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颜即正义
    说到薛绍,上官婉儿的表情和缓了几分,抬手摸张昌宗的头:“你便是为他难过?”

    上官婉儿坐在榻边。张昌宗滚过去,头颅靠着她的腿,不说话。上官婉儿幽幽一叹,道:“太后免了他流徙之罪,罚他杖责一百。”

    张昌宗失声惊道:“杖责一百?!这跟要命有啥区别?还不如流徙呢!”

    起码,判流徙的话,以太平公主的能力,派人途中照顾一下,甚至还可以派人在流徙地照看一下都没问题。杖责一百……跟活活打死有毛区别!太后便这般恨薛绍吗?

    张昌宗不禁满腔悲愤!

    上官婉儿叹了口气,柔软的手掌轻轻拍拍他头,低声道:“噤声!这一百杖并未打成,太后判罚刚下,周兴便来回报,薛驸马已于狱中绝食而亡。”

    “……”

    张昌宗再说不出话,苍白着脸,望着上官婉儿,悲伤无语。知道薛绍存了死志跟真的听到死讯,是两种心情:“那秀儿……”

    上官婉儿点点头,担心的望着张昌宗。张昌宗下意识的露出个笑容,可是,笑容比哭还难看,语气艰难:“义父他……他……”

    求仁得仁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这世上会有人嫌命长吗?肯定不是薛绍,不是二十多岁、尚不足三旬的薛绍,可是,这样的人却死了!绝食而亡!

    “师父,我的射箭和骑马都是义父教的!我没父亲,叔父、哥哥们也忙,许多男孩子可以学的,应该学会儿的东西,都是义父教阿胤的时候,一起教的。我……我……我好难过!”

    “我知道,但是,不许哭。”

    上官婉儿神情一厉,低声却迅疾:“在我这里,你可以难过,你可以伤心,但是,出了这殿门,你必须要笑,且要笑得灿烂。这宫里,人人皆有伤怀之事,可是,在这宫里,人人皆不由己,笑的时候脸上要笑,哭的时候脸上更加要笑。”

    张昌宗抬头,脸上并无泪水:“师父,我不会哭的,这件事,该哭的时候已经过了!我只是觉得自己为什么这么弱,为什么这么小!若我能更强大,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师父,我再不要做这样弱小的人,我不希望有朝一日师父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只能做于事无补的悲伤,师父,我要保护你!”

    上官婉儿神情一柔,抬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长叹:“傻孩子,要保护为师,你得先好起来才行。这般柔弱可无法保护师父。”

    张昌宗在上官婉儿这里又养了两天才下榻行走。这两天,薛崇秀再没来,只太平公主派了张嬷嬷来看他,留话让他不要多想,先养好身体,唯有身体才是根本。

    又养了两天,行动才堪堪恢复自如,不至于走两步就喘,当然,体力还没到巅峰,不过,倒是可以移出宫回家将养了,也可以去看望太平公主母女,以及拜谢太后武氏。

    武氏在寝殿召见了张昌宗,看他行完礼,和声道:“抬起头来本宫看看。”

    张昌宗闻言抬头,面色平静。武氏打量他两眼,道:“瘦了,没以前圆润可爱了,可见是受苦了。”

    张昌宗叹气:“也没以前好看了,对吗?太后。”

    武氏莞尔:“你一个小郎君,又不是小娘子,担心没以前长得好看作甚?”

    张昌宗又是一叹,很是担忧的道:“长得不好看了,师父对我都没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太后大概也没以前那么喜欢我了!”

    武氏一怔,眼带疑问的望向上官婉儿,上官婉儿直接气笑了,很是无语的瞪他一眼,无奈的解释道:“不喜欢喝药,这几日为了他的身体要紧,日日逼他,他便说奴没以前那么喜欢他了。奴逗他是因为他生病没以前好看的缘故,他便日日以此自怜。”

    武氏仰首大笑,故意打量他两眼,笑着安慰他:“无妨,六郎便是颜色不再,本宫眼里也如以前一般。”

    张昌宗求证:“真的?”

    武氏笑吟吟的道:“自是真的。本宫的身份,还会骗你不成?”

    张昌宗果断拱手谢恩:“谢太后金口玉言,既然太后一如既往的喜欢小子,那小子出去打周兴一顿报复便无压力了!”

    武氏顿了顿,也没生气,看张昌宗一眼,见他也没害怕,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好奇地问道:“你竟然想着打周兴一顿报复?本宫已然把他叫进来骂过了,如此还不够你出气?”

    张昌宗诚实的摇头:“不够。太后骂他是太后疼我,我想打他是因为我想报复,不矛盾的。”

    确实不矛盾,但是,怪怪地。武氏脸孔一板:“六郎,切不可恃宠生娇。”

    张昌宗叹气:“果然是病的不好看了,所以,太后都不如以前喜欢我了。若还是我长得好看的时候,太后哪里会骂一顿便要让我抵掉害命之仇的。罢了,既然太后不允,那回去养好看了再来求太后好了!”

    武氏一顿,心下奇异的不生气,反而莞尔,神情渐缓,和声问道:“一定要报复?”

    张昌宗认真点头,实话实说,神情不用装都一派郑重之色:“一定要报复,不然,念头不通达,念头不通达是大事。太后喜欢我吗?”

    “放肆!”

    武氏还没说什么呢,上官婉儿已经呵斥道。张昌宗才不管,就像个真正的小孩子似的,固执而又认真的望着武氏,执意要问个答案。

    武氏幽幽看他一眼,颇为新奇:“本宫活了这许多年,开口询问本宫是否喜欢的……六郎乃是第一人。”

    张昌宗从善如流:“那太后愿意回答这可怜的第一人吗?”

    武氏笑道:“自然是喜欢的,不然,又有几人能在本宫面前如此放肆?”

    张昌宗点头:“那么,问题来了!太后是喜欢六郎多些,还是喜欢周兴多些?”

    武氏道:“若喜欢周兴多些呢?”

    张昌宗道:“那小子出宫后揍他一顿,揍完就来请罪,任太后处置!”

    武氏一顿:“若喜欢六郎多些呢?”

    张昌宗摊手:“那自然是打完就算,请罪什么就没必要了!”

    武氏一愣,奇道:“这是非打不可?”

    张昌宗认真的道:“非打不可!”

    小孩子固执起来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他就是小孩子,应该善用小孩子的优势才对!张昌宗完全没有心理障碍,也能厚的下面皮。

    武氏无奈的拍桌子:“也罢,莫成安,派人通知周兴,六郎要打他出气。”

    这是允了,但通知了周兴,能否打到看张昌宗本事,会不会被打看周兴本事。对张昌宗可谓宽容,对周兴也算宠信,若这样都还能被打……武氏觉得,只能怪他自己,怪不了旁人了。

    张昌宗十分满意:“谢太后。”

    武氏笑问:“如此……还觉得自己长丑了否?”

    张昌宗脸上终于露出点儿笑容,拱手:“多谢太后不嫌弃,小子回去好好将养,定然会帅回来的,到时候,太后要记得多喜欢小子几分!”

    武氏大笑,喜欢不喜欢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