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气焰滔天
    周兴?!周兴!请君入瓮的那个周兴!他来干嘛?

    张昌宗和薛崇秀对望一眼,俱都表情凝重。

    薛绍想也是听过周兴的“凶名”的,虽然面色苍白,眼睛扫视室内一圈孩子,脊梁一挺,主动跨前一步,拦在孩子们身前:“周左丞,丘将军联袂而来,不知所为何事?连让门房通传也不曾,就这般闯进来……当我薛绍是何人?”

    丘神勣面容一板,眼角扫到站在一旁的张昌宗,抱拳说了一句:“驸马,某家奉命行事,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周兴对丘神勣的行事有些看不起,眼神略带嘲讽地瞥他一眼,脸上还带着笑,那笑容里,隐隐带着嗜血和得意:“本官是做什么的……驸马岂会不知?本官上门因何事……驸马怎会不知?驸马,请!”

    丘神勣默默朝左右看看,左右的金吾卫立即上前,一人一边就想钳制薛绍,薛绍面容一凛:“大胆!放肆!吾也是尔等可近身的?滚开,我自己会走!”

    去抓人的金吾卫抬头看向丘神勣和周兴,丘神勣默默摆摆手,金吾卫退开,放弃钳制的方式,默默站在薛绍身后。

    “哼!”

    周兴冷眼看着,脸上皮笑肉不笑的道:“驸马好大的威风!到了周某手里还这等威风的……希望驸马来日依然能风采如故。来人,带走!”

    周兴身后立即跳出两个满脸横肉的衙役,一脸凶相的扑向薛绍——

    “哇!”

    最小的薛崇简被吓得哭出来,朝父亲张开小手:“抱抱!”

    薛绍表情一痛,正待弯腰去抱幼子,一旁看守的金吾卫手里的横刀刀鞘直接从他腋下穿过拦住:“驸马请自重!”

    “耶,耶,抱!抱!”

    薛崇简哪里懂得这些,他只知道他害怕的时候,父亲没有抱他,哭声愈加的凄惨,愈发的大起来。他的贴身婢女糖糕立即上前去抱他:“二郎乖,莫哭!”

    “聒噪,滚一边去!”

    衙役想也不想的一脚踢向糖糕——

    “住手!”

    薛崇秀立即去拉糖糕,却不想那衙役根本没想着收脚,薛崇秀、薛崇简被糖糕带着一起摔倒!

    “尼玛!”

    张昌宗顾不得多想,直接冲去,接着冲势一头撞在衙役肚子上,直接把人撞倒;薛崇胤也急了,冲过去朝着倒地的衙役就是一脚:“打死你!你们凭什么抓我父亲!父亲,父亲!”

    “哎哟!”

    薛崇胤已经快七岁了,力气尽够,踢人自然疼。衙役天天跟着周兴抓人,被两个小孩子先是撞了肚子,又被踢了几下,踢的不说了,被撞的那一下却十分疼,想也不想伸手就去抓薛崇胤的脚——

    “大胆!”

    张昌宗暴喝一声,一边伸手拉薛崇胤,一边想也不想的跳起来,一脚踩在衙役的手上,衙役受痛放手不再抓薛崇胤,刚要发作,迎面就被张昌宗一脚踢在太阳穴上,晕了个不省人事。

    “毛二?”

    另一个衙役见同伴居然被一个小孩子打晕了,想也不想的冲上来,张昌宗没动,静静地等着对方接近,瞅准机会,冲着脐下三分处就是用尽全力的一脚——

    “嗷!”<

    br />

    衙役惨嚎着弯成个虾米倒在地上惨嚎。张昌宗顺势拎起地上方才几个孩子坐着练字的坐榻直接扔衙役脑袋上,直接把人砸晕过去!

    一个照面下,直接打晕了两个衙役!然后,一脚踩在衙役的后脊梁上,高声道:“太平公主尚在,我看谁敢放肆!”

    众人……包括周兴和丘神勣都齐齐看向他,周兴眼神探究,丘神勣表情深沉。张昌宗才不管这两人在想什么,当务之急,先把人镇住再说。这些兵丁、衙役如狼似虎,都是跟着周兴常常抄没权贵之家的,胆大包天,横行无忌,如果不先把人镇住,今天这府里会乱成什么样都不知道!

    张昌宗不理周兴和丘神勣,只一双眼犀利的扫视着众兵丁和衙役们,大声道:“周兴、丘神勣位高,但我义母堂堂公主收拾你们这些小喽啰却不需要费什么功夫!希望诸位今日行事三思才好,免得来日为家里招祸!”

    明晃晃地威胁!

    众兵丁、衙役一震,终于想起这驸马府的女主人是谁,都不禁有些一缩,再无方才那般气盛。

    张昌宗眼神逼视一圈,无人敢与他对视,心里才悄悄吁了口气,面上神情不变,抬头看向周兴与丘神勣,拱手道:“青天白日的,二位就这样带着人马临门,我义父乃是堂堂县子,太宗之外孙,高宗之贤婿,二位这般行事,若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待我义母知晓,定会与二位好好絮叨絮叨。”

    丘神勣看他一眼,没说话,周兴却满脸讥笑的,十分刻意的上下打量他两眼:“小娃娃好大的口气,莫说是先帝贤婿,便是先帝亲子,牵涉谋反也是大罪!”

    “谋反?!”

    张昌宗与薛崇秀对望一眼,两人眼里都有些茫然和不解——

    薛绍会谋反?!那不至于啊!

    正疑惑不解,隔壁薛顗府突然响起一阵凄厉的哭嚎声!张昌宗面色一变,难道……想也不想的望向薛绍,眼带求证之色。

    薛绍还未给他回应,周兴已然冷笑道:“经查,薛顗牵涉宗室李冲谋反一案,着缉拿归案,薛绍身为兄弟,难辞其咎,着带回调查。看在太平公主的面上,请驸马跟本官走一趟吧!至于你们……”

    《唐律疏议》里,谋反位列十恶,论罪皆斩。薛绍是被薛顗牵连的,最少也要流放三千里!妻子妾等,没官。尼玛,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薛绍居然是被薛顗连累的!

    周兴冷笑着看脸色苍白的张昌宗,皮笑肉不笑:“按律,若无赦免,大公子、小公子并县主也请跟本官走一趟吧。至于你嘛……”

    望着张昌宗呵呵冷笑。丘神勣默默翻眼看张昌宗一眼,上前一步,低声朝周兴道:“这位乃是吏部郎中家的从侄,宫里上官才人的徒弟,公主与薛驸马的义子,京中有名的小神童张家六郎张昌宗。”

    “原来还是个名人。”

    周兴呵呵冷笑,突然脸孔一板:“李冲谋反一案,牵涉重大,太后有旨,令臣等严查,切不可姑息,以免错漏。既然张家与驸马来往如此紧密,莫若查一查的好,来人,一起带走!”

    薛绍面色一变,连忙道:“此事与张家无关!”

    张昌宗没说话,只是目光森冷的看着周兴,唯有薛绍惊叫出声,喝止周兴。周兴微微一笑:“驸马,请恕本官职责所在,不敢苟同。请驸马放心,若是张家无罪,不曾牵扯其中,本官自然会放人,若是牵扯其中本官却不曾查明,那便是有负太后恩德之大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