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夏末
    张昌宗曾经调研过长安城内各大书坊每个月的出货量!当然,因为不是内部人,太过精确的数字没有,但是,粗略的估算个数字是有的。三味书坊在这个数值上,上浮了五成的印刷量——

    三天卖完了!

    天太热不想出门,收到热销的消息是在家里,张昌宗心情那个舒畅啊,瞬间便精神抖擞,想也没想的朝旁边的郑氏显摆:“太太,弟子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您!”

    郑氏头也没抬,浑然不理:“字写完了吗?”

    满腔的热情瞬间被灭了个干净!

    张昌宗很是哀怨:“太太,有人说过您不解风情吗?”

    郑氏终于拨冗抬头看他一眼,面色淡然,语气冷酷:“此事与你无关,练字!”

    酷!特别酷!

    张昌宗直接被打击的没脾气了,跟烈日晒过小白菜似的,连叶子都是焉儿的。闷着头,收拾心神,努力的把字写完,递给郑氏:“请太太过目。”

    郑氏终于放下书册……嗯,老太太手里的书,都是张昌宗送的,新鲜出炉的书册一套,当然,都是常用书,稀奇的孤本那些,还没来得及印刷。不过,郑氏说了温故知新,一本《春秋》已经看了好几天了。

    郑氏接过刚新鲜出炉的练字纸,细细的查看一遍,颔首:“字进步不大,不过,养气定静的功夫有进步,先前那般兴奋还能静下心写字,笔画只乱了两笔,不错。”

    难得听到老太太夸他!焉达达的某人瞬间精神了,脸上那笑连后槽牙都要看见了,献宝似的拿起先前撇在一边的信:“太太,我与秀儿妹妹的书坊赚钱了!”

    郑氏眼神闪了闪,淡定的问一句:“赚了多少?让你这么高兴。”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店铺的成本和伙计的工钱是回来了,现在就是要把投入研究的资金赚回来,扭亏为盈,好把先前义母给的钱还回去,等过几个月,或许还能分一小笔给我娘交上家用,让我娘手头宽裕些。”

    全然没一句是为自己打算的。

    郑氏看他的目光柔和了少许,抛出一句:“你呢?有钱了不想花用吗?”

    张昌宗笑道:“我又不持家,不需要钱。”

    作为一个糙汉子兼大直男,他对吃穿都不怎么讲究,除了读书的花销比较大之外,他平时倒没什么花销。

    郑氏微微一笑,语气温和的道:“你是个清醒的孩子,商事终究是小道,对你这样的孩子来说,读书方是坦途大道,莫要因小道荒废了!”

    张昌宗含笑点头:“谢太太教诲,弟子知道呢。”

    郑氏道:“字也写完了,若想出去就出去转转,莫要一直拘在家里,但是,也要注意不要去日头下晒,多喝水,小心暑气。”

    “嗯,弟子去找秀儿妹妹一趟,太太你要乖乖在家,不要太过想念弟子,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贱皮子,临走还要逗老太太一下。老太太自然知道他是故意的,不禁好气的瞪他一眼,不耐烦的挥手:“你走,赶紧走,别在这里碍眼,扰我清

    静!对了,今天回来吃晚饭吗?”

    张昌宗嘻嘻一笑,道:“肯定回来的!弟子就是去跟秀儿妹妹碰个头就回来,太太不要太想我啊!”

    郑氏一副不堪其扰的样子:“快滚!”

    张昌宗哈哈一笑,胆大包天的跳起来,一步蹿到郑氏身前,伸臂抱了她一下,在老太太身子一僵还没反应过来给他一下的时候飞快的放开,然后笑着跑走了。

    郑氏咬牙看着跑走的那道小身影,如果不是家教使然让她无法大喊大叫,她真的很想吼一句——

    臭小子别跑,给我回来!想来,那小子定然回一句,好太太,不跑屁股就要受苦了,等您老气消了弟子再回来!

    郑氏唇角微微一勾,往日里,那臭孩子就是这么跟他母亲韦氏贫的,有个这么活泼调皮的儿子,韦氏也是辛苦了。在家就跟多了好几个人似的,不在家……郑氏幽幽一叹,把阿喜叫来,臭孩子这几日似乎很喜欢前两日大兄他们来时做的那几道菜,不如今天再给他做一次吧。

    这般想着,换了身旧衣裙,放下书册,起身去厨房,准备指挥着厨娘,好好准备今天的晚饭,等六郎回来吃饭的时候,肯定能多吃两碗……时辰不算太早了,得先去准备才是。

    外头日头还大,快到立秋了,还这么热,说好的环境好气候就好呢?张昌宗觉得那肯定是骗人的,反正这么大的日头,骑马是不成的,还是乘马车吧。

    骑着马车先去公主府,结果,太平公主居然不在府上。张昌宗是来找薛崇秀的,太平公主在不在家都一样,结果,门房的人告诉他,几位小主都去驸马府那边了,因为公主是奉太后令进宫陪侍的,要住在宫里,立秋后才会回来,年年如此。

    张昌宗这才想起,去年貌似也这样,每年立秋,太平公主都是在宫里陪武氏过的。逐跟门房说了一声,又上马车转到去驸马府,好在,两处府邸相离不远。

    经门房通传后进去,薛绍在,薛崇胤、薛崇秀、薛崇简都在,薛崇简见他进来,还给了他一个甜甜地正太萌笑:“牛郎的的!”

    没错!他的六发音出来是牛!还好广大的古代人民……特别是太平公主不知道牛郎的意思,不然,肯定会笑得丧心病狂。

    什么?你问薛崇秀有没有笑……笑了,只是笑得比较含蓄,不像她娘那么奔放,沉静文雅的人设依旧稳如泰山,没有一丝崩坏。这稳当的!向小姐姐学习!

    “昌宗见过义父。”

    张昌宗先行个礼,等薛绍喊他免礼以后才跳过去,一屁股坐薛崇胤旁边,勾头看三兄妹在干啥,跟他一样,都是刻苦向学的孩子,都在练字呢。至于薛崇简……那就是凑热闹的。

    薛绍面上挂着慈和的笑,见他这活泼的样子,不由说了一句:“都已经是取字的人了,还这般跳脱!世茂……世茂……挺好。”

    张昌宗有些蛋疼,正太脸板得死紧。薛绍一怔:“怎么了?”

    张昌宗扭头,严肃的答道:“回义父,没什么,刚才不过是认真考虑一下,将来莫若取个‘双塔’的别号吧!”

    世贸双塔……多么和谐,多么具有纪念意义。手动滑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