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引诱
    居然是先引诱薛崇胤!

    张昌宗和薛崇秀对望一眼,两人眼里都有些无奈。能被人称作酷吏,狠心和机谋,周兴不缺。人性之恶,人性之善,他洞悉于心。

    薛崇胤没说话,一双眼紧紧盯着周兴手上的胡麻饼,频频咽口水。张昌宗心里叹了口气,扬声道:“周左丞,阿胤日日被义父、义母拘在家里读书,少有外出之时,你问他还不如问我!我的名声响彻长安,若我是不出去走动的人,哪里会有名声可言呢?对吧?”

    周兴居高临下的站着,俯视着牢房里的四小,闻言扭头看张昌宗,脸上笑得讥诮:“张昌宗……呵呵!”

    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举起手中的胡麻饼:“想吃否?”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自然是想吃的,不然我跟你搭话干嘛!怎么样?周左丞要问口供吗?只要给我把肚子吃饱,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兴又是呵呵一笑,笑容带着说不出的畅快:“此时此地,张昌宗你为何不再倚仗太平公主的名头了?”

    张昌宗笑眯眯地道:“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嘛。我义母如今还在宫里头,我肚子饿却是再实在不过,阿胡家的胡麻饼还是要趁热吃才好,凉了吃油就硬了,那就不好吃了!容我提醒周左丞一句,这热的饼子和凉的饼子能换取的口供可是不一样的。”

    周兴不答,只是冲他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转头和煦的望着薛崇胤:“大郎君,可想好了?或者,大娘子也有兴趣?你二人谁答我,我就给谁吃,千万别学张昌宗,他不乖,不乖的小孩是没饭吃的。”

    居然还玩挑拨离间的把戏!对着几个小孩子,他也好意思!张昌宗看周兴是打定主意冷落他,拿他当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也不说话,只走过去蹲在监牢门口,双手拄着下巴,陶醉的闻胡麻饼的香气,确实挺香的。

    “六郎,莫要搭理他!”

    薛崇胤喘着粗气,一把把张昌宗拉过去,怒视着周兴:“只要母亲在一日,他便不敢对我们怎么样!饿就饿吧,我倒要看看他周兴敢不敢饿死我们!”

    说完,背转过身,背对周兴气呼呼地坐下,理也不理他。周兴冷眼扫了四个小孩儿一圈,慢条斯理的把胡麻饼掰开,故作陶醉的一闻:“这么好吃的胡麻饼,居然没人愿吃……也罢,既无人吃,那本官也不勉强。有一点大郎君说对了,有公主在,本官是不敢饿死你们,那么,就请大郎君、大娘子几位用餐吧。”

    说完,喊了一声“来人”,就见狱卒端着一个托盘过来,盘子里有四个小碗……真的是小碗,比小孩儿拳头大不了多少。碗里装着清粥,隔老远就能闻见馊味儿。

    周兴讥诮的看四人一眼,拱拱手:“大郎君,大娘子,请慢用。趁此机会可好好想想,若有口供可大声呼叫,自会有人禀报本官。告辞!”

    周兴走了,狱卒打开监牢门下方特意留出来的小门,把托盘放了进来。薛崇胤又气又怒,

    怒视着狱卒,起身就想把稀粥踢翻,薛崇秀适时的拉住他:“大哥,等等!六郎好好看看,这粥可全是馊的?”

    张昌宗点点头,一碗一碗的端起来闻了闻,道:“两碗馊的,两碗不馊。”

    薛崇秀道:“大哥和二郎吃不馊的,我与六郎吃馊的。”

    “不行!”

    张昌宗与薛崇胤一起反对,薛崇胤道:“我吃馊的,阿妹与弟弟吃不馊的,我是长兄,当爱护弟妹,阿妹当听我的。”

    张昌宗欣慰的看他一眼,道:“馊的谁都不能吃!刚刚立秋天气还热,这些馊的粥吃了是会生病的,这大牢里可没人给我们找医生!不知道义母要用几天才能救我们出去,能不生病就不生病,馊的就别要了!”

    薛崇秀冷静地道:“只要母亲在,断他周兴也不敢真饿死我们!六郎先前为了维护我们得罪了周兴,他不敢饿死我们,可饿死你却不见得不敢。这粥我们一起喝,不过,喝之前,先把二郎喂饱,剩下的我们三人分着喝!”

    “嗯!”

    薛崇胤立即答应,张昌宗只是笑笑,没说什么,看薛崇秀先把薛崇简喂饱,两碗粥,只剩下一碗,三人一人喝一口,张昌宗只是微微沾了沾嘴唇,做出喝的样子,其实一口没下肚。看薛崇秀也喝得克制,三口里最多喝一口,其余两口也一样只是沾沾嘴唇便递给薛崇胤。唯有薛崇胤是真小孩儿,人又实诚,真的一口一口喝下去,不过,每一口都喝得很克制,小口小口的,完了催促张昌宗和薛崇秀:“六郎,秀儿,你们多喝点,喝大口些,我已经饱了!”

    这傻孩子!

    张昌宗没多说,只在心里默念着,希望太平公主和婉儿师父早日收到他们被抓的消息,早点儿来搭救。不然,第一日还能应付,若多来几日,周兴也不需要耍什么花样、手段,甚至不需要断食,只要每顿给两碗这样的清粥,熬不到两日就能为所欲为了。

    监牢里,四个小孩子相助相扶,同手共度。监牢外,太平公主府,一个年约四旬左右的妇人跌跌撞撞的去敲大门,门房来应门:“这不是王嬷嬷吗?怎地如此惊惶?”

    王嬷嬷满脸悲切之色,不待门房多问,一边往里闯一边哭道:“出事了!出大事了!长史呢?老奴要见长史!”

    不一会儿后,太平公主府立即有数骑飞奔而出,其中一骑奔向宫中,刚到宫门口,就被侍卫拦住:“大胆,何人敢在宫门口奔马?还不速速下马!”

    马上骑士正是陈象,从怀里掏出长史给的手令,道:“某乃太平公主府侍卫,奉长史之令,有急报禀报我家公主,烦请通报一声。”

    那侍卫抬眼看看陈象,接过手令,道:“宫禁重地,岂可乱闯!你且等着,我使人替你去通报。”

    然后,拿了手令,闪身进了宫门,把手令往怀里一揣,朝里面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同伴点点头,侍卫则转身向另外一道宫门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