便某些店铺,大家都知道是哪家哪家的产业,但那只是私下里知道,并不会有人扯到明面上说。

    张昌宗以后是想走仕途的人,薛崇秀为他着想,不想让他插手商事的事情暴露。读书人还是有个清白名声的好。薛崇秀的好意,张昌宗自然接受。

    张昌宗第二天从公主府回家的时候,特意绕道去看了一下,书坊门口确实聚集了好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皆在品读墙上的词句。

    张昌宗藏在马车里摸后脑勺,真的玩大了。也没多停留,赶紧催安胜去族学。书坊再怎么出名,商事终究是小道,可以玩戏,却不能沉迷,不然,不用别个出手,义母太平公主首先就会看不下去。读书事情是不能耽搁的,不然,对不起武后的看重,也对不起婉儿师父和郑太太的教导,主次张昌宗心里是有数的。

    去到族学,又是另一个天地,没人知道他在外面做的事情,也没人知道他在宫里如何受武氏看重,孩子们的世界终归比大人简单。张昌宗其实挺喜欢来族学的。

    高高兴兴地在族学读书一早上,跟张易之和便宜侄儿们回家,心里想向郑太太汇报事情,一回家便急匆匆去小院子——

    “太太,六郎回来了,您想我没?”

    张昌宗心情好,忍不住就想逗逗老太太,知道老太太不喜欢看他嬉皮笑脸,他还就要笑嘻嘻地凑过去招老太太烦。这种兴趣,直接说叫贱,委婉说叫恶趣味。讲真,就算被老太太嗔骂两句,也好过看她古井不波的样子,生点儿气才更鲜活。

    人还没到,声先到了。

    张昌宗笑嘻嘻地快步进去,没用跑的,在郑太太的教育下,他的仪态进步很大,虽然还做不到像郑太太那样走的飞快但衣角丝毫不乱的样子,但该有的架子却立起来了——

    郑氏这里有客人。

    “太太!”

    兴高采烈的叫着,进去才发现有客人,两男一女,俱都上了年纪,锦衣华服,气质清雅,与郑氏相对而坐。张昌宗微微一怔,有些不好意思,莽撞了,莽撞了!

    郑氏白他一眼,微嗔道:“丢人了吧?叫你咋呼!过来,我与你介绍。”

    “喏。”

    规矩的过去。就听郑氏道:“这是我娘家兄弟,你唤舅公、舅太太就是。这是大舅公,这是三舅公、三舅奶。”

    竟是荥阳郑氏的人!

    心里想着,张昌宗面上不显,依言拜见。与郑氏平齐而坐的清瘦老者打量张昌宗两眼,出声问道:“小妹,这便是张家的六郎?”

    郑氏道:“便是六郎。大兄、三哥、三嫂,这边是宫里才人的徒弟,救我从掖庭脱身的张昌宗,行六,你们唤他六郎便是。”

    被郑氏唤作三哥的应该就是郑屹的父亲郑茵,被郑氏唤作大兄的应该就是郑氏这一支的当家人,名字叫啥不知道。

    双方见过

    礼,郑茵笑眯眯地看着张昌宗,道:“六郎既然是宫中才人的弟子,那这一声舅公倒也当的。不过……”

    话没说完,而是转头看兄长郑苇。郑苇自张昌宗进来,一直在打量他,眼神虽不迫人,却并不掩饰打量的目光。而张昌宗发现老人家在打量自己,还自觉很萌的朝他甜笑,然后,就再没别的反应了,老神在在,并无半分异样。以他的年岁而论,垂髻小儿能在这样的打量之下还能这般神情自若,这份心性已是不凡。

    听到郑茵说的,郑苇开口接道:“当谢的还是要谢,我荥阳郑非是不识恩义之人。”

    这话倒是说得张昌宗乐了,拱了拱手,道:“舅公,请恕小子直言,不知舅公打算如何报恩?”

    郑苇淡然道:“富贵荣华,尽可挑选。”

    荥阳郑确实有这个实力。张昌宗脸上的笑容却更大了,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得郑苇面容渐渐板起来,眼睛微敛:“六郎不信?”

    张昌宗克制一下笑意,道:“小子即便年幼,也知荥阳郑之大名,世代清贵,豪门大族,若郑氏想报恩,想必随便丢一点儿资源、财富出来,也足够不止我张昌宗,便是我张家全族受用终生。可是,即便如此又如何?这些统统都不是我想要的,也非我目的所在。舅公可信这世间除了利益,还有真情在?”

    郑苇被问得眼睛豁然睁大,没回答,只是望着张昌宗。张昌宗微微一笑,轻轻地却掷地有声的道:“我救郑太太只因为她是我郑太太,是我师父的母亲。恰巧我有机会便救了,并不是图你荥阳郑的什么报答。上次九叔叔来一再感谢……讲真,我心里便有些意见,如今二位舅公又来这么说,小子是忍不住了,便直言吧。若有不妥之处,还请舅公见谅,当然,若是冒犯了您二位……”

    张昌宗扭头,讨好的朝郑氏笑笑,可怜巴巴的道:“太太罚的时候手下留情些。”

    郑氏眉头抖了抖,手掌动了一下,正在用无上毅力控制着自己不要被这小子撩生气,那边郑苇已经“哈哈哈哈哈”的爆发出一阵大笑,还一边笑一边拍凭几,拍得茶碗都掉了,茶水撒了一地。

    张昌宗脸上也笑嘻嘻地,丝毫没被郑苇突然的大笑吓住,反而脸上一片自得,看,他招人喜欢的功力又精进了。

    郑氏不禁有些手痒,她就见不得他这种洋洋自得、死不正经的样子,干脆利落的伸手,捏住某人的耳朵——

    张昌宗赶紧讨饶:“太太,好太太,有客人在呢,烦请留两分薄面,要罚也等会儿再说吧?弟子人虽小,也是要脸面的。”

    郑氏扭得不疼,其实就是做做样子。闻言,白了他一眼,倒是松开了手。郑苇也笑够了,一双老眼目光灼灼的望望张昌宗,又望望郑氏,温声对郑氏道:“小妹为何愿意与小六郎一起生活,不愿回郑氏,愚兄懂了。也罢,旁地话愚兄便不再劝了,明日我遣人送几个人过来照料你生活起居。”

    郑茵一急,正待劝解,旁边的三舅太拉了拉他,摇摇头。郑氏面上笑着温婉的笑,起身向郑苇、郑茵二人行礼,道:“大哥与三哥的心意,小妹心领,谢大兄理解,小妹又给您添乱了。”

    “傻话,我们兄妹之间,何须说这些。小六郎。”

    郑苇转向张昌宗,张昌宗连忙答应一声,恭敬地听着。郑苇道:“我这小阿妹受苦了,我等兄长无能,一直无法救她出来,如今托你之福出来了,又只愿受你奉养,你便当用心了。”

    张昌宗郑重答应道:“请舅公放心,弟子省得,并会努力让郑太太过得舒心。”

    郑苇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而问起张昌宗的读书情况来,顺便还考校了他一番。一直待到傍晚,用过甫食后方才依依不舍的走了。实在是小院子住不下那么多人,不然,老头儿还不想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