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援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无论是什么事情,只要对它保持无限的热情,就能取得成功。

    什么?你问怎么才能成功啊?

    只需要做三件事情,努力、努力、再努力!

    如果努力也无法成功呢?那一定是你没努力够。成大事者,不恤小耻,立大功者不拘小谅。聪明的人绝不等待机会,而是攫取机会,运用机会,征服机会,以机会为仆役。

    什么?你说你笨……笨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够坚毅努力。人真正的才智是刚毅的志向。人一般缺乏的不是才干,而是志向,不是成功的能力而是勤劳的意志。

    ……

    张昌宗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努力回想上辈子“天真年幼”时期看过的鸡汤,然后,挑选能用的,估摸着能让周兴产生共鸣的,用言语包装一下,用特别真诚、特别激越的语气说出来,自我感觉特别鼓舞人心,至于成不成——

    已经尽力了.jpg

    周兴一开始还挺矜持,冷着脸,不发一语,但耳朵竖得老高,默默地听;待张昌宗说得多了,许是引起了他的共鸣,冷脸也维持不住,变成了若有所思,时不时的扫张昌宗一眼,依旧不发一语。倒是一旁的衙役们,听得全神贯注,心驰神往,听到精彩处居然还知道提问了。

    张昌宗对问题都给予耐心的解答,至于有没有效果……他已经把自己都掏空了,有效果最好,没效果也无可奈何,毕竟他真的努力了。何况,最大的目的拖延时间达成的还不错,另外就是……一切都看运气!还有就是,美人儿师父咋还不来呢?

    “啪啪啪啪!”——

    感觉无话可说的时候,周兴居然鼓掌了,冷脸也不绷了,笑眯眯地:“好,精彩,可谓字字珠玑,发人深省,想不到上官才人还有这等才学,难怪那般得太后看重。”

    张昌宗仰首看着周兴,顺势道:“对啊,我师父很得太后看重,周左丞要不要给我师父这个面子呢?”

    周兴仰首大笑,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俯视着张昌宗,眼里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恶意,表情却有亢奋之感:“令师之才学,果叫人佩服,本官受小神童转述指点,自当不胜感激。为了表达对小神童和令师的感谢,不如也让本官对小神童指点一下刑具的用途如何?”

    张昌宗心下一叹,脸上的笑容却没变,淡然道:“早就听说周左丞精研刑罚,是为翘楚,今日一见方知此言过谦,周左丞这翻脸不认人的功夫,想来也为当世翘楚。也罢,见识一番也好,周左丞,请指教!”

    张昌宗从未想过忽悠几句鸡汤就能让名垂千古的酷吏对他刮目相看,更没想过要以此膺服对方。听几句名人格言就能纳头就拜那么玄幻的事情,张昌宗从未想过,他想的不过是扯谈两句,拖延下时间,如今事不可为,也不觉得沮丧,该来的终究会来,来了唯有面对,别的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唯坦然尔。

    “好气度!好魄力!”

    周兴这句称赞,语气极为真诚:“本官手中经过的稚童,如张郎者再无一人,这等气度、心胸,可堪赞叹。若是旁人,本官定不会再啰嗦,看在张郎的气概上,再问一句,张郎说是不说?若说了本官定然手下留情,许你尸骨周全,若不说……至多不过是费些周折。张郎常在宫中行走,可知对太后来说,何事最不可容忍?”

    周兴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张昌宗叹了口气:“自是江山万里大权在握,余者皆可容,唯此二者不可触。也所以……”

    张昌宗直视着周兴,讥讽道:“周左丞才能草菅人命,凶名震四方。”

    周兴再度大笑,笑声里掩不住的得意:“对!张郎能闻名京师,得上官才人与太后看重,果然不凡。只是这样不凡的你,来到这大狱刑堂也只能折戟沉沙,俯首认命。你张家前途已定,张郎请吧!”

    张昌宗幽幽一叹,不再多说,活了两辈子,见识过的大场面不少,从未怕过谁,更没怕过死,这辈子亦然。张昌宗扬眉,夷然不惧:“来吧!”

    周兴瞪视着坦然的张昌宗,目光闪烁,笑眯眯地面庞突然一紧,语气森冷:“先上夹棍!”

    立即有衙役上前想钳制他。

    张昌宗冷静地调整姿势等着,待人弯腰半蹲着近身,立即鼓起所有力气,欺身上前撞入衙役怀中,趁着人倒地的功夫,右手中早就捡好的木片顺势往脖颈上一插,左手则顺便带走对方的腰刀,然后,刀身一横,看也不看惨叫的衙役,锋刃毫不犹豫地对着自己的脖颈,气喘吁吁的微笑:“某虽不才,然自决生死还是能做到的。惜乎年幼,不然……”

    张昌宗意味深长的望望周兴,如果再让他成长几年……可惜可叹。

    周兴目光闪烁,看张昌宗的目光近乎咬牙切齿:“张郎好身手,倒叫人意外。不过,到了我这刑堂,却由不得你了!上杀威棒,只要留口气便成……”

    “太后教令到!”

    刑堂的大门被推开,盔甲摩擦声,跑步声接踵而至。周兴脸色一变,怒喝:“还不动手!”

    张昌宗一凛,毫不犹豫的鼓起剩余的力气,挥刀劈砍——

    上官婉儿刚进来就见衙役围着张昌宗持棒打杀,不禁目眦欲裂:“周兴尔敢!丘将军,快救人!”

    张昌宗不敢松懈,奋力的举着刀,努力向婉儿师父的方向跑。随同前来的丘神勣立即快步上前,腰间横刀挥舞,刀光飞舞,砍得追打张昌宗的衙役鲜血纷飞也不管。周兴大怒:“丘神勣,你想做甚?”

    丘神勣面无表情的拱手:“太后有令,特赦张昌宗免于难。某家不过是奉命行事。”

    那边厢,上官婉儿已然接住扑过来的徒弟,眼里闪烁着心疼、担忧之色,手颤抖着摸到宝贝徒弟的身上,急急的问道:“六郎,六郎,可有哪里受伤?打到哪里没有?太医,太医呢?”

    张昌宗方才鼓起全部力气反抗,如今身上真是一丝力气也无,软绵绵地靠在婉儿师父香软的怀中,甜笑:“师父,您总算在徒儿抹脖子前赶来了!师父……”

    手臂软绵绵地垂下,嘴角明明还挂着笑,人却直接昏迷不醒。上官婉儿惊声尖叫:“太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