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尽在掌中
    武氏没动,也没出声,居高临下的看着跪着的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神情莫测,没有心虚,自然也不会不自在。就那么坦然的看着默默哭泣的太平公主,转首问道:“周兴,崇胤、崇秀、崇简人呢?”

    周兴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地道:“回太后,随驸马一并下了牢狱。”

    武氏眯眼瞟两眼女儿,见她只是默默哭泣,也不敢开口哭求,不置可否的抿了抿嘴唇,转而问上官婉儿:“六郎呢?六郎又怎地了?犯了什么错让你到我这求罚?”

    上古婉儿哽咽道:“回太后,今日是六郎进宫读书的日子,您知道的,六郎从不是荒废学习的人,奴在宫里久等他不来,不放心去宫门口问问。不想派出去的人竟遇上等在宫门的公主府长史,一问之下才知当日金吾卫去抓人,六郎也在场,一并也被抓了进去!是奴没教好徒弟,请太后责罚!”

    上官婉儿清楚张昌宗的为人品性,太后也清楚,知晓那小子往日看着虽滑头,但待人却心实,非是那等口上抹蜜,实际半点儿真心没有的人。

    几乎不用问就能猜到,以那小子的品性,遇上金吾卫上驸马府抓人,他只会想办法护着,定不会想着摘干净自己,张昌宗便不是那等忘恩负义、薄情寡义的人。

    武氏转首问周兴:“周卿,六郎也一并下狱了?”

    周兴心里咯噔一下,更加恭敬的道:“当时人事嘈杂,诸事纷乱,许是被手下人一并带进去了吧,微臣也不曾细问,近日精力多在审理主犯。”

    上官婉儿抬头,目光幽幽的看他一眼,只悲声道:“求太后与奴做主!”

    太后不语,只冷眼看着周兴,目光幽幽,看得周兴冷汗都下来了,连忙道:“微臣出宫就去查,若无牵扯,定然把才人的徒弟放出来!”

    上官婉儿猛然抬头,盯着周兴:“劳烦周左丞费心了,自古以为,从不曾听说过抓捕主人家,连客人也抓的,更没听说过六岁孩童也能株连谋反的,望周左丞细察才好。”

    周兴淡淡的笑笑:“下官蒙太后看中,主审此案,自该细细审察,若是错漏犯过有罪之人,岂不是有负太后恩典?但请才人放心就是。”

    太平公主低垂着头,听着周兴跟上官婉儿打机锋,细细审查……不就是还要关六郎几天的意思?五天!她的大郎、二郎,还有她的秀儿!

    太平公主眼中划过一丝狠色,抬头:“母亲,女儿身为母亲的女儿,我的驸马却牵连进谋反,辜负圣恩,确实该好好查一查,驸马之事,女儿绝不求情,只是,四个孩子……最大的大郎和六郎也不过才六岁,最小的二郎才三岁,母亲!求母亲开恩,把孩子们放出来可好?这已经是第五天了,大狱之内,孩子们……求母亲开恩!”

    太平公主哭着跪行向前,哀声恳求着。武氏平静地望着她,也不说放,也不说不放,只转首吩咐周兴:“周卿家,听到了吗?此案牵扯株连甚广,你须得好好审清楚了,莫要放纵,也莫要冤屈,懂吗?”

    周兴恭敬的应着:“喏!”

    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即便是亲外孙,即便是上官才人,跟太后的大业比起来

    ,都得靠边站!心里得意,面上却更加恭敬:“只是,太后,金吾卫那边……”

    武氏淡然道:“本宫自会吩咐丘神勣配合你。”

    “喏,微臣告退。”

    周兴退了出去,然而,武氏并没有松口说放孩子们出来。太平公主脸色煞白,哀声喊了一句:“母亲!”

    上官婉儿默默弯腰低头,开始磕头,一语不发,只一下接一下的磕头。武氏高居上首,面色平静,看也不看二人一眼,只问了一句:“丘神勣可来了?”

    莫成安连忙道:“回太后,丘将军已经到了,正等着太后召见。”

    “让他进来。”

    说完,顿了顿,看也不看太平公主,吩咐道:“莫成安,把公主和才人扶起来。”

    “喏。”

    莫成安带着小太监去扶人,太平公主悲切:“母亲……”

    武氏淡淡地饮了口水,道:“若你继续跪着,本宫便不再过问此事。”

    太平公主吓了一跳,她的母亲她知道,历来言出必行。即便心中焦急如灼,也只得在内侍的扶持下起身,抱着肚子坐到一旁的坐榻上。上官婉儿倒是干脆,也不用人搀扶,自己站起身来,只一张脸却苍白得毫无血色。

    武氏就像没看见一般,等丘神勣进来,免他礼后,吩咐他坐下,悠然开口道:“周兴进来告状,说你不配合他,怎么回事?说与本宫听听。”

    丘神勣听见被告状了,居然也不慌乱,脸孔依旧板得死紧,瓮声瓮气的道:“禀太后,自古行军必有令,无令不可出兵。卑职奉太后令协助周左丞缉拿薛氏一组,自问尽心尽力,不曾有一丝懈怠,不知周左丞不配合之语何出!若非要攀扯一个不配合的罪名……”

    丘神勣顿了顿,续道:“便是进驸马府拿人之时,才人的徒弟张六郎也在,周左丞手下的衙役欲对大郎君他们无礼,张六郎出言庇护,周兴便怀疑张氏与谋反案有染,令卑职出兵拿人。只是,出兵之前,太后只令末将协助缉拿薛氏,并无缉拿张氏之命,是故,末将不敢妄动。许是末将愚笨,若有错的地方,请太后责罚。”

    居然是这样被抓进去的!太平公主眼光一闪,脸色冷了几分,上官婉儿默默盯着地面看,手掌一紧,却没吭声。

    武氏满意的点头,面上终于有了点儿笑模样儿,道:“自古兵家无小事,无令不可出兵乃是铁律,不可违之。丘卿家很好,不曾辜负本宫的信任。此事你不用放在心上,自今往后,望卿家坚持如故。”

    “喏。”

    丘神勣感激的道:“末将谢太后看重。太后日理万机,若非太后信重,又怎会专门召见末将细问缘由,太后如此恩宠,末将敢不肝脑涂地以报之!”

    武氏随意的摆摆手,道:“邱卿的为人,本宫尽知,自不会无故责罚于你。”

    说着,命人奖了丘神勣,才让他退下。待丘神勣退下后,方才转首望向太平公主与上官婉儿,意味深长的道:“你二人……可看明白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