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后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啪!”——

    杯盏被人用力砸在地上,碎片高高弹起,可见扔之人用的力气。太平公主浑身颤抖,气得脸色发白,声调却还保持着平稳:“你……你说什么?再与本宫说一遍!”

    长史深吸一口气,重复道:“属下随上官才人进到大狱监牢,发现大郎、二郎、大娘子与六郎皆关在同一间牢房!”

    “周兴贼子!竟然毁我秀儿!”

    太平公主气得用力的一拍床榻,手掌因太过用力,瞬间便又红又肿,而她仿佛并未察觉一般,只满脸的咬牙切齿,痛恨不已。

    嬷嬷连忙一把扶住太平公主的手,急声劝道:“好我的殿下,您再生气,为了那起子小人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出气啊,您不想想别的,还得想想您腹中的小郎君,殿下,可不能再伤到身子了。”

    太平公主左手一滑,滑到腹部,深呼吸几下,眼睛比起来,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比比手,让长史先退出去。然后,断然道:“嬷嬷,你安排一下,此事但凡经手之人……我不希望泄露半句。”

    “喏。”

    嬷嬷没有半分迟疑的答应,答应完了,想起一事:“殿下,六郎那边……”

    “照旧便是,此事说来也是他无辜受累。”

    “只是,六郎在,又有周兴,此事恐还会横生事端,若泄露……于大娘子将来名声闺誉有损。”

    嬷嬷忠心耿耿的劝诫着。太平公主还没说话,一道清脆的萝莉音就脆生生地冲出来:“若泄露让六郎娶我便好!”

    却是薛崇秀梳洗干净、吃饱肚子被春晓抱着出来。薛崇秀拍拍春晓,示意她放下自己,径直走过来,双目圆睁瞪视着太平公主和嬷嬷:“母亲和嬷嬷想杀六郎灭口吗?”

    嬷嬷恭敬一礼,没回话。太平公主被问得一窒,解释道:“不是。周兴用心险恶,把你一个小娘子与几个小郎君关一起,于你将来……”

    薛崇秀直接打断道:“所以,母亲对此提议也是心动的,对吗?”

    太平公主不说话了。薛崇秀直视着太平公主,幽幽道:“母亲可知,在大狱的这几日,我与哥哥、弟弟是如何过来的?”

    也不等太平公主询问,薛崇秀就径直道:“头三天,每日两碗清可见底的稀粥,四人分食。先仅着最小的二郎,然后是哥哥和我,六郎自己,每次只是沾一沾嘴唇便作罢。如无他护着,女儿和哥哥且不论,最小的二郎绝对熬不下来。”

    “秀儿……”

    太平公主满脸羞惭,正待说话,薛崇秀已然举手道:“母亲且慢,女儿话还没未说完。后面几天,六郎见如此不是办法,趁着周兴诱供的时机,激得周兴不敢再苛待我们几个,但他自己却因此得罪周兴,饮食一直被克扣,没有饿死他不过是周兴想从他哪里拿到诱供,把张家牵连到案子里。这样的人,这样为了我们兄弟掏心掏肺的人,女儿不懂,母亲为何会心动!母亲,暖人心难,寒人心易,望母亲三思。至于女儿的闺誉,左不过等我将来嫁给他便是。”

    太平公主没说话,倒是张嬷嬷急急地道:“好我的大娘子,这话可不能乱说。大娘子您出身名门,六郎虽好却非良配,他的出身门第……”

    “张嬷嬷慎言!”

    薛崇秀板着脸孔,眉目冷肃,直视着她:“我今后还有何门第出身可言?不过是赖母亲身份得以苟且存活的谋逆之辈。而六郎将来注定是一飞冲天、一鸣惊人之人,若论配不配,当也是我配不上他。母亲说,女儿这话说的可对?”

    “秀儿!”

    太平公主哀声叫她一声,无奈身有不便,无法起身,只目光哀切的看着她。薛崇秀黑黝黝地眼珠注视太平公主片刻,疲倦道:“女儿言尽于此,剩下的……母亲径可自己定夺,若六郎……女儿绝不独活!春晓,我累了,抱我回房吧。”

    “喏。”

    春晓抱起薛崇秀,望着她娘和公主,欲言又止,最后,忍了忍,没多说什么,抱着薛崇秀过去偏殿的小榻上休息。这几日小娘子在狱中吃苦了,是该好好休养。

    “殿下?”

    待薛崇秀出去,张嬷嬷恭敬的请问着,太平公主揉揉眉心,神情疲惫:“罢了,就按照先前说好的做。我知嬷嬷是一片忠心,秀儿还小,她还不懂,只是,六郎绝对不许动他。”

    张嬷嬷欲言又止,脸上是不赞同的神色。太平公主幽幽一叹,道:“嬷嬷可知我是如何知晓府中的消息的?”

    “不是。”

    太平公主面露苦笑,道:“这几日我细细想来,母亲……筹谋此事日久,报讯的长史被堵在宫门口,根本无法传递消息进宫。”

    张嬷嬷一震,脸露惊讶之色,旋即想到,如果是那位行事的话,确实能有这样的手笔,连忙追问道:“那殿下是如何知晓的?”

    太平公主道:“是六郎的师父上官才人。”

    “上官才人?!她又如何……”

    太平公主叹了口气,幽幽吐出三个字:“荥阳郑。”

    张嬷嬷恍然,对,自郑氏被六郎搭救出宫,上官才人可再不是孤苦无依之人了,她的背后站了荥阳郑氏这个庞然大物。而六郎是上官才人的嫡传弟子,看上官才人待他的架势……张嬷嬷悚然一惊,毫不犹豫就给了自己一巴掌,恭声道:“是老奴想岔了,进了错言,险些误了殿下。”

    太平公主摆摆手,道:“这不怪你,你并不知其中内幕,我正待与你说,秀儿恰好闯了进来,倒让她好一通生气。”

    张嬷嬷连忙道:“是老奴的罪过,等大娘子睡醒,老奴亲自去解释。”

    “不用,此事我自会与她言说。当务之急,先把我交代之事办了,另外,查一查驸马的境况,不管……”

    忍了忍,似乎费了好大力气,方才吐出话语来:“是生是死,终究要有个明白消息。”

    “喏。殿下放心,一切便交给老奴去办,殿下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和小主子们。”

    太平公主缓缓颔首,旋即躺倒榻上,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休息。张嬷嬷关切的看一眼,为她掖掖被角,然后才快速、安静地退了出去。

    ==============

    昨天头晕居然是药物反应,求我内心的阴影面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