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面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若说这大唐之内,谁人对他本事知道的最清楚,莫过于薛崇秀!瞒不过她,也不想瞒她,这事儿说来他心中也是有想法的。张昌宗点点头,坦白道:“我过去给义父送吃的,想劝他坚持住,并非没有挽回的余地。只是……”

    只是什么,却没往下说,只苦笑不语。薛崇秀抬眼望着张昌宗,以前圆润白皙的萌萝莉脸,如今只剩下瘦瘦的一层,显得一双眼更加的大,面色虽憔悴,但却像她的母亲太平公主一般,眼神中神采奕奕。

    薛崇秀突然站起身,身体前倾,一把搂住张昌宗!张昌宗被搂得一怔,萌萝软软的身体和香薰衣服留下的香气瞬间窜入鼻端,就听薛崇秀道:“我知道呢,六郎你啊,责任心重,心实,看似不着调,骨子里还是军人做派,你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吧?”

    张昌宗还是不说话,他虽然脸皮厚,但也没厚到当着人的面就承认的地步。薛崇秀轻轻一笑,这个笑在憔悴的面庞上显得格外的灿烂与精神。

    薛崇秀轻轻地抱了抱他便放开手,叹息似的道:“这件事情就如一座大山压在我们两人的心头,我一直惶惶不安,你一直为我担心,这么说虽然可能对父亲有些不敬,但真的够了!不论好坏,终究是有了一个结果,我的心也能落地了,而你,也不需要在因为此事为我担心,更不要因此有什么压力。此事,非战之罪。”

    这句张昌宗听懂了!薛绍的事情,他们俩儿都担心了好久,长久的担心和长久的心理压力,说实在的,薛崇秀肯定比他难受。但这妹妹性子坚毅,除了偶尔对他说一嘴外,其余时候都默默压心底。压力这东西,每个人都有,但关系生死与未来的压力,相信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住,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天长日久的忍受这样的压力,薛崇秀这样的,确实算得上坚毅,她的软弱与不安,只在他面前暴露过……等等!

    钢铁直男张昌宗心头一突,对上她写满信任的眼睛,心里默默地给自己一巴掌,现在不是想这些杂七杂八的时候,赶紧端正心思,继续听薛崇秀说话。

    薛崇秀道:“我担心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防范,终究父亲还是被家族拖累,又为了我们兄妹今后的生存而自求一死,我心里除了难过,反而有种悬了许久的大石终于落地后的松快。我煎熬了太久了,心里也累了。”

    张昌宗点点头,理解她的感受。薛绍的死,薛崇秀也好,太平公主也好,她们心里都难过……能不难过吗?薛绍那么好的人,就连他这个不过是平日受过照顾的,在薛绍死了后,也是破受打击,更别提这母女俩儿跟薛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只是,能说她们不愧是母女吗?

    面对悲伤,这母女俩儿都不一而同的选择了压在心口不对人言,自己默默消化,只把坚毅的一面对着人。这样的性情啊!张昌宗叹了口气。

    薛崇秀又道:“所以,你不用对我觉得负疚,也不用觉得对不起谁,心理压力不要太大,我们做了能做的,如今世事如此,也不过是天弄人意。若我们就此一蹶不振,整日沉浸在悲伤中,岂不是辜负了父亲的用意和期望?我会活着,好好地活着!所以,张昌宗,你不要觉得没有劝住父亲、改变父亲的命运便是对不住我的期望与嘱托,你没有对不起谁,我们是人,不是神,并不是说穿越了就比谁高尚、比谁能耐,我们的年纪、资源等都有限,所以,今后我们都要更努力的活着,活得更好!”

    没错!今后,再不想象今日面对武氏这般无力,他要把自己命运掌握在手中!

    张昌宗郑重点头,手与薛崇秀握在一起。虽有悲伤,虽有难过,但生活还要面对和继续,张昌宗不是一个人,他还有薛崇秀,还有婉儿师父,还有张家的几十口人,他不能犯错,不能软弱,身为男子,必须扛起来。

    虽然还挂心太平公主与薛崇秀,不过,却不再担心她们,相信以她们的坚毅,定然会从薛绍之死一事中站起来,并且,站得更加挺拔,更加英姿飒爽。

    且不提张昌宗回家被韦氏和嫂嫂们好一通疼爱关怀,待他安抚好母亲与嫂嫂们,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子,郑氏并没有多说,只是目光温润的巡睃他一眼,然后淡然道:“知道六郎今日从宫里回来,我特意亲手烹煮了一锅茶汤,六郎可要喝上一碗?”

    郑氏微微一笑,递上一碗茶汤,温度正适宜,口感也是张昌宗往日喜欢的,也不知她几时起榻,熬了多长时间,费了多少心思。张昌宗使回来通报的人并未说过他什么时辰回来,但这茶汤一切都刚刚好,显然郑氏是花费了心思的。

    张昌宗心里烫贴,眼眶微湿,脸上却带着笑重重点头:“自然是要喝的!我最喜欢喝太太煮的茶汤,不瞒太太说,在宫里这几日都在想,师父煮的,总不如太太煮的够火候和味道。”

    张昌宗并没有急着上学,他的身体还需要休养。韦氏和郑氏两人,加上诸位嫂嫂们,全都使出浑身解数,想方设法的给他补身子,反正张昌宗房里,补汤就没断过,有时候沟通不好,还会“撞车”,张昌宗无奈,干脆来者不拒,不管好喝难喝,只要送来,眼睛一闭,一口气全喝下去,绝不让亲人们的心意浪费。

    最后还是郑氏看不下去了,出面缓解局面,请韦氏代他谢过众位嫂嫂,以太医的名义,规范了他的补汤,张昌宗才成功避免了喝补汤喝得流鼻血的窘境。

    张昌宗在休养,以他的人小力微,自然影响不到长安人民过日子,该发生的事情,继续发生着,不该发生的,例如城中都在流传张昌宗要打周兴一顿报仇的事情,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几乎都知道了!

    有人着急,有人等着看笑话,有人在观望……各种情态,不一而足。而主角之一的张昌宗,正在家里给老娘交钱——

    书坊前期的收入出来了!不仅快速回本,甚至还略有盈余。本钱还给了太平公主,盈余则薛崇秀做主,全部拿了出来,两人平分,不多,就是个意思,但也是众多伤心事中唯一值得高兴地安慰。

    张昌宗拿到钱,第一件事就是交给老娘韦氏。哥哥们都成家了,还把俸禄上交韦氏,他还未成年,更不能置私产,理应交给韦氏。

    张昌宗书坊的分红,按照家规也上交,但他希望韦氏能改改规矩,不用全部上交,包括哥哥们的俸禄,每人手里都可以留一半,上交一半足矣。

    张昌宗的意思很简单,哥哥们都是拖家带口的人了,手里却没多少钱财,日子过得紧巴巴地,如今家里的日子也不是过不下去,韦氏入项多了,手头也宽裕了许多。不如给哥哥们手里多留些余钱,让哥哥们自由支配,用张昌宗的话说,就是能有余钱给嫂嫂们买只簪子、给侄儿侄女们买点儿糖都是好的,有助于家庭和谐。

    当然,这话被韦氏拍了屁股上一巴掌,照顾他久病还在休养,韦氏还彪悍中有细心的减轻了力道,实在可算是体贴了。不过,张昌宗的提议却没反对,点头同意了。张家自今而后,每人的收入,自己留一半,交一半在公中即可。

    这里计议停当,外头,门房来报,张梁客、张鲁客这堂兄弟俩儿联袂来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